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章 张衡
    虽然未曾亲眼看到,只是凭借剑丝察觉到摄隐娘的真身,但张百仁的眼中却满是震惊。

    毫无疑问,摄隐娘并未修入阳神,走的乃是人间剑仙路子,但却逼得自己如此狼狈,已经颇为不凡。

    自己的诛仙四剑、本命法宝尚未动用,但寻常阳神、至道也绝非自己对手。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摄隐娘有斩杀阳神、至道的实力!

    似乎察觉到了张百仁的剑丝,一直猛烈攻击张百仁的干将瞬间化作虹光远去,与那剑丝纠缠在一处,欲要与剑丝决一高下。

    剑丝的材质是无论如何都及不上干将的,所以张百仁根本就不敢直接和干将硬碰,只是不断调动剑丝游走八方,向着摄隐娘肉身斩去。

    两把神剑在空中不断纠缠,张百仁整个人如笼罩在黑幕中,天地乾坤在刹那黑了下来,不断掠夺着太阳之力修复肉身。

    “上,趁着这厮遭受重创,我等出手将其擒下来!”一道金黄色令牌飞出,霎时间天地飞沙走石,斗大的石头向着张百仁狠狠砸来。

    “找死!”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灵宝的老祖,这令牌不同寻常,乃灵宝老祖遗留,具有无穷神威。

    一掌伸出,天雷滚滚,惊天动地的霹雳向着场中众人砸落。

    众位阳神真人哭爹喊娘的避开,顿时叫张百仁心中灵机一动,屈指一弹,只见天雷划过虚空,向着凉亭中的摄隐娘砸去。

    “嗖!”

    干将回护,居然与摄隐娘融为一体,化作了虹光遁走:“今日领教了大都督高招,小女子日后再来赐教。”

    张百仁面色冰冷,发丝回转缠绕在左手拇指上,周身黑幕消失,身形重新出现于世间。

    若非其胸口破烂的衣衫,众人定以为之前张百仁被重创,只是众人的一个错觉。

    “嗖!”

    一根朱红色毛笔向张百仁点来,符笔点出鬼哭狼嚎异象惊天动地,冥冥中似乎有一道影子站在了符笔身边,手持符笔,向着张百仁点来。

    “你找死!”瞧着视死如归的北天师掌教,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手中长剑卷起,带着道道剑花,向那符笔迎了过去:“真以为召唤出教祖张道陵的印记,便可以战胜我吗?”

    散落的花瓣,道道因果之力纠缠!

    天空似乎落下了无数的花雨,数不尽的花瓣向着场中笼罩而下。

    奇怪的是,张百仁这一剑斩向的不是掌教,而是自家身边的一株小树。

    一股死亡的危机,忽然笼罩了场中群雄动心头,似乎不知这危机自何而来,又要自何而往。

    惶恐!

    不安!

    惊惶!

    无数的恐惧在心头蔓延,似乎脚踏悬崖,死亡已经临近。

    “都督手下留情!”

    关键时刻,北天师道的阳神老祖终于来了,手指一弹,那小树已经被其抢先一步拿在了手中。

    剑气过处,青石切开,那北天师道老祖惊得满头大汗。

    这一剑,差点将场中的群雄尽数都斩了!

    冥冥之中的因果纠缠,居然被张百仁颠倒阴阳,因果尽数汇聚于那一株小树上。

    替死之术运转,场中群雄替那一株小树死去!

    若真的叫张百仁一剑斩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场中半数修士都承受不得因果杀伐,倒毙而亡。

    “都督戾气太大,怎么要开杀戒!”

    花雨消失,小树被老祖随手抛在地上,眼中满是感慨。

    “人想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人!你莫非也要管本都督的闲事?”张百仁横剑在胸,手指缓缓擦拭过剑刃。

    “都督杀伐之术天下无匹,老道此生只求仙道,无异与都督为敌,只是修行不易,还请都督放他们一条生路!”老道士轻轻一叹。

    “拜见真人!”

    各大道观真人纷纷拜倒在地,面色恭敬,眼中满是兴奋。

    “真人,这鹰犬居然镇压了我各家四十多位真人,如今已经过去了五六日,若在拖延下去,非要出人命不可!老祖既然出山,还请老祖除了这鹰犬!”

    “老祖,张贼居然勾结佛门侵占我道宗地盘,还请老祖支持公道,诛杀张贼!”

    两位不知哪家的真人蹦跶出来,此时面容悲切的状告张百仁。

    “多嘴,本督面前,岂有你说话的份!”张百仁手中剑气瞬间扫出。

    “都督手下留情……”老祖的话说得终究是迟了!

    血液喷溅,肠子、内脏伴随着血液,在地上缓缓流畅。

    死不瞑目!

    谁能想到张百仁居然敢在北天师道阳神真人面前一言不合拔剑杀人!

    两位修士被劈开,化作了四份。

    霎时间场中一片寂然。

    “百仁,你……你怕是入了左道!”老祖眼中满是凝重。

    “曾经所有人都和我说,我已经入了左道,难成阳神。但偏偏本都督斩破枷锁,直入阳神至境,而当初说我走入歧途者,如今依旧不过循规蹈矩,在轮回中不断挣扎!”张百仁弹了弹手中长剑,电光火石般长剑归鞘,背负双手扫视着场中群雄。

    虽然衣衫破碎,但却凭白多了几分威风、惨烈。

    面对着张百仁锐利的目光,群雄俱都是低下头来,眼中满是愤慨。

    瞧着张百仁,北天师道的老祖扫过全场,最终将目光看向了达摩,面色阴沉道:“佛家又开始复兴,准备抢夺我中域的仙机了吗?”

    “阿弥陀佛,达摩见过施主!仙机乃是众生的仙机,天竺苦寒,天下造化皆尽汇聚于中土,我等不来中土争夺仙机,只能白白坐而等死,我辈修行中人向天求命,岂能不争?”达摩行了一礼。

    “当年老夫也识得一个和尚,亦唤作是:达摩!却被烈火焚烧烧死了,陪着世尊一道烧死的!”老祖轻轻一叹,眼中满是冷然。

    “哦?老和尚似乎也认识一个叫张衡的修士,倒是好风采,可惜差了乃父不止一筹,简直是虎父犬子的代表!”达摩冷然一笑。

    老道士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手掌一招,却见一道旗幡自天际而来:“正要领教和尚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