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九十章 观自在成道,六根清净竹
    “无量天尊,见过都督,我北天师道有几位长老去了南疆,不知都督可否看到!”北天师道掌教紧随南天师道掌教身后。

    “无量天尊,我楼台观有几位真人,已经三日未归,不知都督是否见到!”

    “都督,我法华有几位真人……”

    “我观山道……”

    瞧着天空中道道穿梭的元神,纷纷向此地逼迫而来,张百仁手中剑光升腾,再次分化数十道,化作了天罗地网向着众位真人斩了去。

    张百仁没有开口,回应众人的唯有那辉煌浩荡的剑光,伴随着冷漠无情的声音:“擅自靠近二十里,斩!”

    群雄寂寥,面对着剑光败退!

    不入阳神,终为蝼蚁。

    湘南四鬼胜过场中大多数掌教真人,但那又如何?还不是被张百仁一剑一个给斩了。

    面对着强势的张百仁,各家掌教终究选择了屈服。

    一个个转身而去,不曾想张百仁丝毫不给面子。

    竹林恢复了宁静,但天下无数修士的目光都看向了湘南,观自在闭关突破阳神,绝对是牵扯到天下大势的大事,每一位真正阳神真人都惊艳了一个时代,举手投足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今天下大乱,于众生来说,即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百姓食不果腹,流离失所,民不聊生。皇朝龙气散尽,为各路修士所得,若得龙气加持,修行起来犹若神助,突破至道不是梦想。

    乱世多高手,盛世天下靖!

    张百仁就这般站在紫竹林,看着张百仁炼化紫竹。

    他的突破与别人突破不一样,每个人的突破方式都不一样。

    三日过后,只见观自在一张嘴,那成片的紫竹居然连根拔起,没入其了朱红色的檀口之中。

    一股气机冲天而起,激荡得天地风云变色,天花乱坠仙女歌颂。

    然后这股气机不断洗炼着观自在元神,淬炼着观自在的身体。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满是笑容,时间在缓缓流逝,大概过了七日,玉兔落下太阳升起,足足过了七日时间,才见观自在缓缓睁开眼睛。

    “如何?”张百仁面带笑容。

    “很好!很奇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观自在面带笑容,手掌伸出却见一根晶莹剔透的竹棍拿在手中,竹棍仿佛玉石般,令人看了忍不住心生喜爱。

    “啪!”观自在手中竹子一点,轻轻向着张百仁肩头打来。

    运转太阳神体,张百仁屈指一弹,观自在的竹棍被弹飞。

    “这是什么鬼东西!”张百仁眉头皱起,被这棍子一打,自己的战意似乎被削弱了不少。

    二人争斗,若无战意,还打个屁。

    必败无疑!

    瞧着张百仁,观自在道:“都督不知,这世间有六种竹子,若能合力祭炼,便可产生进化,化作:六根清净竹。”

    “六根清净竹?”张百仁一愣:“原来你寻找紫竹,是为了炼制六根清净竹。”

    “一棍下去,镇压一域,一棍下去,打散一念,六棍下去万念成空,束手就擒!”观自在面带笑容:“我如今神通刚成,都督何不与我比试一番?”

    说到这里,观自在动作顿了顿:“石人王的种子,你当真拔出来了?”

    “你说呢?”张百仁莫名一笑。

    二人对视一眼,俱都是会心一笑,观自在与张百仁相处二十几年,自然了解张百仁心思,素来都只有张百仁占别人便宜的份,哪里轮得到别人占张百仁便宜?

    正说着,忽然只听天边乐器声响起,只见披红挂彩,锦光冲天,一道人影慢慢走出:“连山道恭贺社主证就阳神,祝贺社主千秋万代长青不老。”

    “北天师道祝贺社主成就大道,恭贺社主超脱轮回!”

    “白云观恭贺观主化作天人,祝贺社主青春永驻,千秋不老!”

    “灵宝祝贺观主成就真人,祝贺观主法力无边,香火无穷!”

    一道道歌颂声,伴随着道道彩光,众位阳神真人捧着礼物,向湘南赶来。

    “今日比斗,只能作罢!”张百仁背负双手:“这些家伙都是来恭贺你的,本都督闪人了。”

    张百仁懒得和众人纠缠,身形一闪失去了踪迹,留下观自在看着远方来客,露出了苦笑之色:“来人,大摆筵席!”

    话语落下,无数白莲社弟子应声而动。

    如今白莲社主证就阳神,白莲社门人弟子身份亦随之水涨船高,自然是欢喜无限,整个白莲社张灯结彩,说不出的喜庆。

    “大都督,北邙山送来请帖!”张百仁刚刚回到洛阳城,左丘无忌已经站在庭院中,眼中满是激动的看着张百仁。

    “咦,你竟然出关了?见神?”瞧着站在院子里的左丘无忌,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多谢大人栽培”左丘无忌面色恭敬道。

    瞧着左丘无忌,张百仁慢慢上前,拍了拍其肩膀:“难得!”

    二人走入大堂,左丘无忌送上一掌黑色的请帖,上面刻画着模糊的无数鬼族大军,一眼看去似乎能摄人心魄。

    “北邙山的那尊鬼王居然请我去赴宴?”张百仁打开请帖,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才道:“到时去看看也无妨,佛家近来可有动静?”

    嵩山

    少林寺

    阵阵诵经声传遍方圆里许,如今整个寺庙内大小沙弥、执事皆已经各自归位,整个佛寺已经有了完整的雏形。

    “十八罗汉!”达摩手中掐算:“算算时间,也该将其度入山中,然后组建十八罗汉伏魔阵法。”

    达摩坐在藏经阁中抄写着经书,如今佛家百废待兴,藏经阁是底蕴所在,重中之重。

    各种武道典籍,修行典籍皆尽默默书写下来。

    “方丈,外界来了一个和尚,自称:光明,领了十八个小娃娃走了进来!”藏经阁外传来了小沙弥的声音。

    “说来就来,倒是迅速!”达摩慢慢坐起身,走出了藏经阁,来到大雄宝殿,却见光明法师正跪拜在佛前祈祷。

    在其身后十八个五六岁大小的童子面色恭敬的跪坐在地上。

    十八个童子衣衫褴褛,显然出身并不好。

    祭祀完毕,才见光明法师转过身,待瞧见达摩后恭敬一礼:“拜见使者。”

    “法师莫要客套,天下佛门是一家,还请法师入座吧!”达摩请光明法师坐下。

    光明法师看着了那十八个孩童:“小僧惭愧,奉我佛法旨点化十八罗汉,寻找十八罗汉转世之身,耗尽数年才得以圆满,还请使者查验。”

    达摩睁开慧眼,打量那十八个孩童,却见十八个孩童俱都是佛光冲天,显然前世是大神通者,有深厚的底蕴修为。

    “有劳法师,可以去佛前缴旨了!”达摩点点头。

    光明法师跪倒在佛前,口中不断念诵经文,通过身前的佛塑与冥冥之中佛像沟通。

    过了一会,光明法师睁开眼,看向了达摩:“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法师尽管道来!”达摩一愣。

    “法兰寺传来消息,十八颗舍利出现了问题!”光明法师无奈一叹。

    达摩顿时面色一变,十八颗舍利关乎着世尊找回前世修为的重要宝物,半点差错也出不得。

    “发生了什么?”达摩面色威严道。

    “世尊舍利已经找到十颗,有两颗落在了张百义手中,还有一颗因为算计张百仁,反而被张百仁炼化,成全张百仁炼化了掌中乾坤,剩下的五颗不知所踪,如今依旧下落不明,法师若有机会,定要探寻一番才是!”光明法师无奈的道。

    “张百仁?怎么落在了他的手中!”达摩顿时眉头皱起,慢慢站起身,下意识的来回踱步:“麻烦大了!想要自张百仁手中虎口夺食,痴心妄想。倒是那张百义,修炼了大欢喜禅法,显然与我佛有缘,和尚可以亲自走一遭。”

    “张百义身份敏感,一旦度入佛门,怕惹来纷争!”光明法师略带犹豫道:“而且张百仁可不是好惹的,若将张百义度入佛门,张百仁怕也不肯啊。”

    “此事唯有老僧亲自走一遭了”达摩略作犹豫,站起身道:“知难而上,世尊舍利决不能流落在外,想要集全世尊舍利,张百仁早晚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坎。若能将张百义度入佛门,暗中培育张百义对抗张百仁,此事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光明法师闻言沉默,此事他不便发表什么看法,既然达摩心中有数,他也不好多说。

    达摩乃佛陀亲传弟子,身份地位绝非自己可比。

    光明法师在少林寺住下,也算是为达摩撑场子。

    更何况如今光明法师流落天下,也无归处,留在这里倒也可以暂时安歇。

    “如今乱世,想要收集香火,正要广开山门,宣我佛家正统!”达摩面带冷笑。

    听了这话,光明法师一个激灵:“方丈,您可莫要胡来,嵩山上的那位大帝,并非好惹的!胡乱抢夺香火,是要死人的!”

    “此事我心中早有算计,法师莫要慌张”达摩一笑,眼中满是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