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坑杀
    这话没毛病!

    我又没强迫你非给我宝物,你可以自己留着啊?

    等你被那石剑杀了,我自然可以将宝物捡回来。

    绕来绕去,终究是绕不开宝物落在我手中,既然如此倒不如换一条命划算。

    那人顿时面色铁青,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了尴尬之色。

    剑阵逼迫的越来越近,张百仁好整以暇的弹了弹衣衫:“诸位,若想活命,尽管交出宝物站在我身边,否则本都督概不负责。”

    剑阵逼近,没得选择,众道人咬咬牙齿,纷纷走上前将宝物递给了张百仁,走到了指定之地。

    宝物等出去有的是办法讨回来,性命却只有一条,没得选择!

    瞧着身前堆积的各种宝物越来越多,张百仁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能被各位道人用作寄托元神的宝物,当然不是大路货色。

    “都督,这是老道的宝物!”一位道人走上前,递出了一枚法印。

    “承让!承让!”张百仁笑眯眯道:“请道长一边候着。”

    “都督,这是我的宝物!”又有道人送上来一枚令牌。

    “唉,太客气了,尔等盛情难却,这宝物本都督只能笑纳了”张百仁脸上满是笑容,嘴中的话叫人恨不得将其撕的稀巴烂。

    张百仁拿住令牌拽了一下,却见道人迟迟不肯撒手,眼中满是不舍之色。

    张百仁伸出手慢慢将那道人手指掰开:“你看看、你看看,我说不要宝物,你非要给我!还专门往本都督手里塞,若不笑纳,本都督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宝物脱手,瞧着张百仁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道人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很快众位道人、武者被张百仁搜刮一空,然后就见张百仁大修一甩:“众位莫要抵抗,随本都督前往袖子里避难。”

    说着话张百仁大袖张开,将众人收摄进去,然后无尽黑暗的空间内,一轮烈日照耀虚空。

    “这便是袖里乾坤世界?”众人被张百仁操控着在袖子里穿梭,迅速向那太阳靠近,瞧着无尽的黑暗虚空,俱都是露出了惊诧之色。

    “袖里乾坤果真玄妙,那一轮烈日必然是袖里乾坤的核心,咱们稍后落入其中,看看能不能给这厮找些麻烦,这趁机敲诈,非道义所为,有辱斯文,简直是岂有此理!”众人连连点头,将张百仁骂的是狗血淋头,但见虚空转动,众人俱都落在了太阳上。

    “此物是何材质,上面道道古朴花纹,看起来相当玄妙”有人看着脚下的古铜色符文,露出了诧异之色。

    就在此时,只听无数喝骂声传来,响彻整个太阳。

    众人循着声音走去,只见那纹路中居然封印着一尊阳神真人,这阳神真人听到动静顿时破口大骂:“张百仁,你这狗贼胆敢害我,日后我北天师道必然与你不死不休!”

    “狗贼,你还不速速放我出去!”那老祖正是北天师道阳神真人,此时化作了一道符文,被镇封在灯芯内破口大骂。

    “老祖!这是我北天师道的老祖!”有北天师道阳神真人一声惊呼,连忙上前:“老祖,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何人?怎的也被封印在铜灯内了?”北天师道老祖面露诧异之色。

    此言一出,众位阳神真人顿时头皮麻烦,元神一炸,想起了张百仁那收摄真人的宝等。

    “不好!”

    有人反应过来,伴随着一声惊悚的呼喝后便要散开元神,遁出铜灯。

    迟了!

    却见此时张百仁手中端着铜灯,瞧着铜灯内的众位阳神真人,眼中露出一抹冷笑,立即开始念咒。

    道道符文衍生,火焰升腾!

    众位阳神真人失去了寄托元神的宝物,修为已经大打折扣,有心算无心之下,如何逃得出张百仁手段?

    只见铜灯内火焰蔓延,瞬间将众人纠缠住。

    火焰化作了一道道符文,烙印于众位老祖的阳神中,然后众位老祖身形一阵扭曲,化作了灯芯上的一个符文,增添了灯芯的威能。

    几位武者欲要遁逃,却见那铺天盖地的火焰卷起,不过刹那间便将众位武者烧成了灯油,将灯芯浸泡住。

    “尔等伪道如此折辱冒犯于我,本都督岂能容你?”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瞧得对面奢比尸与春归君一个激灵。

    真狠啊!居然对自己人下毒手!

    这可是几十位阳神真人,他怎么下得去毒手?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

    一边的金埋银葬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眼中满是惊惶。

    “起来吧,本都督对你等没有兴趣!”张百仁大袖一扫,将二人扶起来:“你莫要误会本都督,本都督也是为了他们好,叫他们在这铜灯内接受火焰淬炼,精纯魂魄本源。待到心性打磨透彻,看透了修行本质,不用本都督动手,他们自己便可以出来。此铜灯以人的七情六欲为火焰,这些人越想着出来,偏偏越出不来,浓郁的**反而化作了铜灯力量的源泉。待到其无欲无求,便可自由出入,本都督也禁制不得,到时候一个阳神跑不了了!他们越恨我,这铜灯的力量就越强。”

    “可是都督,人的肉身七日不得返魂,便会真正死亡……”银葬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声。

    “不过肉身罢了,夺舍将死之人也好,转世投胎也罢,不都是生路!”张百仁满不在乎,但听得连山道两位老祖是心惊胆颤:“都督,我等誓死效忠都督,日后但有吩咐,我等绝不敢推辞,还请都督开恩啊!我兄弟二人修炼的乃是神道,这铜灯与我兄弟来说毫无用处!”

    这二人跪倒在地哭哭啼啼,眼中满是惊恐。

    一边春归君强自镇定,不动声色道:“大都督,如今这剑阵你如何破去?”

    “先生对于这剑阵似乎有所了解?”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春归君略作沉默,方才道:“不错,我若没猜错,这山峰中镇压的便是上古大神通者石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