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南蛮造反
    “去请观自在赴宴!”

    张百仁回到府邸,随手给陆雨下了帖子。

    紫竹的事情有了消息,理应及早通知观自在。此事事关观自在成道,却是马虎不得。

    陆雨闻言领了法旨,径直来到南海,拜了拜台上的白衣,方才道:“社主,我家主人有了紫竹的消息,请社主前去赴宴。”

    “当真?”观自在一愣,下一刻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随即快步下了莲台,将请帖拿在手中,确实是张百仁下的帖子无疑。

    瞧着那帖子,观自在顿时笑了:“都督果是信人!我本打算自己出去寻觅机缘,却不曾想都督居然先我一步!”

    说罢携着陆雨阳神,径直落入城池,来到张百仁府邸内。

    “都督有礼!”观自在显露身形,张百仁早在上方备好了酒席。

    “上座!上座!”张百仁挥了挥手,观自在随之上座,便迫不及待道:“都督听到了紫竹的消息?”

    “此事说来,也算是在你的地盘,那南疆巫蛊教主居然无意中发现了千重蛊,社主当明白这蛊虫意味着什么!”张百仁看向观自在。

    观自在眼睛放光,过了一会才道:“此事事关重大,本座关心则乱,不曾想居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咱们这便登门南疆,合你我之力足以压服区区蛮夷左道。”

    “不可轻视!”张百仁摇摇头:“你是不知,那巫不樊练成了龙形蛊,如今又有千重蛊在手,想要斩杀何其难也?那大长老巫启也不知得了何种机缘,居然修成了无上正法,想要克制更可谓是难上加难。”

    “那该如何是好?”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事关自己,人总莫名会自乱阵脚。

    “莫急!莫急!你先与我饮酒,稍后待我取了神兵,在于你同去南疆走一遭,管叫那宝物落在你手中!”张百仁端起佳酿,与观自在碰了碰酒杯,二人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张百仁瞧着面色坨红的观自在,一把抓住对方皓腕,还不待其反应过来,便已经到了东海。

    “来这东海作甚?”观自在一愣。

    “随我取了兵器,你我一道杀入南疆!”张百仁抓着观自在手腕,径直遁走,来到深海之中,却见无尽枯骨不见边际。

    “这是马祖与龙宫交战的战场!”观自在面色惊疑:“怎么不见英魂杀机?”

    张百仁松开观自在,拿出了一只剑匣,脚掌一跺,却见一柄神光闪烁,犹若秋水般的长剑落在剑匣内。

    剑光的速度太快,快到观自在都难以看清。

    剑气太锋利,就算是观自在的目光也被搅碎。

    “好剑!”观自在震惊道。

    “自我出道以来,能逼我使出宝剑者,尚未诞生呢!”张百仁在抓住观自在手臂,二人来到北海,一把宝剑自海水中取出。西海、南海,各自有一把神剑落入了剑匣内,张百仁才将剑匣背负身后:“走,咱们去会会那巫不樊与巫启。”

    南疆

    巫启一双眼睛看向四方,眉头紧锁,露出了沉思之色。

    之前那惊天动地,横贯日月的杀机居然刹那间消失一空,当真是叫人心惊胆颤。

    这四道杀机如此锋锐,简直叫巫启寝食难安。

    “到底是谁在此界布局!”奢比尸暗自沉思。

    “大长老,教主近日得了一处上古道场的线索,咱们可要多加小心,如今教主修为越加深不可测,莫要阴沟里翻了船!”有侍卫低声道。

    “巫不樊始终都是老夫的心头之患,巫不樊不死,老夫难以除掉巫王,更无法登临大统,席卷中土!”奢比尸心中不断思量:“还需句芒那厮助我一臂之力,直接斩了巫不樊,老夫篡夺大统,也好过这般到处受到肘制。”

    念头落下,奢比尸便掐了法诀,暗地里传递信息。

    太原

    李家

    李世民正在院子里擦拭着长刀,春归君端坐在院子里,眼中满是笑容的喝着酒水。

    春归君最近的日子很舒服,不是一般的舒服能形容!

    大隋二征失败,李阀又统领了右陇十三郡的兵权,如今大势已成。自己只要坐等收割果子便可。

    “先生,听人说,陛下放出风声,准备三征!”李世民长刀入鞘,露出了一抹笑容。

    “打不起来!”春归君信心在握。

    “还请先生赐教!”李世民一愣。

    春归君嘿嘿一笑:“如今高丽岂敢再生事端?前两次之所以没有灭掉高丽,是因为天子有意纵容,如今若再次东征,乃是真真正正冲着高丽去的。乙支文德与博雅不是傻子,自然会审视时度,上书请服!而且东突厥上次无数勇士被当做炮灰,如此大恨岂能不报?你暗中联络突厥,东突厥与你李家颇有交情,可以一用。”

    李世民闻言眉头皱了皱,随即点点头:“先生说的是,如今军中人心涣散,只要稍加挑拨,大隋灭亡近在眼前。东突厥那边,我亲自走一遭。”

    春归君点点头,正要开口,忽然猛地站起身:“老夫还有些要事处理,你暂且准备吧。”

    说着话化作一只幼苗钻入了地下,转瞬间便不见了踪迹。

    瞧着春归君走远,李世民挠了挠脑袋:“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古博今,什么都好,唯一的坏处就是太神秘,整日里神神叨叨的。”

    看着院子里玩泥巴的李元霸,忍不住无奈一叹:“元霸,随我一道前往突厥走一遭。”

    南疆

    奢比尸静静的站在大殿中看着远方山峦不语。

    忽然其身后的柱子生根发芽,长出了一条枝桠,随即那枝桠落地,化作了人形。

    “这般焦急叫我来,可是遇见了麻烦事?”春归君露出一抹诧异。

    “与我联手诛杀了巫不樊,然后我顺势掌握神教,暗自里毒死巫王,掌握整个南疆,只待时机一至便可挥兵北下,一统中原,再开鬼门关,重新杀入阴司。”

    “巫不樊?值得你这般重视?”春归君一愣。

    “当年上古之时巫神掌生死祸福,所有轻视他的人,都已经死了!”奢比尸叹了一口气:“若是平日,我也不将此人放在眼中,但偏偏此人居然得了千重蛊,在那千重蛊的身上,我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机,带着淡淡的不详,时刻萦绕在我的心中。”

    “那便杀了他,所有隐患消灭于萌芽状态,此事便成了!”春归君丝毫不将巫不樊放在眼中。

    “你随我来!”奢比尸带上头套,领着春归君,携带着大量的护卫向着巫不樊寝宫而去。

    来到寝宫外围,有巫不樊亲卫拦了上来,却被奢比尸一声呵斥:“本长老寻教主有事,你敢拦我?”

    不待那侍卫反应过来,便已经化作灰灰,灰飞烟灭了。

    杀伐果断!

    什么叫杀伐果断!

    既然已经决定翻脸,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一道道黑气仿佛灵蛇般弥漫虚空,还不待那数百精卫反应过来,便已经尽数化作了枯骨。

    “尔等守在门外,没有本座命令,任何人不得进来!”奢比尸对着自家亲卫吩咐一声,领着春归君径直向大殿走去。

    如今已经是六月,南方酷热无比,但奇怪的是大殿里居然生了一个火盆。

    巫不樊就坐在火盆前,春归君与奢比尸瞧见了那火盆后,顿时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了一股警戒。

    “唉!巫启,本座待你不薄,为何背叛于我!”巫不樊没有抬头,而是看向了身前的火盆,看着火盆中熊熊燃烧的火焰。

    “也罢,便叫你做个明白鬼,巫启已经死了,早就被老夫夺舍,今日老夫便送你上路,黄泉路上与巫启作伴,倒也不孤单!”奢比尸露出了一抹冷笑。

    “难怪!”教主脸上露出一抹沉着、悲痛:“可惜了巫启!你既然杀了巫启,那我便杀了你为巫启复仇。”

    “我与教主想的一般,正要请教主上路!”奢比尸嘿嘿一笑,手指化作枯骨,向着巫不樊抓来。

    “呼!”巫不樊身前火盆内熊熊烈焰卷起,下一刻将巫不樊尽数包裹住,只见巫不樊手中掐诀,那烈焰呼吸间弥漫大殿,向着二人卷去。

    “小心,这是灵魂之火,专门灼烧人的阳神、魂魄”奢比尸眼中难得露出一抹诧异。不过他是地狱的无上强者之一,天生玩的便是尸体。

    “怎么可能!”巫不樊勃然变色。

    只见奢比尸任凭火焰纠缠在自己身上,却无动于衷的向着巫不樊走来。

    奢比尸本身便是死人!死人如何会有灵魂?

    “杀!”奢比尸向着巫不樊心脏掏来。

    那巫不樊面色一变,下一刻化作一条金龙,仰天一声咆哮,双手化作了龙爪,与奢比尸撞击在一处。

    大殿内狂风卷起,二人突破音爆,激荡起无尽浪潮。

    “砰!”

    “砰!”

    “砰!”

    柱子不断被撞断,大殿在二人的交手余波中摇摇欲坠。奢比尸居然拿不下巫不樊,可见巫不樊的本事。

    当然了,此时的奢比尸仅仅只是一滴精血,一滴精血便要斩杀巫不樊,可以见得真正地府君王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