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争锋!
    阳神真人虽然念动间周游五湖四海,遍布八荒内外,但想要直接到达某一个地方,并非是凭空到达,而是需要引子。

    坐标的引子!

    “回去吧!”张百仁手掌一弹,诛仙剑气划过虚空,瞬间切断了冥冥之中的联系。

    金符与北天师道阳神真人之间的联系,被张百仁一道剑气切断。

    北天师道

    张家二代祖师猛然站起身,停下了手中动作:“不好,嵩山怕是有大变故发生,我天师道众人危矣!”

    说着话,北天师道二代先祖身子扭曲,快速向着嵩山赶来。

    “都督莫非当真要与天下道门为敌不成?”掌教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看到身前的金符黯淡,落入了手中,面色豁然一变。

    “咱们貌似本来就不是朋友!”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一边春阳道人露出了担忧之色,水波流转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轻轻一叹,手掌一伸,拿住了春阳道人的身子,扫视着场中群雄:“达摩,你既然受了朝廷法旨,管理嵩山地界佛道修士,这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都督尽管放心,老僧定会叫都督满意,叫大小道观服服帖帖!”达摩手掌一伸,随手扫飞了身前的强者。

    “张贼,还不速速俯首納命!”一道怒斥震动天地,接着就听接天连地的声响震动乾坤,一道黑影已经来到了张百仁身前,寒光闪烁的匕首向张百仁胸口刺去。

    达摩老僧再也,动也不动,似乎反应不及,任凭那匕首刺杀张百仁。

    张百仁幽幽一叹:“神,你莫非活的腻味了,居然也敢出手偷袭我!”

    一掌伸出,柔软无比,不露丝毫的痕迹。

    “嗤!”

    那柔软的手掌仿佛世上最精致、最柔软的玉石,亦或者说是造化所成之物,叫人看了心中忍不住心中涌现出一抹陶醉。

    匕首寒光闪烁,杀机无限,似乎来自于无尽幽冥世界的使者,欲要带走这世上最精致的宝玉。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众人只能模糊中恍惚看到一个影子。

    确实只是恍惚中看到,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张百仁手掌伸出,猛然攥住那寒光闪烁的匕首,似乎鸡蛋碰石头般,主动迎了上去。

    有些修士已经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

    “砰!”

    匕首融化,瞬间化作了铁液,自张百仁指尖溜走。

    “砰!”

    一道夕阳打在了神的身上,张百仁甚至于可以清晰的看到,‘神’眼中的那一抹惊愕。

    这一切速度太快,快到神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那如玉般的手掌恰到好处的出现在神的胸口处,没有人知道那只手臂是如何出现在哪里的,等到众人发现时,他已经在哪里了。就仿佛那只白玉无瑕的手臂,本来就应该出现在哪里。

    “砰”

    神倒飞而出,跌倒在台阶处的青石上,眼中满是闪烁不定的杀机,面露不可置信之色:“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就算真正的阳神真人也绝对破不开我的必杀技,真正的阳神真人没你这般强,这不可能!”

    “呼~”

    神周身燃烧起熊熊血红色的火焰,然后就见那火焰烧的其周身衣衫化作灰烬,唯有宝甲将其牢牢护住。

    高温之下,神居然没有被张百仁的一掌融化掉!

    一道殷红色手印,出现在神的胸口,不断侵蚀着神的生机。

    “你这是何等邪法,居然夺我生机?”神眼中满是震撼,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张百仁默然,只见神哈哈大笑:“没用的,这世上没有人能杀得死我!我的寿命已无穷无尽,你想要这般杀死我,可是白想了!”

    神的眼中满是不屑,只见其周身金黄色之光流转,然后只见神周身的灼热之力,居然被其吸收,胸口处夕阳印记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黯。

    “旱魃的力量!你居然凭借一滴精血,掌握了旱魃的不死之身!”张百仁露出震惊之色,与神比起来,这厮才是真正的主角,得了奇遇之后一飞冲天,越发不可收拾。

    “都督!”此时左丘无忌的呵斥才刚刚传来,一的春阳亦是开口惊呼:“百仁!”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了电光火石,根本就不容众人反应。

    “张百仁,你休要猖狂,我等今日既然敢找上你,岂能没有准备!”又是一声呵斥,只见八道符文落入地下,霎时间地煞卷起,向着张百仁裹来。

    “呵呵!”张百仁只见眼前虚空转动,已经到了一处无间地狱,在地狱内数不尽的恶鬼向着张百仁扑来。

    恶鬼狰狞,长刀、长矛寒光流转,杀机不定!

    “砰!”

    张百仁手掌一招,腰间长剑出鞘。

    剑气!

    精粹到极致的剑气!

    亦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剑气,而是杀机凝聚而成的杀气!

    一剑破万法!

    符纸化作齑粉,燃烧为灰烬。

    张百仁身化虹光,纵身而起,声音震动九霄:“既然尔等自己不想好过,那本都督就成全尔等!”

    “嗤!”

    “嗤!”

    “嗤!”

    “……”

    八道热血喷溅的声音响起,然后就见八股热血直冲云霄,斗大人头滚滚跌落在地,顺着山石台阶滚了下去。

    剑光再转,向着神斩了下去:“受死!”

    张百仁化作阳神,如今人剑合一,倒是少了许多限制。

    “噗嗤!”

    血液喷溅,贯胸而过,神单膝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恼怒之色:“找死!我的血液里尽是尸毒,你剑光透体,自己也绝对不好受。”

    却见虹光盘旋,向着神的脖颈切来,欲要将其头颅斩断。

    不论何等强者,只要被斩断头颅,下场唯有死路一条。

    就算当年强如天帝,不也依旧是化作了尘埃?

    神可不敢真的叫张百仁斩中自家脖颈,只见其周身火焰旋转,整个人化作了金黄色:“我如今尚差玄关未能突破,今日正要借你之剑斩断金锁!”

    说着话神扭转脖颈,背后的玄关主动迎了上前。

    张百仁冷然一笑,忽然虚空中寒气弥漫,一道晶莹剔透的冰晶自天而降,寒气瞬间弥漫整个嵩山,花草树木枯萎一大片。

    冰晶落下,道道寒冰在不断蔓延,向着剑光冻结而来。

    就算是张百仁的虹光,此时亦受到寒气影响,速度忍不住慢了下来。

    “唰!”

    张百仁落在远处的青石上,显露了挺拔的身形,一双眼睛俯视着脚下的群雄。

    “哦,这是何等宝物?”张百仁看着那冰晶,却不知是何宝物。

    一边达摩面带笑容,口中喧了一声佛号,一双手掌伸出,向着那冰晶拿去:“都督暂且休息,和尚替都督拿下这宝物。”

    “此物乃上古大神玄冥所留,其内有玄妙之力,可冰封万物,待和尚将其取来,呈现于都督身前!”达摩周身金光流转,居然无视了那冰雪世界,径直一掌向着那寒冰拿去。

    “嗡!”虚空扭曲,化作了一根冰杖,迎着达摩的眉心点去。

    达摩变色一变:“这是玄冥权杖!”

    玄冥权杖,张百仁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已经成就阳神,除非玄冥大神复生,否则区区一根权杖也想退我?”达摩面带不屑。

    雪花飘飘,自权杖上逸散而出,所过之处天地万物霎时间被雪花冰封,化作了一道冰雕。

    “不好!孽障尓敢!”只见雪花飘忽,居然直接向着下方的佛寺落去,若真个叫这雪花落在少林寺,只怕大小和尚死伤不知凡几。

    达摩一步迈出,径直来到了少林,背后袈裟冲天而起,迎风张开,兜住了天空中片片飘落的雪花。

    伏魔袈裟!

    宝物瞬间被冻结在空中,但却也防止了宝物坠下。

    张百仁面无表情,所有雪花靠近其周身丈许,已经被太阳之炁蒸干,化作了腾腾水汽冲天而起,顷刻间云雾弥漫整个山川,然后就见那山川下起了瓢泼大雨。

    “就这么点本事吗?区区这么点本事,可是杀不死我!”张百仁抚摸着长剑的锋芒,面露一抹不屑。

    “素闻大都督剑道通天,乃是天下剑道第一高手,小女子摄隐娘,愿向都督讨教高招!”天边徐徐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接着就见一道白色匹练划过长空,瞬间刺穿了彩棚,向着张百仁脖颈斩来。

    “摄隐娘?你也要来蹚浑水!”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心绪居然逐渐恢复了平静。

    “都督镇压我中土大小道观真人四十几人,如此大事,小女子岂敢推辞在外?只要都督放出那被镇压之人,小女子绝不为难都督!”摄隐娘声音里满是诚恳。

    “你虽然号称第一剑仙,但于我来说还是不够!”张百仁手中长剑内陷仙剑气流转,向着那白色匹练斩了下去:“姑娘既然想要与我讨教,不如咱们促膝长谈如何?”

    剑气过处,天地万物似乎化作了无形的泥潭,时间在这一剑的流速下变得迟缓起来。

    “噗嗤!”

    那白色匹练居然抗住了陷仙剑气,继续向着张百仁刺来,当真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