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胎动
    诛仙四剑乃是自己最后压棺材板的底牌,张百仁会动用吗?

    底牌之所以是底牌,乃是因为不曾用出来,就不会有人知道。

    起身告别鬼王,张百仁端坐在轿子里,回转洛阳城时天边已经亮起了道道晨曦之光。

    张百仁背负双手,瞧着鬼差消失在密林内,心中却是起了念头,忽然气血涌动,体内诛仙四剑的四道神胎传来了一阵为妙的波动。

    出世!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孕育,四道神胎便可出世,化作真正的先天神祗。

    诛仙四剑才是自己最大的底牌,只待四道神祗出世,所有的谋划皆尽可施展。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激动,随即却露出了为难之色。

    你道为何?

    因为神胎出世所需要的能量简直就是一个海量的天文数字,想到当初自家体内的那枚神胎,张百仁就是心中一动,狂喜过后一阵头疼之感传来。

    “我去哪找那么庞大的能量?”张百仁苦笑,去哪里找那么强横的能量供神胎出世?

    回到洛阳城府邸,张百仁独自坐在庭院内,思虑着去哪里寻找那般庞大的能量时,又有请帖到了:“都督,六宗欲要斗法,定天下神位归属。”

    “终于到这一步了吗?”张百仁扭头看向了屹立大地,仿佛千万年恒久不变的洛阳城,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皇朝兴灭,法界更迭。

    谁不想长生?能多活一天都是好的,都赚着了!

    “何时?何地?”张百仁面带诧异之色。

    “嵩山!”陆雨道。

    “嵩山?”张百仁一愣,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背负双手在亭子里走了一会,露出恍然之色:“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只怕那日我与达摩比斗,已经惊动了道家各路高真。如今天下大乱,各大道观忙着定神位,开法界,无意在给自己招惹强敌,是以想要借机威慑佛门,然后做一了断。”

    说到这里,张百仁暗自沉吟:“只怕各大道观都小瞧了佛门的底蕴、积蓄,佛门虽然被驱逐到苦寒之地,但百年苦心积累,得了塞外各族鼎力支持,有心算无心,道门未必会有胜算。”

    “佛门世尊已经转世,尚且不知所踪,道门未必会有多大胜算啊!”张百仁心中暗自沉吟:“正好趁机将此事一并解决。”

    张百仁挥笔修书,心中暗自沉思,过了一会才道:“我先暗自修书各大道观,稍加提点便可,北邙山鬼王立阴司,于我来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好处。”

    说完话张百仁奋笔疾书,不过片刻便已经书写了十几份书信,瞧着庭院外观赏花草的风雨雷电四兄弟,手中书信飞出:“传递给天下各大道观。”

    四兄妹没有多说,只是领了书信暗自离去。

    “道兄!”观自在缓缓自虚空中走出。

    “湘南不是在大肆庆贺吗?你怎么来了?”瞧着白衣飘忽的观自在,张百仁愣了愣神。

    观自在捂嘴轻笑:“道兄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我等一入阳神,那些伪阳神俱都为蝼蚁,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人,我如何会陪他们虚伪客套?”

    “你成就阳神,湘南的利益算是稳固了,再也无人敢染指湘南”张百仁露出一抹笑容。

    观自在苦笑:“利益于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地盘什么都太过虚妄,不过是手下之人搞出来的。我要的只是香火,只要有足够香火之力便可。”

    说到这里,观自在看着张百仁:“道兄为何不享受香火?道兄如今名动天下,理应享受香火才是?”

    “我的道与寻常之道不一样!”张百仁摇摇头,他得了广成子秘法,自然知道成仙关窍。

    广成子独享轩辕时代的人族信仰,得了足够的信仰之力,凝聚出三千法身,然后才能登天成仙。

    阳神之道的下一步便是斩去体内一点灵性转世投胎,然后化作一道不昧之力,集聚香火成就法身。

    就像前世观世音菩萨,有送子观音、持柳观音、降妖观音……等等,修持得满诸多化身,才有资格领悟天地之道,超脱成仙。

    三千只是一个泛指,是有很多的意思。

    当然了,若能真的修成三千化身,即便不是仙人,也相差无多。

    张百仁摇了摇头,他的修行之路与别人不同,修行到了阳神这一步,前人的感悟、功法只是借鉴,所有人都要修炼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观音菩萨是三十三应身,那么佛陀便是金身七丈,一丈一重天。

    七丈随小,但却修炼起来却比三十三难得多,而且底蕴也更加深厚。

    法身的多少虽然能衡量一个人的实力,但却也不是绝对的。

    就像是老子西出函谷关,修成了三具法身,道化三清,便只修炼成了三具化身。

    而世尊是老子的弟子,却修炼一尊金身,金身七丈,远远及不上老子。

    只能说每个人要走的道路不一样,就像是从你家出发去北京,有的人乘车,有的人步行,有的人坐飞机。

    大家不管用什么工具,都脱离不出路这个字,路是相同的,方法不一样罢了。

    人家老子一步登天,三清便是飞机票。

    世尊几世轮回,却迟迟不能登仙,显然是慢车票。

    张百仁明白观自在的意思,他手掌一伸,只见一朵洁白色花朵缓缓出现在手中。

    如梦似幻,颜色不一样的花瓣在缓缓漂浮,闪烁着明媚不定之色。

    “好漂亮!”观自在面色陶醉:“这便是你寄托阳神之物吗?却从未见过这种奇花。”

    “我的道路便是不断凝结出一瓣瓣花瓣,什么时候花瓣凝结到了极致,此花便会产生进化,而我也随之可以登仙”张百仁看向观自在,并不介意自己的隐秘泄露出去。

    自家大道全凭领悟,不假外求,玄妙莫测至极。

    每一瓣花,都具有惊天地涕鬼神的力量,随着花瓣的凝聚,自己的力量会越来越强,直至超越宇宙乾坤,化作为仙。

    “真漂亮!”观自在面露笑容,随即一惊:“你的宝物藏匿在哪里?怎么直接自你体内出现了?”

    “似有无实固也!”张百仁一笑。

    观自在悚然动容,瞧着花瓣逐渐暗淡,过了一会才道:“各大道观齐聚,打算在嵩山一决高下。之所以要将你请去,是想共同逼迫你交出各家老祖的元神。”

    那些为伪阳神老祖,在真正阳神真人面前,只配称之为元神。

    张百仁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原来不单单是冲着佛家来的,更多是冲着我来的。只怕这次道门要吃一次大亏!我之前的帖子,各家真人未必会看在眼中,只以为我虚张声势暗中夸大而已。果真是天数难改,谁能改变的了天机?”

    北天师道

    一位童子手中持白纸,面色恭敬的走入大殿:“掌教,张百仁真人送来帖子。”

    “不见!将那帖子撕了!”掌教心烦意乱的摆摆手。

    童子挠了挠头上发乣:“掌教,小人法力有限,阳神真人真迹不溺水火,刀枪难伤,我怕是坏不得。”

    掌教无语,过了一会招招手:“将帖子与我拿来。”

    童子恭敬的递过帖子,然后转身退下。

    掌教真人看着张百仁送来的帖子,眉头微微皱起,过一会方才露出了一抹嗤笑:“危言耸听,如今中土是我道门天下,没有道门允许,佛家寸步难行,大都督诓我!”

    北天师道身为北方第一大教,岂会将区区佛门放在眼中?

    手下败将,何足道哉?

    北天师道尚且如此,那南天师道想当然也是一般无二。

    其余上清、灵宝、楼观等都忙着争夺长生神位,哪有时间理会佛门?

    在下面的小道观,即便察觉到了佛家的入侵,却也是有心无力。而且有的小道观已经生存艰辛,暗自里勾结佛家求得香火油钱,狼狈为奸串通一气,欺下瞒上,能通秉上家道观才怪呢。

    南天师道封山,避开了长生神药的风波,亦是躲过天下各路烟尘的侵扰。

    此时修道界混乱一片,难怪佛家选择这时机浑水摸鱼。

    观自在自头上一拽,一根木簪拔下,满头青丝披肩而下,却是叫张百仁看的呆了一呆,随即不着痕迹转移目光,看向了观自在手中的木簪。

    木簪并不是木簪,而是观自在寄托阳神的六根清净竹。

    并不是所有人的阳神寄托之物都能能量化,就像是观自在的木簪,想要将其能量化收入阳神中,还需要一段时间。

    “上次比斗尚未切磋完成,咱们这次继续!”观自在眼中满是兴致勃勃的兴奋之色。

    瞧着六根清净竹,张百仁手掌一招,一根竹子节节拔高,自动脱落落入了张百仁手掌中。

    “我最强的手段还是剑术!”张百仁一抖手中竹棍,长生之力流转,竹木材质已经转换。

    “嗖!”

    没有音爆,只有快到极致的快,快过了人的神经。

    空气在这一刻被切开,自然发不出任何响动,未有任何波澜。

    ps:感谢“梧桐语殇”同学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