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大凶
    两位老祖心中一阵合计,却是露出了贪婪之色。

    那可是上古大能道场,能被张百仁这般人物看在眼中的道场,会是寻常大能吗?

    人啊,永远都无法战胜自己的贪心!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湖泊边,瞧着那烟波浩渺的湖泊,之前大战仿佛从未发生。

    “多谢都督搭救!”巫不樊上前讨好。

    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巫不樊,然后道:“那春归君乃是太原李家的人,你应该知道本都督与太原李家最不对付,岂能叫李家成事?”

    “原来是太原李家欲要谋篡我南疆!”巫不樊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张百仁嗤笑一声:“不错,就是太原李家!若非如此,本都督岂会管你死活。”

    观自在插话道:“教主可知这湖泊下是哪位大能的道场?”

    “不知!”巫不樊连连摇头:“我只是在外围逛逛,内里可是从未去过!”

    说到这里,巫不樊又加了一句:“我也进不去!”

    正说着,却见天边两道流光划过,金埋银葬两位老祖出现在虚空,待瞧见张百仁后恭敬的行了一礼:“见过大都督!”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张百仁位高权重,需要他们二位兄弟仰仗!说一句不好听的,张百仁打个喷嚏,大隋都要抖三抖。

    “二位老祖别来无恙”张百仁面带笑容,伸手不打笑脸人,眼中满是温润。

    “有劳都督挂念,怎的这都三十多年过去了,都督似乎未有长进,依旧这般大小?”金埋打量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的笑容。

    张百仁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这厮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的身高提不得!

    “请二位老祖来此,是因为这湖泊下,居然有一尊上古大能道场,还请二位老祖驱赶龙脉,将那道场赶出来,叫其重新现世!”张百仁眼中满是笑容:“此道场中的宝物,除了紫竹外,任凭二位老祖取走五件!”

    “善!”

    二位老祖点点头,径直钻入了湖泊内,开始侦查地脉。

    过了半刻钟时间,才见两位老祖面色不好的走出来,金埋道:“大都督,这地下怕是有大凶之物,一旦出世必然卷起无尽浩劫!”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张百仁背负双手,抚摸着自家剑匣:“有本都督在,你怕什么?”

    两位老祖你看我我看你,略作犹豫便点点头,一道道彩旗飞出,扎入了各处山脉中。

    张百仁细看彩旗,只见彩旗上绣着鬼画符的东西,他看不太明白。

    “那是连山易中的符号,亦或者说是连山易中的天书文字!”观自在似乎知道张百仁心中的疑惑,开口解释了一句。

    “你知道连山易?”张百仁诧异的看了观自在一眼。

    “略有所知,你可不要忘了我的传承!”观自在瞧着符文,露出了沉思之色。

    此时两位老祖拿出了一根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长鞭,一道明晃晃符文贴在了长鞭上。

    “啪!”

    两位老祖催动长鞭,只听得地动山摇,龙脉呜咽,但却死死俯卧在地,不肯动荡。

    二位老祖面无表情,手中长鞭向着那龙脉的尾巴抽去。

    “呜嗷!”

    只听得龙脉惨叫,群山颤抖,但却迟迟不肯动弹。

    “张百仁这厮莫非是疯了,为了一根紫竹居然鞭笞龙脉,擅改天地造化,也不怕因果缠身!”奢比尸与春归君并未远去,而是暗自潜伏在群山中观望。

    “这次吃了个大亏,若非那小儿太阳神火打的我措手不及,也不必这般被动!”春归君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好纯正的太阳之力,这世上除了天帝外,居然还有人能驾驭太阳之力,当真是不可思议!”

    确实不可思议!

    从古至今,除了天帝、金乌之外,众妖兽吞噬的都是太阴之力,太阳的光华可从来都不是众人可以承受的。

    谁能想到,张百仁驾驭金乌也就罢了,居然真的驾驭了太阳之力。

    “龙脉有上古大能道场镇压,想要驱赶痴人说梦,不过他们既然不怕麻烦,老夫便助其一臂之力”春归君的眼中满是冷笑:“这地脉中生机丧尽,显然是有大凶之物被镇压此地,亦或者当年的道场毁灭,与此地的镇压也有不为人知的因果,我便助其一臂之力吧。”

    说着话春归君手掌一抛,枝桠居然钻入了大地深处,不见了踪迹。

    湖泊岸边

    张百仁双拳紧握,一边观自在无奈道:“金埋银葬这两个老家伙到底靠不靠谱啊?”

    却见此时地龙吐血,周身已经血迹斑斑,纵使是不断扭曲挣扎,但迟迟不肯离开原地半步。

    观自在的话不高不低,天空中两位老祖面带无奈之色,银葬扭头道:“都督,我等兄弟使劲解数,只差那逆鳞不敢鞭笞,余者接近抽打,但这地龙却迟迟不肯动弹,想来其中必有蹊跷,咱们还是退去的好!”

    “修要胡言乱语,我是看你们两个老家伙不肯出力,定然是想着将咱们诓走,然后你兄弟二人在从中得利,是也不是?”巫不樊面露不虞之色,开始血口喷人。

    有些话张百仁不好说,他巫不樊却不怕得罪人,更不怕做小人。

    张百仁诧异的看着巫不樊,眼中露出一抹讶然:“这厮倒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混账,你这厮居然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请都督为我兄弟做主,这厮血口喷人,坏我兄弟名声。世人都知我兄弟人品不好,但却言出必行,还请都督做主!”张百仁眼中剑意流转,扫过二位老祖,顿时叫二位老祖心中一颤,不敢继续开口辩驳。

    打量着浑浊的湖泊,张百仁道:“有些不对劲!”

    众人齐刷刷的向着此地看来,循着张百仁的目光看向湖水,只见湖水荡漾起丝丝涟漪,整个湖泊都化作了波浪。

    “呜嗷~”

    地龙仰天一声咆哮,奋力挣扎,居然猛然一跃钻出了地表,霎时间就见一道土黄色气流冲天而起,与风云相合刹那化龙,消失于青冥之中。

    地脉化龙了!

    这可是大因果,日后少不得麻烦!

    地脉本就是镇压一方的存在,乃一方生机所化,如今居然携带一方生机遁走,此地再无任何灵秀,早晚要化作不毛之地。

    “卧槽!你给我回来!”

    金埋银葬二位老祖慌了,着急忙慌的驾驭着云头追上去,眼中满是慌张:“休走!”

    “给我回来!”

    湖面此时沸腾一般,山崩地裂大地摇动,冥冥中似乎一道道锁链声响起。

    谁都不知道,一根小树苗不知何时来到了大地最深处,只见那树苗猛然扎根,居然化作了参天大树,不断推动着地下古城向地面升腾而起。

    阵阵空冷的铁链声传入耳中,春归君略作踌躇:“怎么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总感觉在哪里看到过。”

    “确实是有些熟悉!”二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怪异。

    “要不然趁早收手吧!”奢比尸心中越加不安。

    “呜嗷~”

    就在此时,龙脉居然借助春归君的推动,挣破了束缚冲天而起,刹那间消失于青冥之中。

    “晚了!”瞧着那冲天而起的地龙,春归君心中一突,话语中满是不妙的味道。

    “卧槽!麻烦大了,想收手都来不及了,我怎么越加觉得事情不妙了呢!”奢比尸越加觉得不安。

    “走,快走!离这里远点!”奢比尸二话不说立即远遁。

    “你等等我啊!”春归君面带无奈,收了小树苗,猛然追了上去。

    瞧着那翻滚不断的湖水,张百仁露出诧异之色:“哪里来的铁链之声?”

    “呜嗷~”

    一阵咆哮,震动南疆。

    大地颤抖,只见一座大山缓缓自泥土里钻了出来,慢慢挺立于湖中心。

    一座方圆五六里的大山,上升到一半忽然停止。

    山上满是各种腐烂的污泥,瞧不出本来面目。

    “紫竹就在上面,没得选择!纵使有天大风险,也要走上去!”张百仁一步迈出,脚下波涛瞬间冻结,随即被其抚平。

    张百仁眼中带着笑容,嘴角微微翘起:“上古大能道场?我倒要揭开你的真面目。”

    “呜嗷~”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震动了整个南疆天地,甚至于中土都有所感应。

    “风来!”

    张百仁面无表情,周身狂风随之卷起,然后水汽化作云涛,弥漫方圆十里。

    铺天盖地的大雨洗刷着无垢的山峰,张百仁静静站在寒冰上,看着那山峰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嘶~”

    忽然岸上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瞧着那雨水中逐渐露出原貌的山峰,一股股惊悚在心中不断盘旋。

    尸骨!

    山中一具具森白的尸骨,居然化作了化石,历经千百年不曾腐朽。

    一道道奇异的石剑,将一具具白骨钉在了山中。

    悬崖!

    假山!

    门庭!

    到处都是一具具化石尸骨,一缕缕怨气缭绕不散,化石虽然没有血肉,但那股狰狞却依旧显露于脸上,瞧了令人心中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