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有佛西来
    瞧着老道的嗤笑,张百仁心中有些不舒服,败军之将也能如此嚣张吗?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眼中那一抹不满,酝酿的情绪,老道轻轻一叹:“最后一张符文,是老道我的本命符文,乃家父亲手制作而成,莫说是都督,就算真仙降临,也休想拿得下我!都督修为虽然不错,但却才证道阳神几年?积聚了几具法身?都督连仙道门槛都不曾踏入,当不得我本命符的力量。而且此符文事关重大,不到生死攸关,决不能出世,若被阴司感知,只怕是大麻烦了。”

    张百仁看着老道,略作沉默后,方才手掌一伸,将手中的宝光散去:“你有符文,本都督的本命寄托之物也并未出手,岂敢这般小觑我耶?”

    “自今日起,南天师道封山,大隋在世一日,南天师道弟子门人不得在世上游走!另外王家的部分弟子,你也要交出来,压缚洛阳接受审判”张百仁说完转身踏波离去,不给王家老祖丝毫开口解释的机会,转眼间消失于青冥中,不见了踪迹。

    “真豪杰也!”望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老道士轻轻一叹,整理好身形转身离去。

    上京城

    杨广寝宫

    骨仪一身袈裟,面色恭敬的站在杨广身边:“陛下,如今我佛家有大贤自西而来,可助陛下分担压力,一同对付道门,还望陛下准许!”

    想要在天子地盘传道,你还需杨广同意。

    瞧着骨仪,杨广不置可否,大隋都要灭亡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去召大都督张百仁!”杨广摆摆手,示意骨仪退下。

    骨仪领命而去,张百仁刚刚回到洛阳,便听到天子召见,心中诧异转身来到了皇宫。

    杨广正在案几前处理着文书,张百仁进入大殿抱拳一礼:“见过陛下!”

    “坐吧!”杨广道。

    张百仁端坐,杨广开口道:“南北天师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不日南天师道便有一部分弟子押解进京,任凭陛下处置!这南北天师道水太深,下官逼得南天师道封闭山门,只要我大隋在世一日,南天师道便不可出山半步!至于说北天师道,下官还未来得及处理!”张百仁整理思路,叙说了一番。

    “暂且先将南北天师道放下,不日佛家将有大能降临中土,欲要在中土传道,与道家对抗,你还需仔细盯着,给那佛家修士一定便利”杨广放下手中字帖,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台处,看着远方的景色。

    “陛下!”张百仁看着杨广:“佛家蛊惑人心手段一绝,不事生产,专门剥削民脂民膏,长此以往,只怕天下财富都入了佛门,百姓日子只会更加辛苦。”

    “朕也不想叫佛家入关,但谁叫道门与我站在了对立面!”杨广眼中杀机流转:“南北天师道乃是大患,用佛家正好牵制。你须想个办法,尽快逼得北天师道封山。”

    张百仁心中暗自沉吟,一只手掌不紧不慢的叩击着座椅光滑的把柄,过了一会才道:“此事怕不好办,下官尽力。”

    二征之后,如今天下百姓凄苦,民不聊生。饿殍遍地,哀嚎遍野。数不尽的孤魂野鬼在阳世游荡,一眼看去却见那中土如今邪气冲天,冤魂之气铺天盖地,整个中土都笼罩了一层晦涩的灰色。

    天庭关闭天维之门,如今大隋当真到处都是孤魂野鬼,数不尽的杀机纵横四方,当年自敦煌逃出来的鬼神亦四处作乱,干尸暗中吸食人血,一时间整个人间已经化作了炼狱修罗所在,仿佛无间地狱降临。

    一袭明晃晃的袈裟上佛光流转,周身宝光似乎能照亮无穷寰宇,十方世界。

    一青年和尚,亦或者说是中年和尚,脚踏黄沙缓缓自天边而来。

    却见其周身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无数佛子、比丘诵经声不断,婆娑世界内黄金宝树迷人眼。

    其过处脚下生莲,地涌甘泉,无数花草疯狂生长。

    浩荡佛光直插九天云层,方圆百里清晰可见。

    南天师道

    此时南天师道群雄汇聚,叫叫吵吵的非要逼迫着南天师道交出长生神药,弄的圣境门庭乌烟瘴气。

    长生神药是假的,而且已经被人吞了,你叫南天师道如何交出宝物?

    瞧着那跃跃欲试的下方各路修士,一时间场中杀机四溢,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就在此时,一道浩浩荡荡滔天洪水猛然自云层席卷而来,只见洪流过处,管你易骨也好,见神也罢,俱都被洪流裹挟,冲出了庐山地界。

    南天师道老祖收回金符,正要返回自家洞天,却是忽然动作愣在那里,一双眼睛看向了玉门关方向:“佛家大能!”

    北天师道

    那二代先祖抚摸着胡须,瞧着浩浩荡荡遮天蔽日的佛光,心中不断思忖:“居然惹出如此动静,想是有备而来,先叫小辈去探探底细,也好做出应付之策。”

    “佛家终于坐不住了吗?惊瑞之日将近,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还能坐得住!佛家必然有所行动,只是这个空子钻的真准啊!”灵宝的老祖哀声叹气道:“如今道门各大道观尽数与天子翻脸,天子下令围剿各大道观,各大道观还真不好光明正大站出来与佛家为难。”

    佛光浩荡,所过之处宝树婆娑,无量佛国变幻莫测,惹得无数流民心神向往,铺天盖地的信仰之力向着那宝树坡上灌注而去。

    成了!

    瞧着不断跪倒在地的流民,和尚心中松了一口气。没有人能抵抗佛法的诱惑。

    信仰之力不断壮大着自己的金身,那和尚转身看着跪倒在地,面黄肌瘦的百姓,轻轻一叹,盘坐在地开始讲述经文,谈论大法。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花朵落处疾病全消,金莲一朵神清气爽,在无饥饿。

    流民越聚越多

    一百……

    两百……

    一千……

    一万……

    数不尽的流民纷纷汇聚,无穷的信仰之力灌注而来,佛陀脑后的婆娑世界越来越逼真,越来越精彩。

    三日后,说法完毕,之前众位流民纷纷跪倒在地,口中直呼圣僧。

    和尚面带笑容,只是拈花一笑,二话不说飘然远去。

    又过半日,和尚瞧着那被饿到在地的老叟,端来一碗甘泉。只见甘泉饮下,老叟瞬间病气全消,化作了生龙活虎。

    “阿弥陀佛,拜谢高僧!”那老叟面色恭敬,老泪纵横的拜倒在青年脚下。

    和尚日行十善,名号向着四面佛八方疯狂的扩散传播,无穷信仰之力不断汇聚。

    又一日

    上百盗匪猛然窜出,将那和尚围住,只听盗匪道:“中土许久没有出过和尚了,倒也稀奇!”

    一边说着,手下小卒将那和尚绑了,伸手摸着和尚光秃秃的戒疤,露出了一抹笑容:“和尚东来,可有买路财?”

    “和尚两袖清风,买路财不等有,经纶倒是有一卷,不知大王想不想听”和尚面色平静安详的看着盗匪,眼中满是宁静。

    别人摸他的头,他也不恼怒,确实是佛家精湛,道功深厚。

    “佛经?你且说说!这倒是个稀罕物!”那盗匪顿时来了兴趣。

    就像是你身边有个人,忽然会了日本语,你是不是也要叫他来几句?

    和尚面色严肃,就那般径直开口,宣讲其了佛法。

    这佛法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叫人忍不住为之着迷。一群盗匪听着佛经,瞬间沉迷其中,叫人好生的心惊。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只听兵器落地声响起,众盗匪纷纷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悔过之意,眼中的凶戾煞气尽数全部消弭无踪。

    “阿弥陀佛!”和尚喧了一声佛号。

    众盗匪惊醒,猛然纷纷上前,将和尚身上的绳索解开,眼中满是忏悔:“圣师,我等有罪,还望圣僧莫怪。”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诸位都是有佛性之人,和尚手中有佛经一卷,诸位日后可以时常诵读,忏悔己身罪孽!”和尚自袖子里掏出一卷经书,然后飘然远去。

    三日之后,周边的群众震惊了!

    确实是震惊了!

    往日里祸害周边几十里的盗匪,如今居然开始积德行善,纷纷下山宣讲佛法不断歌颂佛陀光荣伟绩,叫人差点亮瞎了狗眼。

    和尚过处遇山度山,遇水渡水。所过之处一片国泰民安,化作了净土国度。

    “好和尚,真厉害!”张百仁瞧着大和尚动作,眼中露出一抹惊叹。

    他不着急,其实佛教传道,与他的干系并不大。

    他孜然一人,并无门人弟子,更不需要百姓供奉,不争香火之气,这佛法在兴盛,也与其无关。

    相反,各路神祗却坐不住了!

    信仰是什么?

    信仰是各路神祗的本源啊,是各位神祗的命,和尚如此做等于要人家的性命,这事不论搁在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不说信仰,那香火供奉,香油钱可是各大道观维持日常的根本,如今全都进了和尚的口袋,道家高真能坐得住才怪。

    这简直就是你死我活,水火难容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