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趁火打劫
    “不错,定是张百仁那狗贼暗中施展算计,想要诱惑我等入山,然后趁机绞杀!”一位元神老祖仰天怒吼,话未说完便已经被一把长剑洞穿元神,成为了大补之物。

    “诛杀张贼!”

    “纵使是死,也绝不可放过张贼!”

    “誓与张贼同归于尽!”

    一时间群雄眼中尽是悲壮,气势汹汹的向着山顶冲去,就连空中循环不定的石剑也顾不得,此时怒火冲天的众人非要与张百仁拼一个你死我活不可。

    “杀!”

    张百仁站在大殿内,手中抓着石剑正施展太阳神火炼化,他就不信这石剑在强,能强的过太阳神火。

    瞧着铺天盖地砸来的术法神通,张百仁与群雄俱都是骇然变色。大袖一挥,将观自在塞入了袖子里,瞧着一边的巫不樊,张百仁已经鞭长莫及,只能纵身而起破开大殿屋檐,飞了出去。

    轰!

    本来经过岁月摧残的大殿,更加残破不堪,在尘埃中化作了齑粉,灰尘漫天飞扬。

    “去死吧!”一位元神老祖手中拿着一块玉符,玉符上闪烁着道道流光,向着张百仁印来。

    张百仁屈指一弹,刹那间符文破碎,那老祖魂飞魄散,还不待残存的魂魄回归天地,便已经被天空中的石剑吞噬。

    “既然尔等想死,那我便成全你等!”张百仁指尖雷电轰鸣,自从练成了太阳神髓后,张百仁的雷法一日千里,近乎于不可思议的地步。

    “啪!”

    雷霆过处破灭万法,北天师道的一位老祖魂飞魄散。若算起来,这位老祖应该是张百仁爷爷辈的人物吧。

    管你是亲戚还是朋友,若敢对我下狠手,那便留你不得。虽然起因皆因误会,但你既然对我动刀子,就说明你根本就没将我看在眼中,根本就不把我当做朋友。

    腰间长剑出鞘,瞬间略过了一位见神强者的咽喉,一抹殷红色血液喷溅而出。

    剑光一转,来到了北天师道的一位长老身前,向着对方元神劈了过去。

    “张百仁,我是你叔爷……”死亡当头,那老祖额头冷汗如雨。

    诛仙剑气过处,魂飞魄散。

    张百仁如虎入羊群,顿时大开杀戒,杀的场中群雄俱都是不断败退。

    弹指间雷电纵横,而后剑光斩过,逼得众位长老纷纷后退,眼中满是惊悚。

    张百仁手段厉害,眼中杀机冷厉。

    就在此时,其手中被太阳神火冶炼的石剑似乎活过来一般,开始不断扭曲,仿佛活物般,上面道道殷红色血丝流转。

    “嗖”血丝挣扎,但却迟迟无法脱身,被张百仁牢牢扣住。

    “张百仁,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等修行不易,你居然敢将我等设计引入绝境,端的不当人子!你这是何居心,咱们必然与你不死不休!”一位易骨大成武者抓着张百仁手中的长剑,长剑已经刺穿了此人的左眼,洞穿了后脑。

    此时那狰狞面孔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甘,恨不能将其斩杀。

    张百仁一声嗤笑,手掌一抖,长剑切开了此人的手掌,半个脑袋被削掉,白色脑浆满地皆是。

    “啰嗦!”张百仁面带冷笑,手中一把长剑破灭万法,瞧着天空中兜落的罗网,张百仁手掌一抖,剑气切开虚空,那落网瞬间劈开,剑气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罗网背后的修士亦随之化作两半跌倒在地。

    “我来会你!”天空中嗡鸣不断,四道怪异的圈子向着张百仁四肢拿来,欲要将其四肢牢牢的扣住。

    张百仁嗤笑一声,手中长剑切过,只听得一声惨叫,那道人口喷鲜血,寄托元神的宝物被毁,瞬间遭受重创,距离魂飞魄散不远了。

    “大都督!我等与你素来没有仇怨,你为何设计我等来此!”一位修士眼中杀机流转,天雷地火卷起,弥漫了整个道场。

    如今死亡当头,谁还顾得上那到场中宝物。

    “大家莫要打了!莫要打了!不是大都督的算计……”一边春归君急了,瞧着地上的血液不断被山峰吸收,顿时察觉到了不妙。

    “不是大都督算计?你这狗贼和大都督是一伙的,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一位道人听了春归君的呼喝,手中玉符扔出,化作了风火世界,欲要将春归君活活炼死。

    “混账,也敢与我动手!”春归君气的脸都青了,但却不得不收手,手中枝桠划破幻境,不敢真的杀了道人。

    别人不知道,但他却知道,真真正正的大危机就在脚下,越杀戮危机便越大。

    “都给我住手!”

    奢比尸猛然怒吼,压下了场中交手的声音,声音仿佛勾魂夺魄,带有一种奇异的魔力。

    听了这声音,众人不知为何,居然乖乖束手,眼中的怒火尽数消退。

    “噗嗤!”张百仁神剑劈死了一位阳神真人,瞬间长剑归鞘,收手站在一边。

    “你是何人!”有道人看向了奢比尸。

    “老夫乃这南疆神教大长老,诸位怕是错怪了大都督,此地并非都督设计,而是你等自己忍受不住诱惑,想来分一杯羹吧!即想着分好处,却又不想承担风险,哪里有这般好事?”奢比尸怒斥道。

    这话顿时叫众人面色一阵羞红,贪欲乃人之本性,但如此被人**裸的揭露出来,却让人面色难看。

    “尔等南疆左道,也敢对我等指手画脚,就不怕本座一怒,灭了你南疆小道!”有道人面带不屑之色。

    奢比尸气结,眼中怒火升腾:“此地镇压的乃石人族老祖石人王,此人法力强横,神通无边,如今看来此人被镇压数千年依旧未死,你等再继续杀戮下去徒自内耗,稍后如何应付大劫?若叫那石人王苏醒过来,我等该如何是好?”

    “张百仁,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居然敢弑杀祖父,我一定要向天下揭发你这不仁不义之行,叫你这丧尽天良的家伙难容天下!”奢比尸这边说着,那边一位阳神老祖指着张百仁的鼻子骂了开口,眼中满是怒火。

    张百仁面带冷光,只是默然不语的炼化着手中石剑,心中却越加奇怪。

    若论剑道,张百仁说第二,何人敢说第一?

    自从登临山峰,见到这石剑的第一眼,张百仁便察觉到了石剑的不对劲!

    确实是不对劲,石剑是活的!石剑居然活了过来。

    而且在自己散射出的太阳神火烘烤下,寻常铁石早就融化,但偏偏此石剑却仿佛鲶鱼一般不断扭曲挣扎,欲要挣脱张百仁的束缚。

    “怪哉!”瞧着石剑,张百仁心中露出诧异之色。

    “对了,巫不樊何在?”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的群雄,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

    如今山上人头滚滚,一片混乱,张百仁居然失去了巫不樊的踪迹。

    “大都督,你何必害我,我等于你无冤无仇,更不会阻你大业,你为何如此设计我等!”有人面色悲愤道。

    张百仁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炼化着手中宝剑。

    “大家莫要吵了,如今是想办法渡过难关,安全下山,而非这般内耗,白白死在山中”春归君开口,倒是叫众人心中一紧。

    是啊,如何下山才最重要。

    “如何下山?”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无奈。若有办法下山,众人还用得着来和张百仁吵闹吗?大家早就跑下去了。

    “这石剑化作了十方大阵,封锁九天十地,谁也别想逃出去!”灵宝的一位阳神真人扫过不断逼近的剑阵,然后看向张百仁。

    “唯有大都督,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不但能抗衡剑阵,更有袖里乾坤这等妙术,只要大都督肯度我等下山,我等危机自然化解!”道人面带笑容,一双眼看向张百仁:“都督,如今南北天师道,天庭六宗,还有各大名山福地,无数洞天,俱都齐聚此地,等候大都督施救,大都督若能救我等一救,日后我等必然百般报答。若都督不肯,我等宗门以后少不得联合起来找都督理论。”

    “哦?”张百仁扫过场中修士,武者、元神真人,大大小小总数四五十人,确实是汇聚了大小道观无数的修士。

    与武者比起来,修道之人反而泛滥。修道只要按部就班,得了正法,再不济也会成就元神,也就是前面说的阳神。

    这四五十人若杀起来,倒也是个麻烦。而且还要应付未知的危机,这些人未必能叫人成事,但却足以坏事。

    “也罢,既然同舟共济,本都督便大发慈悲,度你等一度,只要你等交出身上的宝物用作人事,本都督救你一救倒也无妨!”张百仁不紧不慢,面若春风。

    “你这是趁火打劫!我等元神出窍,携带的宝物俱都是本命之物,如何能给你!”一位道人气得面红耳赤,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张百仁破口大骂。

    张百仁摇摇头:“我又没逼你,你可以不给我,然后被这剑阵诛杀,魂飞魄散啊。待你死后,我在捡了你的宝物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