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达摩度百义,杨广生算计
    少林寺

    此时少林寺广开山门,方圆几十里流民仿佛苍蝇般,闻风而动。

    少林寺施粥,数不尽的流民纷纷拥簇而来,一时间少林寺香火人气鼎盛,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乱世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在这乱世有无数的机会,甚至于若有机会,登临九五也未尝不可。

    随着流民扩散,少林寺名声必然疯狂传遍大江南北,而少林寺只需施粥半个月,便可达到各大道观几代人积累的效果。

    这便是机遇无穷的乱世!

    不过少林寺这般动作,却惹怒了嵩山地界大大小小的神祗、道观,你丫的这般做,是在砸场子啊!

    乱世无信仰,谁能叫自己活下去,谁就是自己的信仰。

    信仰有用吗?信仰能充饥吗?

    张百仁背负双手,夜观天象,眼中满是无奈。

    天发杀机、地发杀机、人发杀机!

    “都督,该去赴宴了!”左丘无忌走出来。

    张百仁点点头,出了洛阳城,却见城外密林中,一队兵马悄无声息耸立,毫无声息。

    密林中鸟雀寂静,唯有一顶黑色的轿子停在地上,各路侍卫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张百仁乘着马车,一路径直来到城外,待看到密林中的轿子后,眼中露出一抹笑容,下了马车向轿子而去。

    有士兵掀开帘子,张百仁端坐进去。

    帘子落下,只听得阴风卷起,下一刻便已经消失在密林中。

    阴兵过境,活人退避。

    洛阳城内

    一袭破旧袈裟的和尚在小巷内游走。

    骨仪面色恭敬的跟在和尚身后,眼中露出了一抹畏惧:“法师,咱们当真要对张百义动手?”

    “叫张百义交出佛骨舍利,他肯吗?”达摩看着骨仪。

    骨仪摇摇头,佛骨舍利对于修行中人来说,或许没什么用,但若用在佛家修士身上,那便是无上圣物。

    “这是那小子的住所?”达摩转头看向了骨仪。

    骨仪点点头,达摩回转脑袋,瞧着漆黑的院子,盘坐在街道上,面露庄严之色,自怀中掏出了一只破旧的木鱼,手中棒槌轻轻的向着那木鱼砸去。

    “砰!”

    无声!无息!

    一边骨仪瞧得眼睛都直了!

    大音若兮,好一个大音若兮!

    骨仪听不到木鱼的声响,因为他没有福缘。屋子内的众人亦听不到声响,因为他们福缘不够,佛根未开。

    这条街道上的人马听不到,因为他们被六欲迷住了眼睛,七觉沉入欲界。

    洛阳城内所有的人都听不到木鱼声,但偏偏有人听到了。

    有一个人听到了!

    小院内的张百义听到了。

    小院内

    黑兮兮的屋子里,张百义与小寡妇摆出十八般姿势,修炼着大欢喜禅法。

    忽然木鱼声响,犹若九天外滚滚天雷,无尽佛光传唱,却见一尊大佛绽放无量光明,照亮十方世界。

    木鱼声中,无尽佛理潺潺流出,张百义怀中的两颗舍利亦随之呼应,散射出淡淡金光,将张百仁与小寡妇笼罩住。

    时间在缓缓流逝,张百义沉浸在无穷大道之中,待三个时辰后,方才见大佛讲经停止。

    猛然睁开眼,张百义恭敬跪伏在大佛脚下:“不知我佛家那尊大能点化弟子,还请佛祖示下。”

    “张百义,你与佛有缘,可愿入我佛家,共参极乐?”大佛低垂眼帘,眼内神光刺目,张百义心神惶恐:“弟子愿意!”

    张百义还有的选择吗?

    天下道家都难容自己,自己只能在佛门一条道走到黑了。

    眼下有佛家大能度化自己,如何错过这等良机?

    错过这等机缘,日后金顶观大仇如何得报?

    “下月十五,嵩山少林,老夫亲自替你剃度,切莫错过良机!阿弥陀佛!”说完后大佛远去,灵台再次恢复了黑暗。

    “你怎么了?一动不动的?”小寡妇跨骑在张百义身上。

    张百义坐起身,将身上小寡妇推开:“随我沐浴净身,下月八月十五,咱们共同前往嵩山少林受度。”

    小寡妇愣了愣神:“佛家?不妥吧!如今佛家卷土重来,虽然有大能坐镇,但中土乃道门天下,佛家想有作为当真是难上加难。”

    “我还有的选择吗?”张百义慢慢穿好衣衫,转身看着白腻的小寡妇:“没得选择!”

    说完话起身走出了院子!

    街道上

    达摩慢慢睁开眼,缓缓站起身:“走吧!”

    “这就成了?”骨仪面色诧异。

    达摩没有多说。

    骨仪略作沉默,随即道:“方丈,陛下有旨,叫你入宫觐见。”

    “大隋气数已尽不过如今终究是大隋的天下,入宫见见倒也好!”达摩脚步顿了顿,随即向洛阳城走去。

    二人一路入了洛阳皇城,来到杨广寝宫,有内侍看着泛白的天边,压低嗓子道:“二位稍待,陛下尚未早起。昨夜陛下睡得晚,五更天才睡下,今日早晨想来起的必然迟一些。”

    二人不敢多说,只能在偏殿候着。

    待到太阳完全升起,才见内侍快步走进来:“陛下请二位进去。”

    二人走入内殿,就见头发花白的杨广正端坐在窗前,看着天边的太阳。

    旭日东升,美的令人心醉。

    “参见陛下!”

    骨仪与玄奘齐齐行了一礼。

    “二位平身吧!”杨广轻轻一叹,并没有转过身。

    “谢陛下!”

    达摩恭敬一礼,并没有觉得杨广有任何的轻视自己。当今天子有资格轻视天下任何人,尽管大隋危机四伏,但杨广依旧是天下第一强者。

    就算石人王,也决然不敢踏入中土半步。

    “法师自天竺而来,此行千里迢迢,不妨为朕讲解一段经文如何?整日里听道经,朕都已经听腻了”杨广不动声色道。

    玄奘念动手中佛珠,不紧不慢道:“佛经有无数,小僧有金刚经、楞伽经、光明经、药师经等等,不知陛下想听那本。”

    “就听那金刚经吧”杨广不缓不急道。

    玄奘闻言眼睛微微眯起,随即缓缓点头,口中一段经文已经脱口而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时间在缓缓流逝,大殿内唯有静静的讲经之声。

    “因一切有为事相,皆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变换靡常,执捉不住。如梦、幻、泡、影、露、电,似有无实固也!”

    “好!”

    杨广忽然负手称赞:“好一个似有无实固也!”

    达摩的讲经声停止,静静等候杨广开口。

    “朕的大隋皇朝,亦似有无实固也吗?”杨广转过身,一双眼睛看着达摩。

    达摩是第一次看到杨广,瞧着那张苍老的面孔,心中轻轻一叹,双手合十,面色恭敬道:“似有无实固也!”

    “大胆,你居然敢说朕的帝国乃无根之萍,当真是其心可诛!”杨广面色表情忽然变化,瞬间晴转阴云:“来人,给朕将这和尚推出去砍了。”

    有如狼似虎的侍卫走进来,达摩也不反抗,任凭侍卫拿住自己走出大殿,待到大殿门口,才听杨广道:“且停住!”

    侍卫停下,杨广一双眼睛看着达摩,见到达摩眼中毫无生死畏惧之色,忍不住开口称赞:“果是有法真人,超脱无常,还不速速给法师松绑。”

    听着杨广的话,达摩心中无语。

    番外:

    “大师、大师,你莫非真的不畏惧生死吗?”杨广眼中满是星星的看着达摩。

    达摩手中念动念珠,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大师果真高人也!”杨广赞服。

    “你个逼养的,天子龙气那么厉害,在这大隋皇宫我如何打得过你?待我出了皇宫,定要你好看!”达摩心中不断咆哮。

    佛家传教大计才刚刚开始,达摩如何肯舍生取义。

    回到正文

    杨广亲自为达摩松绑,拍了拍达摩肩膀:“法师果真高人,这般吧朕在洛阳为你修建一座寺庙如何?”

    达摩闻言一愣,略带迟疑道:“劳民伤财怕是不好吧。”

    “法师果是真佛,心中时刻惦记众生,朕也不能违逆了法师的意思,叫法师背负上劳民伤财的骂名!坏了佛家清誉”杨广瞧着达摩的目光越加满意。

    达摩无语,内心流泪,他总不能不推辞一番,直接收了吧。

    “即日起,朕便加封少林为禅宗祖庭,御赐法师为朕的讲师,统领嵩山一代大小道门,法师以为如何?”杨广看着达摩。

    佛门统摄道门,傻子都知道杨广不安好心,但如今佛家无法打开局面,名不正则言不顺,达摩能拒绝吗?

    得了朝廷加持,佛家传教容易许多。虽然大隋如今衰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各地道家高真却不敢明面上找麻烦。

    “赦封你为佛道总管盟主,统领嵩山一带的所有修士!朕在赐你尚方宝剑,所有道人若敢违逆法旨,尽可先诛后奏!”杨广眼中闪烁着一抹报复性的快感。

    “多谢陛下!”达摩拜服,一边的骨仪亦跟着行礼。

    “来,在给朕讲一段经文!”杨广转过身,背负双手,看着脚下的皇城,露出了一抹感慨。

    “和尚遵旨”达摩低头继续宣讲金刚经。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