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夺命石剑
    很显然,这处道场遭人袭击,整个道场被人覆灭,方才彻底沉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没入地底不得现世。

    瞧着那一具具化石尸骨,一把把粗糙古老的石剑,眼中露出了一抹沉重。

    张百仁面无表情,事到如今道场现世,又岂能挡得住他的脚步?

    管它有什么风险,自己诛仙剑图在手,就算是仙人降世,也未必不能将其屠了!

    “都督,前面危险!”巫不樊忍不住喊了一声,却是踌躇着不敢上前。

    观自在瞧着远方那道紫色背影,咬了咬牙,迈步跟了上去。

    金埋银葬二位老祖面色犹豫,银葬道:“大哥怎么看?”

    “连山易中云:此地乃大凶之象,君子不利于危墙之下!”金埋不紧不慢道。

    “可是咱们赶走了地龙,这般大的因果若无任何收获,岂不是白白承担了?即便咱们可以蒙蔽天机,但却也需花费些手脚啊,若无任何收获,我却是不甘!”银葬二话不说,立即迈步走了上去。

    瞧着银葬的脚步,金埋忍不住跺了跺脚,快步跟了上去,对着身边的巫不樊道:“你去不去?”。

    “我可不去,此地大凶,凶不可言!本座长生在望,岂会趟这遭浑水?”巫不樊连连摇头。

    话语落下,却见远方两道人影联袂走来,春归君与奢比尸面带狰狞的笑容,唬得巫不樊二话不说,立即追了上去:“等等我!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我辈修行中人当勇猛精进,不畏艰险……。”

    奢比尸来到湖泊边缘,瞧着不远处的山峰,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才道:“走吧,在上古咱们兄弟便是大凶,难道有什么能凶的过咱们兄弟?”

    “此地虽然邪意,但却透漏着一抹熟悉的气机,似乎在哪里见到过”春归君当先迈步走出,向着山峰走了去。

    山门前

    一座石碑裂开,其内字体已经被震碎,化作了齑粉。

    两具洁白的尸骨被长剑钉在石碑上,俱都是透胸而亡,一剑毙命。

    “这剑道不同寻常!”观自在走上前来:“总感觉这把剑是活的东西!”

    张百仁看了那石碑与尸骨一眼,踩着大理石台阶,不紧不慢的向着山中走去:“莫要多生事端,寻找紫竹要紧。”

    “咦,这弟子的宝剑不错!”金埋上前拿住了尸骨腰间的宝剑,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张百仁不以为然,不紧不慢的向着山中走去,路上随处可见被钉在山崖绝壁上的化石,一把把石剑将整座山峰钉成了马蜂窝。

    “紫竹!大人,那不是大人要的紫竹吗?”金埋指向了远处,整座山峰一片死寂,唯有那摇曳的紫竹生机勃勃,格外引人注目。

    张百仁面无表情,手掌一伸,居然跨越了里许的距离,将三十多棵紫竹连根拔起,收入了手心。

    “大人好神通!”银葬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言语。

    张百仁看向观自在:“紫竹暂且先放在我这里,待出去后,在交给你。”

    观自在点点头,脸上带着一抹轻松,紫竹既然找到,接下来的一切便都是水到渠成了。

    “哈哈哈,上古洞府出世,老夫倒是好福源!”天边一道道元神扭曲而来,刹那间便落在了山脚。

    瞧着散发出古朴气机的大山,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张百仁背负双手,继续向着山巅而去,不去理会后面的众人。道场出世这般大的动静,岂会瞒得过这些老家伙?

    要不了多久,这些老家伙便会赶来,分一杯羹。

    金埋银葬把玩着那把长剑,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口中不断啧啧有声。

    路径山腰,是一处广场,小溪流水潺潺,依稀可见当年的景色,只是广场上此时一具具白骨格外引人瞩目,每一具尸骨俱都被长剑钉在地上,活活的钉死。

    山顶是一座大殿,大殿上古文流转,张百仁也不识得。

    一切皆已经腐朽,手指一碰,大殿门便已经灰飞烟灭。

    “好多灵药!”

    瞧着大殿内堆积如山的各种灵药,巫不樊一阵兴奋,猛然冲了上去。

    “噗通!”

    灰尘卷起,灵药尽数化作齑粉。

    得意的笑容僵滞在脸上,巫不樊埋在灰尘里,样子格外可笑。

    “奉帝命镇南疆石祖!”一边金埋站在了一处石碑前,瞧着上面古朴文字,露出了一抹诧异。

    “不知是那尊大帝?我人族三皇五帝,不只是哪一位!”银葬露出感慨。

    “这里还有一个石碑,是用血液写的!”观自在高呼一声。

    众人望去,却见观自在立在一处石碑前,石碑上字体殷红,似乎能将人的血液点燃。

    “气血纯阳,千古不散,书写石碑的主人修为已经深不可测,近乎于仙!”巫不樊一声惊呼。

    “上面写的什么?”张百仁诧异道。

    金埋推开众人站出来扫视着石碑,在此地众人都成了文盲,唯有自己兄弟二人识得这上古文字。

    接着漫不经心的向碑文看去,下一刻却露出了震惊之色,面色惨白道:“此地当年发生了一场大战,乃是这镇守将军奉告帝王的,石人一族忽然造反,欲要侵袭中土神州,与这位将军于此展开惊天对决,然后……没有了,书写到一半就没有了。”

    山脚下

    南天师道的一位道人站在山脚下,看着那被石剑贯穿的躯体,露出了诧异之色:“这石剑也不知是何宝物,居然将人毫无反抗之力的钉杀,若能研究……。”

    一边说着话,道人抓住了石剑,便要在石碑中拔出来。

    “不要……”旁观的奢比尸不知为何,瞧着此人动作,忽然头皮发麻欲要炸开。

    这一声惊叫顿时惹得群雄注目,齐刷刷的望来。

    下一刻众人骇然失色,只见那石剑瞬间散发出一股吸力,阳神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已经将其吞噬掉了。

    见此一幕,群雄骇然。

    “这石剑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吞人元神?”众位老祖眼中满是震惊。

    “不好,怕是有大麻烦!老子说总觉得此地怪怪的,原来是石人王的气机!这块石头又臭又硬,却不曾想居然陨落在这里!这老东西素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主,只怕事情麻烦大了!”春归君面色一变:“咱们兄弟速速下山!”

    晚了!

    一切都晚了!

    “嗡~”

    一阵阵嗡鸣势若雷霆,刹那间震动乾坤,只见山中数千柄石剑居然缓缓嗡鸣震颤,似乎复活了般,刹那间洞穿虚空,自尸骨中拔出来,不断穿梭虚空,向着各路元神、武者绞杀而来。

    “不好!”

    瞧着空中嗡鸣,摧毁万物的石剑,张百仁面露震惊之色:“这石剑怎么活了!”

    一声声惨叫传开,一位位元神老祖被吞噬,武者被风干,只见那石剑居然飞出了山峰,三千石剑向着四面八方飞去,不断吞噬着所见的无数生灵。

    “都督救我!”一把石剑势若雷霆般向着巫不樊斩来,雷霆呼啸,滔天的气机叫人绝望。

    “放肆!”张百仁冷冷一哼,手指细弱白玉,猛然一抓,居然挡在了石剑的前路。

    “啪!”一把石剑被其捏住,任凭其如何挣扎扭曲,却伤不得张百仁周身半点。

    “死人还想作怪!”张百仁面带不屑,手中熊熊太阳神火卷起,便要将这石中剑炼化。

    山下

    各路阳神真人穿梭虚空,欲要遁逃离开此地,可是这石剑似乎蕴含一种玄妙力量,不断的在虚空中穿梭,所过之处居然先一步封锁了众人的前路。

    “啪!”

    有元神不小心收不住力道撞了上去,刹那间被石剑吞噬,化作了石剑的养料。

    这一幕惊得众真人俱都是心神颤抖,颤抖着嗓子道:“这是何等手段?”

    “啪!”春归君手中一根枝桠将射来的一把石剑挑飞,面色阴沉如水:“都怪尔等多事,居然拔出了那长剑,如今却又不知要惹出多少祸端,增添何等变数。石人王寿命永恒,也不知死了没有!若没死,这回可真是玩大发了。”

    “老祖救我!老祖救我啊!”一位见神武者面色苍白的四处逃窜,左右腾挪,好在见神武者有了心灵感应,即便是石剑的路线,已经有所预料,虽然狼狈但短时间却丧不了性命。

    “混账!”那见神武者猛然拿起一块山石,向着那石剑砸去。

    “嗤!”

    石块犹若豆腐一般,丝毫不能减慢石剑的动作。

    “噗嗤!”

    天空中的石剑太多,那见神武者又不曾有兵器,纵使是见神武者金身不坏,但却又如何及得上石剑?

    这石剑乃是世所罕见的神兵利器,不过十几个呼吸,这见神武者便已经被一把石剑洞穿了腿骨。

    正要挥手拔出石剑,但见其动作一阵迟缓,下一刻又是两把石剑洞穿了其身躯。

    十几个呼吸过后,见神武者消失,唯留下一具枯骨。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莫非张百仁那厮故意设计我等,将我等引来此地,斩尽杀绝?”有一位老祖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