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一日之间建少林
    大家都靠香火、信仰之力来吃饭,你丫的却蛊惑人心,奴役百姓心神,从而达成自己目的,你叫道家这些信奉清静无为的道士如何吃饭?你叫众位神祗如何享受香火信仰,总不能将大家都饿死吧。

    自从大隋开国之时进行了灭佛大战,佛家底蕴、财富被搜刮一空,至今朝已经过去了百年,不曾想佛家居然在次重新来,欲要与道门一较长短。

    各大山门中皆有修士、老祖暗自观战,却不曾真的出手阻止。

    “区区一个和尚,难成大器!虽然这和尚修为高深,但如今中土是我道门地盘,管叫这和尚处处受尽肘制,知难而退!”山中某位潜修的老道暗自嘀咕。

    直接交手,非上策也!

    不战而屈人之兵,叫对方知难而退,才是上策!

    真正出手破庙灭佛,乃是不得已而为之之事。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道家不动,他也暂且静观其变。

    却见和尚一路走走停停,时不时传播一番信仰,径直奔着嵩山而来。

    嵩山

    一座规模宏大,但却残破不堪的寺庙遗址,暴漏在山风之中。

    年久失修,寺庙早就不成样子。

    勉勉强强的几座大殿尚且可以住人,此地汇聚了一群江湖上的游侠儿,亦或者是野狐禅。

    有易骨大成的江洋大盗,亦有令人不齿的采花贼,三教九流俱都盘踞在嵩山结伴呼啸,笑傲山林称霸一方,便是官府都不敢擅自出手管叫。

    是以此地反而成为了藏污纳垢所在,一有人犯了事,便前往此地避难,长此以往此地成为了官府衙门的禁区。

    这一日,嵩山忽然来了一个和尚!

    一个身披袈裟,佛光无量的和尚。

    这和尚看着寺庙遗址,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细看庭院中,却见满地狼藉,大锅炖肉正在飘香。鸡毛满地,山风中飘荡的狗皮,双眼中满是凄婉之色。

    沧海桑田,当年威震天下的佛家祖庭,如今已经化作了废墟。

    阵阵女子压抑不住的呻吟声自废墟中传来,伴随着男子放荡的叫声,更是增添了几分凄凉。

    触景生情!

    一袭整齐衣衫的大和尚与这藏污纳垢的所在如此不相容!

    “哟,这人造型好生奇怪!”正在煮狗肉的屠夫此时终于看到了大和尚,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注意到了这一抹不协调。

    “咦,此人身上莫非披挂的是传说中的袈裟?”又有人看向了大和尚,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怪哉,看其身上的造型,反而像是传说中的和尚!”

    “和尚不是已经失踪几十年了吗?”

    “是吗?那这人定然是假和尚了,不过这兄台气度不凡,可真是会玩,明日我也弄一套来玩玩!”

    众人嘻嘻哈哈,眼中满是打趣之色。

    和尚眼中满是悲哀,扫过地上的枯骨,那是当年佛家弟子留下的。

    佛家已经成为历史尘埃了,我此行便是来重新振奋我佛家大统的,没有人可以挡我!

    “这位兄台,看起来有些眼生,咱们可从未见过你!”那屠夫翻了翻狗肉。

    “和尚刚刚来此,是以施主还从未见过和尚!”僧人面无表情道。

    “装的还真像,咱们这里没那么多规矩,来这里的都是一路货色,这狗肉重五十斤,乃是我投了山下那家农夫的猎狗,兄台还真是有福气,这上等狗肉可不常见!”一边说着,使劲的嗅了一口狗肉的香气:“既然有缘,那便一块出吧。”

    “阿弥陀佛!”和尚喧了一声佛号,静立不动入山,脸上满是圣洁。

    “咦,你这厮倒是有趣,装的倒像!”那屠狗壮汉上下打量着和尚一遍,露出了诧异之色。

    身边一位坦胸露乳的壮汉露出了一抹嗤笑:“兄台这卖相可真不错,单凭这卖相就能吸引一大票人。不知阁下自何处而来?犯了何事,欲要躲入此地避难?”

    “和尚自天竺而来,奉我佛法旨来此重开佛家大道,见过诸位施主!”和尚面无波动道。

    “居然是真的和尚?如今和尚都已经隐遁山上老林,你居然还敢出来招摇过市,也不怕被道家抓去斩了!尚未请教和尚法号!”屠狗壮汉放下筷子,露出了一抹慎重。

    “贫僧发法号:达摩。这嵩山乃我佛家兴隆之地,还请诸位施主给与方便,让出这嵩山地界”达摩不紧不慢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狂笑,一边一位埋头吃狗肉的少年笑喷了出来:“这和尚说什么?居然叫咱们让出嵩山,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就连朝廷都奈何不得我等,更何况是你这大和尚!”

    “这和尚莫非是来砸场子的?”

    “我看这和尚细皮嫩肉,倒也能下锅和狗肉一块炖了!”一个顶着八斗大小的脑袋,使劲的打量着和尚的周身。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在此屠戮生灵,藏污纳垢,却是犯了戒条,和尚既然有缘,愿意超度各位施主,带领诸位施主改邪归正,得享正果!”达摩一撩衣袖,居然径直盘坐在地,二话不说开始念经。

    “这和尚莫非修行修傻了?真以为念经便可度化咱们?”

    “就是就是,这和尚被戒疤烫坏了脑袋。中土可是道门的地盘,你们说这和尚能活几天?”

    “我赌三日!”

    “我赌两日!”

    众人眼中嘲弄,并不曾将这大和尚看在眼中。

    远方一道人影脚踏虚空,缓缓向着嵩山走来,待瞧见那冲天而起的佛光,停在了山巅,俯视着山下的闹剧。

    “这和尚倒是有本事,不可轻辱!达摩祖师之名我早有耳闻,却不知此人是不是真的是达摩转世归来,亦或者只是一个名号!”张百仁一袭紫衣,盯着下方的寺庙遗址不语,将寺庙中的情形收之于眼中。

    众人不理会和尚,反而看好戏一般,就像是看猴子般,盯着那‘傻’和尚。

    经文阵阵,大音若兮。

    初始之时尚微不可闻,待到后来已经是声震天地,传遍整个寺庙,笼罩了整个嵩山。

    “哪里来的诵经声,仿佛蚊子一般,惹人心烦!”寺庙偏殿一座大门被人踹开,走出了一个铁塔般的大汉,一双眼睛扫过院子,瞧见了闭目念经的和尚。

    “你给我住口,修要扰你大爷睡觉!”大汉面不好看,跨步走来,仿佛是移动的铁塔,一脚向着和尚踹来:“大清早不好好睡觉扰人心烦!”

    “这和尚可惨了,这大汉唤作是托塔天王丁勉,练成了佛家的铜皮铁骨,一脚下去开山裂石,就算面对着见神强者,也敢搏杀一二!”有人忍不住嘀咕一声,似乎不忍心看到和尚被踢得化作齑粉,干脆转过脑袋。

    一步地动山摇。

    两步迟缓。

    三步居然静静的站在了大和尚身边,然后盘膝坐下,似乎在聆听经纶声一般,陷入了陶醉之色,顷刻间泪流满面,眼中满是泪水。

    “天龙八音度世间,好一个天龙八音!好一个天龙八音!”张百仁眼中满是惊叹之色,叹为观止。

    居然三步之内度化了一位易骨大成顶峰的存在,当真是不可思议。

    “嗡~”

    下一刻只见那丁勉黝黑的肉身颜色一边,瞬间化作了一抹淡金色!

    不错,就是淡金色!

    一抹淡金色开始衍生。

    达摩居然度化了丁勉不说,还相助其精神契合虚空,参悟了见神之道。

    “见神!”

    周边围观的众位盗匪俱都是面露震惊之色。

    见神与易骨虽然只差了一线,但却是天地之间的差别。

    见神强者不论去投靠哪方势力,都可以化作为座上宾,成为一等一的宾客。

    围观的众人眼睛都直了,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敬畏,亦或者是侥幸,居然开始去聆听那阵阵经纶之声。

    随着一位位盗匪的沦陷,张百仁面色逐渐凝重下来。

    空气中狗肉飘香,但似乎众人超脱物质界,对于狗肉视作不见。

    半响

    才见和尚停止念经,只是静静的盘膝坐在那里。

    “见过法师!”

    “我等之前多有冒昧,还请法师见谅!”

    “还请法师开恩,我等倾慕佛法,求法师赐教!”

    顷刻间屋子里走出了哗啦啦大小数百盗匪,整齐划一的跪倒在地,看着达摩的表情眼中满是崇敬,似乎这和尚化作了泰山般,叫人忍不住心生敬仰。

    “阿弥陀佛,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诸位施主能悔过,就代表诸位颇具佛性,日后可入我门墙,听我大法!”达摩慢慢站起身,瞧着这破旧的寺庙,眼中露出一抹沧桑、怀念,下一刻身上的袈裟飞出,居然凭空胀大,只见袈裟笼罩整个嵩山,然后狂风卷起,吹得天地飞沙走石。

    地动山摇,地崩山摧。

    待到风沙止歇,场中众位盗匪睁开眼,俱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庄严肃穆的庙宇,青白色的大理石台阶,雕栏玉砌精妙无双,楼台之间勾心斗角,好处一处人间圣境。

    瞧着那全新的庙宇,众人俱都是齐齐称赞:“法师好神通!”

    ps:咳咳,之前说笑的,作者君早就参加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