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赌!
    石人王?

    张百仁面色诧异,眼中露出了不解之色!

    “当年舜治水无功,导致天下水脉为水妖祸乱,一时间哀声怨道民不聊生。时至此时,大禹崛起,取舜而代之。当时正是王权交替更迭,大禹与舜决战于中土,南疆石人王反叛,霎时间席卷天下,然后被镇压此地!”春归君露出了一抹唏嘘,眼中满是回忆。

    “舜为何与禹王决战?”张百仁愣了愣。

    春归君眼中满是嘲弄:“你该不会以为舜会主动禅让给禹吧!”

    “不是吗?”张百仁一愣,似乎往日里的世界观霎时间被掀翻打破。

    春归君眼中露出嘲弄之色:“当年镇守此地的似乎是燧人后裔,唤作:弼安。此人武道通天,距离仙道只有一步之遥。时至此时天下大乱,人族王权更替,若叫石人王冲入中土,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弼安战死南疆,但临死前却将石人王锁在了这山峰下,这满山骨骸都是无数的人族先贤!”春归君轻轻一叹:“不曾想居然将石人王这厮给弄出了地底,只怕天下间浩劫又开始卷起了。”

    张百仁默然,在消化春归君话语中的隐秘,这厮居然说舜与大禹并非禅让,而是权力争夺,这当真是颠覆了张百仁心中对于上古先贤的形象。

    “你如何得知上古隐秘?”张百仁看向春归君。

    “哈哈哈!李府上古典籍无数,唯有你等凡夫俗子草根才会相信了上古神话!”春归君眼中满是不屑。

    “如今该如何是好?要不然重新将石人王埋进去?”张百仁低头看向了脚下湖泊。

    “晚了,石人王怕是已经苏醒了!”春归君眼中满是无奈。

    正说着,只见山峰抖动,一声巨响传来:“痛煞我也!何人用火烧我!”

    接着便是一阵阵剧烈的锁链哗啦声响传开,然后便见一尊巨石被道道锁链纠缠住,自山下卷了上来,所过之处空气化作液态,向着三人撞击而来。

    “石人王且住!老夫有话要说!”春归君忽然开口。

    “嗡”

    大石忽然停止翻滚,满天石剑万剑归宗,刹那间射入大石内不见了踪迹。

    “咦,你这老匹夫看起来有些熟悉!”大石头旋转一圈,瞧着身披黑袍的春归君,露出了惊诧之色。

    “石人王,如今石族已经灭绝,只剩下你一人苟存于天地间,就算将整个天下让给你,你又能如何?”春归君摇了摇头:“你不如苦心修行,得证仙道,何必在这滚滚红尘趟浑水?”

    “放开老祖我的分身!”石人王没有理会春归君的话,而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被太阳神火烧得不断挣扎扭曲的石剑。

    此时那石剑上道道血丝流转,欲要将张百仁诛杀。

    “石人王?”张百仁背负双手,露出了一抹诧异,不曾想到传说中的石人王居然是一块大石头。

    “放了我的石中剑!”石人王猛然一声怒吼,滚滚巨石向着张百仁碾压而来。

    “都督切莫中计,万万不可以利器斩碎此燎外面的石胎,一旦此瞭的石胎被斩破,便会挣脱铁链重出世间,到时怕世上无人可治!”春归君见到张百仁拔剑便要刺穿石人王的胚胎,眼中露出了惶恐之色。

    春归君所谋甚大,若叫石人王出世,只怕自己所有谋划俱都将化作流水。

    “哦?”张百仁手掌落在剑柄上,动作猛然一滞,然后瞬间散开,再出现时已经到了石人王身后。

    “放了我的石中剑,不然咱们今日不死不休!待老夫打破封印、枷锁,冲出去第一件事便是先扭断了你的脑袋!”

    石人王声若惊雷,所过之处空气化作了粘稠的液态,根本就不是张百仁可以匹敌的。这厮在上古可是能力战禹王的存在,自己想要和他动手,怕还差了一些。

    瞧着石人王,张百仁手中动作稍缓:“这石中剑很重要?”

    “这是老夫身体的一根肋骨,你说重要不重要!”石人王呵斥一声。

    张百仁看向春归君:“如何降服此瞭?”

    春归君上下打量,无奈的摇了摇头:“难!难!难如上青天!”

    张百仁瞧着石人王:“我若交还你的肋骨,你是否可以不再祸乱天下?”

    “休想!待老夫出世,定要一统天下,与各路强者大战三百回合!”石头内传来石人王斩钉截铁的声音。

    “这厮可有什么弱点!”张百仁再看向春归君。

    春归君摇摇头:“脚踏大地,此瞭便可复生,想要斩杀近乎于不可能。”

    那就麻烦了,杀不得、封不得,该如何是好?

    “石中玉,如今早已沧海桑田岁月变迁,不复五千年前上古时代,这方天地翌产生大变,惊瑞之日将近,成仙之机近在眼前,你又何必呢?”春归君好声相劝。

    “一统天下乃老夫几千年的执念,岂能一朝化解?至于说成仙……老祖我寿命无尽,成仙又有何用!”石人王话语中满是不屑。

    听到这话,春归君无语,看向了大都督:“都督可有办法斩杀此瞭?”

    张百仁摇摇头,一双眼睛盯着石人王:“大王乃上古强者,比我年长几千年,道行更胜我十倍、百倍,不知大王可敢与我赌一赌?”

    “如何赌?”石人王脑袋一转,看向了张百仁。

    张百仁缓缓伸出左手,自己领悟了虚空大道,真空不空的至理,对于空间领悟到了一个极为玄妙的境界。

    “还请前辈入我掌中,若能脱离晚辈手掌,晚辈便亲自斩破前辈枷锁,相助前辈出世!”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这般简单?”石人王一愣。

    “就是这般简单!”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笑容:“不过若前辈逃不出晚辈手心,不知前辈如何?”

    “若逃不出你这巴掌,老夫便甘愿受你处置”石人王冷然一笑。

    张百仁点点头:“倒是孺子可教也!”

    说着话摊开巴掌,那巨石一滚,居然不断缩小,落在了张百仁的手心。

    “可否开始了?”石人王冷然一笑,声音自巨石内传出。

    张百仁一笑,念动间开辟掌中乾坤,扭动地水风火:“前辈且动手吧!”

    “嗖!”

    石人王破开虚空,碾灭地水风火,刹那间便飞出了丈许,然后扭头看,却见周边依旧是地水风火熊熊。

    “到有些门道!”石人王冷然一笑,猛然在次发力,再出现时却见地水风火消失,唯有四根柱子耸立天地间。

    “当年曾闻女娲娘娘补天,设立了补天柱石,莫非便是此地?难道本王飞的太远,居然逃出了弼安的封锁?”石人王见到那四根柱子,顿时面露狂喜之色,随即身躯猛然一震,那巨石居然破开,一位面若冠玉,威武不凡的男子走了出来。

    瞧着那四根柱子,石人王眼中满是狂喜之色:“哈哈哈!哈哈哈!弼安啊弼安,你这厮想不到吧,本王居然就这般摆脱禁制逃了出来!”石人王狂笑,这才是石人王的真身。

    “不过本王言而有信,既然与人打赌,当返回去与那小子见证,扭下他的脑袋!”石人王此时满是逃脱枷锁的狂喜,便要纵身回转,随即又止住脚步:“不好!不好!若那小子不认账,怕是坏了本王的声誉。”

    说着话便在那柱子上刻下四个大字:“石人王立!”

    随即回转,一步迈出回到了张百仁掌心:“小子,本王今朝脱困,全赖你相助。为了报答于你,便亲自出手将你的脑袋扭下来,偿还你的恩情!”

    外界

    春归君瞧着张百仁掌中世界开辟,顿时急的满头大汗,张百仁也是心中发颤:“糟糕!托大了!”

    “这回被你害死了!”春归君怒视着张百仁:“若将这祸害放出来,只怕咱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如何是好?”张百仁与春归君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傻了眼。

    就在此时,奢比尸开口道:“这山峰乃当年弼安所铸,专门用来捆束石人王,你若想镇压石人王,怕还是要在大山上做文章。”

    念头转动间,张百仁脚下山峰化作无数沙尘,瞬间落入了张百仁手中,不见了踪迹。

    此时听到那石人王的喝问,张百仁面带笑容:“大王曾说,若是输了,便任凭我处置?是也不是?”

    “是极!只是如今我赢了!本王一步迈出,居然到了那女娲娘娘炼石补天的擎天柱所在,为防止你小子耍诈,叫你小子死的心服口服,故意在那石柱上立下四个字!你如今既然输了,何不速速奉上人头!”石人王看向张百仁。

    “石人王,你切回头看!”张百仁呵斥一声,犹若雷霆天音。

    石人王不屑一笑,转身看去:“故弄玄……。”

    石人王的话语顿住,笑容僵滞在脸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话语中满是不敢置信,瞧着背后那四根柱子,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你这小子耍诈!故意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