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有地契否?
    确实是好神通,至少这一手神通,张百仁就做不到!

    不但做不到,而且还要叹为观止。

    上门下牌匾上少林寺三个大字金光赫赫,震慑无数山野精怪。

    “尔等与佛有缘,少林初建,尔等可入我沙门,做一比丘,日后也能求得一正果!我佛家各类秘典也尽数为诸位道友敞开,绝不藏私!”达摩轻轻一笑,脸上的笑容叫人如沐春风。

    “我等愿意加入少林,在法师坐下听讲,还请法师成全!”众位盗贼纷纷行礼,眼中满是恭敬之色。

    “此言大善!”

    达摩领众人来到大雄宝殿,纷纷剃度点了戒疤,然后在换了衣衫之后,佛家的框架便已经搭建完成了。

    “这位客人看了半日,还请入殿一述!”达摩打发了众位门下弟子,一双眼睛看向了山中。

    “你这和尚倒也有趣!”张百仁身形一闪,来到了大雄宝殿,站在达摩的对立面。

    “见过施主!”达摩瞧着张百仁,豁然面色郑重的行了一礼,丝毫不敢小瞧。

    但见此时张百仁头戴玉冠,周身紫衫华贵无比,上面道道精细的云纹流转。

    脚下赤足,一双脚掌仿佛玉石般,完美无瑕。

    瞧着达摩,张百仁不紧不慢道:“法师好手段,怪不得人们都说佛家最善于蛊惑人心,乃藏污纳垢男盗女娼之所在,这数百盗匪尽数归于佛门,倒也证实了此言。”

    “贵客此言差矣!”大和尚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然后恭敬的行了一礼:“子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既然能洗心革面,重新改过,当重新做人矣!”

    张百仁看着达摩,左看看又看看,过了一会才道:“做下了错事,便要为此负责,岂能因为心存悔过便轻而易举的揭过?佛家自身不正,日后难免成为被人攻讦的借口。”

    达摩闻言苦笑,他何尝不知弊端?但眼下局势如此,想要培育真正佛门弟子,没有二十几年是休想,等二十年后黄花菜都凉了。

    “大和尚这一路可够招摇的,本都督来此,是为了问罪的!”张百仁看着达摩,眼中剑意缭绕,刺的达摩下意识避开目光。

    “和尚有何罪过,还请都督赐教!”达摩也不恼怒,只是心平气和的道。

    “第一,你招摇过市,蛊惑我大隋子民崇信佛道,你可有朝廷文书?哪个允许你在中土传教?”张百仁盯着达摩。

    达摩眨了眨眼睛,面带笑容:“都督此言差矣,中土地大物博,百家争鸣,和尚施展教化,劝人向善,乃是善果,天子乃圣明之君,容得下诸子百家,自然也容得下我佛家。”

    正说着,忽然一阵快马之声传来,接着一道洪亮的呵斥响起:“达摩法师何在?宗庙法旨,速速接旨!”

    张百仁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达摩和尚与张百仁告了个罪,走出大雄宝殿,却见骨仪领着几十位精锐骑士站在场中。

    待瞧见达摩走出,便恭敬一礼:“见过法师,宗庙传来法旨,嘉奖发丝教化之功。”

    “多谢大人!”达摩双手伸出,接了圣旨。

    侍郎一双眼睛无意中瞧到宝殿门口的那道紫衣人影,顿时一惊,压低嗓子道:“法师怎么将这煞星招来了?”

    达摩苦笑:“和尚怎么知道,想来是奉了陛下之命,前来下马威的,大人不必担忧。”

    “这煞星可不好惹,我与你一边做见证,将这煞星打发走!”骨仪深吸一口气,居然避开法师,径直来到了张百仁面前,双手抱拳一礼:“不曾想居然见到了大都督,都督怎么有空来少林寺?”

    “本都督是来问罪的,宗庙那群老家伙吃饱了撑的,乱管闲事!”张百仁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训斥一顿,骨仪也不恼怒,只是笑容满面的迎合着:“是极!是极!也不知宗庙收了这大和尚多少好处。”

    瞧了骨仪一眼,张百仁走入大殿,那骨仪与方丈对视一眼,挤眉弄眼的走入大雄宝殿。

    “听说侍郎来自于天竺?莫非与这和尚有什么交情?”张百仁看着金身佛塑,露出了一抹笑容。

    骨仪面不改色道:“达摩禅师在我天竺乃是人人敬畏的大贤,下官只是仰慕,真的见面还是第一次。”

    “宗庙既然嘉奖,想来是许你传道”张百仁晃过神来,目光灼灼道:“只是嵩山作为五岳之一,乃我大隋国土,天下有数的洞天福地。和尚再此建立少林寺,敢问可否有地契?”

    “这……”达摩懵逼了,修道之人修建道观,可从来都没说要地契的。

    你要是去问天师道要地契,信不信人家直接将你赶出去?

    “若无地契,名不正言不顺,本都督只能请法师搬家了!”张百仁笑吟吟的看着达摩。

    达摩闻言沉默,不知该如何作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若敢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信不信明日朝廷大局就会兵围嵩山,剿灭了少林寺?

    他来中土可是为了传道的,而不是为了封山的。

    “都督,地契之事好说,只是还需宽限一些时日”骨仪无奈的恳求道。

    瞧着沉默的达摩,再看看骨仪,张百仁眉头皱起。

    “都督,中土传道,事关和尚证道仙路,莫非都督当真要阻我仙路?”达摩面色郑重道。

    “本都督无意阻你成道,只是此地乃大隋国土,和尚一声不吭的就在此划山圈地,未免太不将朝廷看在眼中”张百仁面带冷笑,眼睛里的杀机叫人心神冻结。

    “大都督未免欺人太甚,在下欲要讨教大都督高招!”远处传来一声呵斥,却是那杀狗的壮汉,此时身披袈裟,面色狠戾的看着自己。

    “你也配与我交手?”张百仁眼中满是嘲讽。

    “呵呵!”壮汉腰间戒刀忽然出鞘,燃烧着熊熊火焰,径直向着张百仁劈砍而来。

    “找死!”张百仁手中雷光酝酿。

    “不可无礼!”达摩手掌一伸,拉住了前冲的壮汉,然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大都督既然有兴趣,那和尚不如与大都督走上几招,还请大都督划下道来,咱们定一个胜负输赢。”

    张百仁玩味的看了场中众人一眼,不缓不急的走出大殿,来到了一边知客的案几前,随意挥手写了文书。

    将文书拿起一吹,便见文书晾干,张百仁道:“本都督已经写了地契,你若能胜我一招半式,我便将这地契给你,叫你全了名声,得了正统。”

    “多谢都督!”达摩的眼睛顿时一亮。

    “莫要谢我,若输了呢?”张百仁将地契放在桌子上。

    即便输了,和尚也绝不肯退出嵩山,此地乃佛祖算定的兴佛之地,不容退缩。

    “和尚若输了,这件宝物便归都督所有”和尚手掌一伸,居然浮现出一尊九品莲台。

    看着那莲台,张百仁愣了愣:“你这和尚倒是凶狠,居然连镇压气数的宝物都舍出来,本都督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九品莲台上气数缭绕,乃是佛家宗教重宝,镇压气数的重物。

    “随我来吧!”张百仁身形散开,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嵩山山顶。此时四面八方各路阳神真人俱都是暗自围观窥视。

    达摩站在张百仁对面,手掌一伸拿出了一把棍棒。

    棍棒风火之气缭绕,显然不是凡物。

    “若用剑道,别人还当本都督欺负你,本都督便用神祗化身与你玩玩!”张百仁体内神祗走出,瞬间与肉身融为一体,下一刻却见张百仁手掌一伸,远处一座山头被其连根拔起,拿在了手中。

    “接招吧!”张百仁拿着山头向达摩和尚砸了下去。

    这神祗也不是何来历,善于操控万水,拿日月缩千山。

    见此威势,达摩也不禁变了颜色,背后袈裟遮天蔽日,居然将张百仁砸落的大山兜住,然后袈裟遮蔽乾坤,强者张百仁摄来。

    袈裟伏魔!

    “好本事!”瞧着遮拢而下的袈裟,张百仁手掌一伸,九天有流星坠落,向着嵩山砸来。

    若叫这流星砸落,少不得鸡飞狗跳,寺院里的和尚死伤大半。

    却见袈裟回转,向着流星兜了过去。

    张百仁趁此机会,一步迈出来到达摩身前,一掌向达摩拍去。

    “佛光初现!”

    金龙咆哮,震动寰宇,达摩观想而出的金龙居然显现于法界,架住了张百仁砸落的一掌。

    “有点意思!”张百仁手掌一伸,不远处河水汇聚,化作了一根棍棒:“可惜本都督没有趁手的兵器!”

    一棒砸落,达摩手中伏魔棍相迎,二人瞬间纠缠在一起,打成了一团。

    “砰!”

    三百招过后,只见达摩化作无相,一掌伸出居然跨越百丈距离,向着张百仁周身关节拿来。

    一脚踢出跨越百丈,端的不可思议。

    这是真真正正的肉身拉伸,绝非法则上的力量。

    “怪哉!”张百仁心中一惊:“达摩的肉身简直可怕,已经到了一种极致,近乎于神魔,变幻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