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张衡战达摩
    旗幡化作金光,跨越了天际。张衡手掌一伸,就见金光落在其手中,化作了一道旗幡。

    张百仁定睛看去,那里是什么旗幡,那根本就是一道巨大的符咒。

    巨大符咒上烙印、编织着数不清的小符咒,只见小符咒上神光流转,若将那旗幡铺开,便是一座正宗的法坛。

    就算张百仁也不得不称赞一声,张衡心思确实巧妙,居然将符咒这般用,当真是别具心思,不愧为一个时代的领头人物。

    一边达摩和尚瞧着那旗幡,脸色顿时变了:“这旗幡教祖曾经用过!这是五斗米教威盟天书,居然被你炼化用作寄托阳神。”

    “家父已经即将登仙,要这盟约又有何用?盟约不过是我父证道的一个过程罢了!”张衡冷然一笑:“可惜!和尚又要重蹈覆辙!数百年前叫你走脱了阳神,今日便要彻底将你镇压此地。”

    达摩一笑,手掌一招,只见下方被冰封的袈裟瞬间融化,然后落入了自家身上。天空中雪花已经停止,所有人都在静静的观看着这场大战。

    旗幡落在了张衡脚下,只见张衡脚下山川涌动,化作了一方祭坛。

    一声令响,张衡手中法牌冲天,虚空中龙卷仿佛刀子般,向着达摩卷去。

    动作不停,张衡又扔出了一道法牌,只听得一声令响:“各路山神何在,还不速速与我镇压了这和尚!”

    大地山川流转,一道道虚幻的影子自山川江河走出,化作了一道道符文,向着和尚镇压了下去。

    达摩双目紧闭,口中念诵佛经,周身如梦似幻,似乎有数不清的世界颠倒琉璃,万丈红尘化作火焰,于火焰中形成一道道诸菩萨、佛陀。

    有佛陀手持钵盂,天空中的龙卷被钵盂吸收。又有符文坠落,压塌了一方世界,向着达摩老祖镇压而去。

    “好一个天地盟威!”达摩面色一变,纵身而起,一掌伸出向张衡拿来。

    斗法一个照面,和尚便已经落入下风。北天师道教祖张道陵盟威天地,天地万物、山水江河俱都可以为其所用,化作武器;甚至于九天之上的星辰,亦可以为其驱使。

    张衡不动声色,身前八道山川演变的符文,将其牢牢护持住。

    “佛法无边!”达摩一掌伸出,无穷世界此时走马观花,在其手中演化而出。

    无量寿!无量恒沙世界!

    这才是佛家正宗的掌中佛国,张百仁的掌中世界只能算作‘张氏版’掌中世界。

    张百仁一掌伸出,在其掌中无穷世界开辟,但与达摩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所有符文山河都落入了达摩手中,为达摩所拘禁,这一掌速度不减,继续向着张衡镇压而下。

    “掌中世界!好一个掌中世界!当年世尊便凭借掌中世界横推中土,不曾想你如今居然又卷土重来,还修炼成了世尊的绝学!”张衡手中一指星空:“一星一世界!”

    满天星辰居然投射出道道星辰真意,演化而出玄妙符文,每一个符文仿佛一方世界,具有无匹的伟力。

    见此一幕,就算是达摩也不由得面色豁然一变,掌中世界收起,化作一尊金身,身形在不断胀大,刹那间丈六金身横扫虚空,所有符文一扫而空。

    “张衡,你莫要放肆!达摩乃朝廷钦封的嵩山地界大总管,专理佛道之事,你北天师道莫非要与朝廷做对不成?”骨仪面色阴沉的站起身,呵斥着祭台上方的张衡,转而又道:“都督,北天师道无视朝廷法度,欲要筹谋造反,还请都督出手诛之!”

    张百仁冷冷一哼:“本督自有断绝,岂用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毫不留情面的呵斥了骨仪一声,叫骨仪一张脸涨红,随即青了紫,紫了青,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被人如此呵斥,骨仪能下的来台才怪。

    但偏偏面对着强势霸道的张百仁,骨仪还真不敢说什么狠话反驳,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百仁背负双手,双目看向了天空中的达摩与张衡,轻轻一叹:“原来二位都是千年前的老家伙,倒也少见。”

    瞧着达摩的金身,张衡手掌一伸,只见天空中的北斗化作符文,落在其掌中形成了一把长剑。

    在一伸手,南斗又化作了一把长剑,张衡双手一合,长剑合一,形成了一把左刻北斗,右刻南斗的无上神剑。

    “福寿剑!”

    北天师道无上绝学,非掌教一脉嫡传不得修行。这福寿剑想要修行,修为必须达到阳神境界。

    唯有阳神境界,才能举手投足间借取到足够的星辰之力用作己身,化作自家的护道神物。

    瞧着张衡手中的福寿剑剑,达摩顿时目光凝重下来:“七星剑!”

    七星剑又唤作是:福禄剑。在众生主生死祸福,在天地则号令星辰、山河。

    “吽嘛尼叭咪吽!”

    达摩念诵咒语,同样的六字真言,在光明法师口中与达摩的口中,乃是两重天地。

    六字真言向着张衡镇压而下,随即张衡一指弹出,虚空为之扭曲变动,然后就见张衡手中七星剑斩出,与丈六金身拼杀在一处。

    张衡虽然矮小,与接近二十米的达摩比起来仿佛一只蝼蚁,但那七星剑转动间星辰应和,天地间最为本源的力量加持而下,可劈山断岳,就算达摩亦不敢有丝毫轻视。

    “剥福寿,降罪责!”

    二人交锋三百次,才见张衡身后北斗转动,与南斗不断交相呼应。

    不错

    北斗居然与南斗交相呼应,未免太过于奇怪,但偏偏竟然被张衡做到了。

    这一剑取自于生死之间,福寿之中,欲要先剥削了和尚的福寿,强行斩断其气数,将其斩杀此地。

    和尚面无表情,周身金身压缩,化作了丈许大小,在与其肉身逐渐融合。

    “我佛慈悲!万法不侵!”

    金光四射,祥云道道,金身扛不住的七星剑,但却偏偏被柔软的祥云拖住,无法斩落。

    达摩看向了张百仁,这厮好歹也被自己贿赂了一颗莲子,难道一点动作都没有?

    对于达摩的目光,张百仁视若未见,抬头看向了另外一边漂浮在空中的晶莹。

    定生死祸福,佛家万法不侵,二人短时间分不出胜负,或者说根本就分不出胜负,是以张百仁将目光投向了空中的那一只晶莹之物。

    “玄冥权杖!”

    一掌伸出,法天象地,遮覆乾坤日月的一掌,缓缓伸出。

    “砰!”

    天地乾坤震荡。

    一层层寒气四溢,张百仁手掌尚未靠近权杖,便已经凝结出了一层寒霜。

    张百仁面无表情,他内体有太阳神髓,天下间万物的温度,莫有能盖过太阳者!

    不错!

    天地万物,什么温度能比太阳更高?

    什么东西能够冻结太阳?

    虽然其手掌上笼罩了一层寒冰,但却没有丝毫的影响,继续向着下方镇压而来。

    “砰!”

    天地震动。

    凭空出现一截有力的手掌,死死攥住玄冥权杖,只听得阵阵铁环撞击之音,接着就见天地时空逆转,似乎来到了冰雪国度。

    冥冥中传来一阵阵祈祷之声,竟然将张百仁整只手掌冻结。

    “唰~”

    法天象地收回,看着被寒冰包裹的手掌,缓缓化作了水流滴落在山峰上。

    “玄冥意志!”

    张百仁一声呼喝。

    “嗖~”

    权杖消失,不见了踪迹,留下张百仁站在山巅,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权杖消失的方向,许久无语。

    正在交手的达摩与张衡此时亦停下手来,达摩居然弃了张衡,丈六金身无视时空,向着那权杖拍去:“阿弥陀佛,大圣居然复苏了一道意志,那便留下来吧!”

    “上古神魔,人人得而诛之!”张衡一剑神光贯穿北斗,跨越了冥冥虚空,向着那权杖斩去。

    “冻结!”

    绝对零度!

    时空在这一刻似乎被冻结,天地万物停止了流转。

    张衡的北斗剑光被冰封,达摩的手掌成为了定格。

    虽然寒冰刹那间便已经被二人破开,但权杖却已经趁机远去。

    收回手掌,二人俱都是面色阴沉,眼中多了一抹阴霾。

    “居然有魔神复苏,麻烦大了!若真叫魔神复活,只怕阳世不得安宁,阴司亦会被阳世的魔神偷袭暗算”达摩看向张衡:“魔神复活,你我是友非敌……。”

    “胡说,你夺我中土仙机,咱们便是敌人!除非你佛家退出中土,不然咱们绝不是朋友!”说着话张衡一抹剑身,只见手中长剑居然化作了十三颗星辰,一字长蛇向达摩斩来。

    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合并起来恰好十三颗。

    达摩面色严肃,胸口‘卍’字印记转动,脑后似乎有一颗灼灼之物绽放神光。

    舍利子!

    面对着张衡的一剑,达摩不得不催动自家舍利子。

    与世尊不同,达摩的舍利只有三颗。

    舍利代表着圆满、无漏之意,有无穷神光蕴含其中,仿佛是一个五彩的世界,流转着梦幻琉璃光彩。宝树婆娑,极乐无穷,乃是真真正正的人间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