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强势石人王,弹剑斩巨擘
    “真的没问题?”听着那狼哭鬼嚎的声响,观自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张百仁大袖一挥,却见一丛紫竹落在了池水中,清风吹来徐徐摇曳:

    “无妨,这老东西自从受我魔种之后,一切事情都由不得他了!”

    说完话张百仁道:“你炼化此宝物,早日证就阳神,湘南也安稳许多。”

    观自在修持道家九秘,就算不成阳神,修为也近乎于不败。

    “阳神!”观自在露出了向往之色,下一刻口中一道白色气息吐出,向着紫竹林缠绕了去。

    阳神修为玄妙莫测,近乎于不可思议,只要是修行中人,就没有不羡慕阳神的。

    “张百仁!”石人王脚踏虚空走来,眼中满是滔天怒火,虚空随着其脚步在不断凝缩。

    身形一闪,张百仁挡住了石人王的去路:“前辈且住,这般怒气冲冲的叫我,可是有何事?”

    “你与观自在那小贼联起手来害我,你究竟在我灵魂中做了什么手脚!”石人王眼中杀机流转:“你若拔出手段,今日则罢了!若敢说个不字,本王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张百仁上下打量石人王一阵,随即失笑:“前辈说错了,非我算计前辈,这是当初放你出来的条件。要我拔出手段,倒也不难,只是前辈还需在我账下任凭驱策。”

    “休想!”石人王一拳轰出,虚空凝固,天地似乎塌陷一般,张百仁呼吸凝滞。

    “我太阳神体只是骨髓蜕变完成,怕不是石人王老东西的对手,暂且不宜和其硬碰,我且诓他一诓!”张百仁面带冷笑,身形一闪逃出了石人王拳罡笼罩之地,略作惊慌道:“前辈住手,咱们有话好好说。”

    “莫非你肯拔除本座体内的手段了?”石人王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摇摇头:“前辈这是……。”

    不待张百仁解释,石人王一拳已经再次镇压了下来:“不肯拔除手段,你与我啰嗦什么!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安生。”

    张百仁腰间长剑出鞘,瞬间人剑合一化作了一道匹练,向着石人王斩去。

    “铛!”

    “铛!”

    “铛!”

    石人王肌肤仿佛铁石一般,张百仁人剑合一斩在对方腰间,居然破不开对方的肌肤、防御。

    “这……”张百仁顿时变了颜色。

    石人王嗤笑一声:“本王身体乃是坚不可摧的天地神石,又受了日月感化,得享天地无数精气,孕育造化生机,也是你能斩开的?”

    “那小子在突破阳神吧!你跑得了,但那小子却动弹不得,你说我此时若出手将其肉身打碎,结果会如何?”石人王面带冷笑。

    “你说张百仁会如何选择?”奢比尸在暗中观战。

    “怪不得张百仁肯将石人王放出来,原来是暗中种下了控制石人王的手段,如今却又被石人王反过来要挟。依照那小子的性格,定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决不会做任何妥协!”春归君眼中露出一抹期待:“石人王与张百仁,这回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不单单春归君与奢比尸,此时各路群雄俱都是遥遥观战,湘南四鬼在云层中徘徊。

    “观自在居然要突破阳神,若叫其真的证道,南疆岂非白莲社天下,安能有我等活路!”大鬼眼中露出一抹杀机。

    “趁着石人王缠住张百仁,咱们出手斩杀观自在肉身,坏了其修行!”老四阴冷一笑。

    听了石人王的话,张百仁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随即面带无奈道:“前辈说的是,只要我拔出前辈体内的手段,前辈你还需给我补偿。”

    “补偿?留那丫头一命,算不算是补偿!”石人王眼中杀机流转,似乎一拳随时都可能打出去。

    “算你狠!”张百仁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满是不甘的看着石人王,一步上前向着石人王眉心抓去:“想不到前辈这般上古大能,居然也是出尔反尔之辈,后辈领教了!”

    石人王瞪大眼睛:“这能怪我?灵魂何等重要,岂能操之于人手!”

    眼见着张百仁手掌靠近,便要将石人王眉心处的魔种拽出来,忽然张百仁手中一根发丝神光流转,瞬间被其捏住向石人王的眉心刺去。

    “唰!”

    一把石剑恰到好处的挡在了发丝的前路。

    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石人王一剑挥出,张百仁飘然后退。

    “料想你肯定不甘心拔出手段,本王早就防着你呢!”石人王得意一笑。

    张百仁叹息一口气,面带无奈的拜服:“罢了,前辈莫要抵抗,晚辈这就拔出前辈体内火种。”

    张百仁缓步来到石人王身前,一根手指点在了石人王眉心,便见石人王眉心处一阵灼热,一道火种被张百仁收回体内。

    “唰!”身形一转,张百仁后退,落在了石人王百丈外:“前辈这回可以走了,莫要再湘南胡闹。”

    石人王满意的点点头,他确实是感觉到灵魂一阵轻松,似乎什么东西被拿走了一般:“算你小子识相,今个就先放过你,日后在与你算账。”

    瞧着石人王转身便要离去,张百仁忽然道:“前辈,且慢!”

    “你还有什么事吗?”石人王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看着石人王,过了一会才道:“晚辈将前辈救出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轰!”虚空震荡,回应张百仁的是那霸绝天地乾坤的一拳,一拳打得虚空动荡,天地颤抖。

    张百仁狼狈逃开,石人王猖狂大笑,身形已经消失在天地间。

    石人王失去控制,犹若龙归大海,顿时叫天下间各路群雄骇然失色,只怕日后天下都要遭受此瞭祸害。

    “张百仁就是一头猪!”奢比尸面色阴沉,眼中杀机在不断流转:“石人王失去了制衡手段,日后麻烦可就大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春归君阴沉着脸,过了一会才道:“还需想个法子,牵制住石人王才是。不知石人王会不会坏了咱们兄弟大计!”

    “张百仁!”春归君向着此地而来,面色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

    “我也无可奈何!观自在却不能受到伤害!”

    面对着问责的春归君,张百仁振振有词:“你总不能叫我眼睁睁的看着观自在就这般死掉,数十年苦修一朝成空吧!”

    “就你多事!你若将石人王镇压在大山下多好,岂会有今日的麻烦?”春归君眼中杀机流转:“石人王乃石族老祖,日后南疆必然发生大动乱,然后席卷天下,到时候天下无数生灵涂炭,都是你的责任。”

    张百仁背负双手:“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最先砸到的又不是我。”

    “你……”春归君指着张百仁,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胆!”

    就在此时,却见张百仁面色一变,袖里乾坤遮天蔽日,笼罩四方寰宇,一爪伸出蒙蔽混沌。

    一道蜿蜒扭曲的剑光似乎开天辟地,诛仙剑意纵横无双,只听得一声惨叫,一道阳神已经被张百仁劈散了魂魄。

    “湘南四鬼好胆,居然敢在本都督眼皮底下行凶,这是不曾将本都督看在眼中?”张百仁咬牙切齿,眼中杀机凝聚为实质,手中长剑闪烁着道道冷光,虚空似乎为之凝结。

    “张百仁,你敢杀我大哥!咱们兄弟和你拼了!”一声悲呼响起,却见鬼哭狼嚎充斥着乾坤,铺天盖地的厉鬼向张百仁卷来,甚至于还有上次敦煌出土的鬼神。

    张百仁一步迈出,站在了观自在身边,瞧着空中拥蜂而来的无穷鬼怪,手中长剑猛然一抖,下一刻化作了神光迸射的光线,所过之处万物消融。

    还不待那无数鬼魂反应过来,已经化作了剑下亡魂。

    “噗嗤!”

    张百仁一剑洞穿了二鬼的咽喉,面色冷厉道:“当年白帝府邸出手,便有你等暗中推手,如今自己跳出来找死,胆敢主动算计于我,却休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今日正是尔等遭受报应之时!”

    “张百仁……”一边四鬼凄厉呵斥,一道剑光悄然而至,没入其体内。

    魂飞魄散!

    四鬼也随大鬼、二鬼而去。

    三鬼见机不妙,转身便要遁逃。就在此时,张百仁一抖手中长剑,剑气无视虚空,直接劈在了对方的后背。

    “你……你……不得好……死”三鬼努力的转过头,口中元气不断扩散,恶狠狠的盯着张百仁。

    “砰!”

    弹指间湘南四鬼灰飞烟灭。

    张百仁手中剑光卷起,弹指间分化十道,化作了交织的剑网,向着春归君笼罩而去:“春归君,还不速速俯首納命!”

    春归君深吸一转,身形遁走,留下张百仁站在空中默然不语。

    “石人王!”张百仁心中嘀咕。

    “见过大都督!”天边一道人影忽闪,却见南天师道掌教阳神飘忽,向着张百仁走来。

    “无关之人,速速退去!”张百仁面色冰冷。

    “贫道想问都督,我南天师道三位阳神长老曾降临南疆,不知都督可曾见到!”

    ps:感谢“道爷”“胖胖的一号幸福”两位同学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