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创伤虬髯客
    张百仁闻言默然,并没有回应杨广的话,而是无奈苦笑。

    不愧是大隋第一作死小能手,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扶持佛家你便扶持佛家,没必要这般偏心,做的这般难看。

    扫视了场中群雄一眼,杨广看向达摩:“随朕前往少林封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道门设计本来想着威逼张百仁交出阳神,但却不曾想居然成全了佛门。

    净土世界便是佛门的根本,只要净土不灭,佛家日后便可永世长存。

    扫过一眼山中的各路武者,张百仁暗自摇了摇头:“之前给这些家伙发帖子,可是这些家伙不重视。如今佛门当真开了法界,一个个才开始焦急,一切都已经晚了!”

    确实是晚了!

    张百仁对于杨广的话,并不曾理会,而是径直迈步,向着山下走去。

    “都督,道门与佛门的事情,你当真不会再插手了?”观自在跟在张百仁身后。

    “插手?怎么插手?要我出手灭了佛家法域?”张百仁看着观自在。

    达摩不是好惹的,更何况在达摩身后,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世尊。不说这些,之前玄冥意志现世,魔神开始复苏,张百仁抽身都来不及,哪里还会胡乱找麻烦?

    “大都督!”张百仁刚刚下山,便看到了凉亭中坐着一袭罗裙的女子。

    在女子身边,屹立着一位丰神俊朗的男子,面带迷之微笑,似乎在与女子说着什么,眼中满是讨好之色。

    此时女子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可惜!”

    张百仁莫名一叹,缓步来到凉亭:“原来是三娘子!”

    凉亭中的正是李秀宁与柴绍。

    瞧着李秀宁,张百仁神情一阵恍惚,仿佛当初在竹林中的第一面,犹自在眼前回忆而起。

    那个勤练五禽戏却不得门路的豪爽少女!造化弄人,再相见已经物是人非。

    李秀宁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恭贺都督踏入长生道途。”

    “没什么好贺喜的,一切都不过水到渠成罢了!”张百仁眼中毫无波澜。

    一个人,若未作一件事情之前,便已经先知道了结局,那该会有多么无趣?

    就像是张百仁,早就知道自己此生必然证就阳神,所以也没有什么惊喜,并不觉得有什么是值得庆贺的。

    “专门等我的?”张百仁诧异道。

    李秀宁点点头:“都督,我家四弟被都督的剑气伤了三魂七魄,如今智力迟迟不能恢复,还请都督开恩施救!”

    一边说着,李秀宁站起身,居然要屈膝跪倒在地。

    张百仁手掌一扶,在柴绍杀人的目光中,架住了李秀宁的手臂:“使不得!使不得啊!”

    “张百仁,你给我放手!”柴绍忍不住开口呵斥一声。

    张百仁松开李秀宁手臂,看了柴绍一眼,摇头一叹:“我又非神仙,你四弟武道进步飞快,所以我那剑气壮大的速度也就快,当我将剑气拔出的时候,已经晚了!”

    “三娘子来找我,怕是找错了人!”张百仁让开李秀宁,继续向着山下走去:“你应该去找孙思邈才是!”

    “百仁,你走错了路,还是赶紧回头吧!”瞧着张百仁的背影,李秀宁忍不住喊了一声。

    张百仁摆摆手:“江湖路远,后会无期!珍重!”

    一边柴绍醋意大发:“活该这小子走错道路,仙路难成,你又何必提醒他。”

    李秀宁轻轻一叹,看着那山林间景色,许久没有回首。

    山下

    一条小径的路上,张百仁脚步顿住。

    他不得不顿住,因为在他身前,站着一位身材高大,面容丑陋但气度不凡的中年汉子。

    静静的站在那里,汉子周身气机似乎与天地融为一体,只是这汉子失去了往日里的魁梧,化作了皮包骨头。

    人虽然枯瘦,但精气神却前所未有的旺盛。

    汉子手中拎着一把大刀,大刀此时插入地上的青石内,入木三分。

    壮汉身后是一袭红衣女子,眼中杀机缭绕的看着自己,满是忍不住的杀气。

    “你在等我?”张百仁停下脚步,身边观自在远远退开,抱着双臂准备看好戏。

    瞧着张百仁,虬髯客轻轻一叹:“不得不来!今日来此,是为我家贤弟讨一个公道。”

    “讨公道是假,取悦卖好你身后哪位女子才是真吧!李靖被我废掉,红拂岂能嫁给不能人道的废物,如此说来你的机会最大,还要恭喜你了!”张百仁面带嗤笑。

    “都督还是口上积德的好!”虬髯客面色一沉,猛然攥住了身前的大刀。

    “大哥,替我杀了这小贼复仇!”红拂咬牙切齿的看着张百仁,那一夜屈辱,仿佛噩梦般,萦绕其心头迟迟不能散去。

    “欺负一个女流之辈,算不得本事,在下愿请教都督高招!”虬髯客手一拔,长剑霎时间脱离青石,被其攥在手中。

    “恭喜你,破开金关,化入至道!也罢,本都督便掂量一番你的本事!”张百仁手掌掠过腰间,长剑瞬间出鞘。

    纵使是虬髯客才刚刚跨入至道门槛,但至道就是至道,绝非见神可比。

    “承让!”虬髯客面色恭敬,随即突破音爆,眨眼间来到张百仁身前,大刀横劈而来。

    剑走轻灵,而且对方是至道,张百仁力道绝对没有对方的大。

    莫说是至道,就算普通见神强者,张百仁也不敢与对方较劲。

    力道是一点点练出来的,绝非能忽然凭空增长出来的。

    二人你来我往,刹那间走了十个会和,然后张百仁掌间长剑一抖,剑气劈砍而出。

    虬髯客变色,大刀在空中舞出一道道刀花,剿灭了张百仁的剑气。

    “嗖!”

    长剑脱手,灵蛇般在空中游走,不断自张百仁周身百窍流转,向着对面的虬髯客咬了过去。

    “都督好本事!”虬髯客拊掌称赞,暂时避开了张百仁长剑的笼罩范围。

    剑走三尺,再难外出。

    想要如摄隐娘那般御剑十里外取人首级,张百仁不知还要苦苦修持多久。

    “呼!”

    虬髯客变换招式,再次一变快若闪电,抢入了张百仁身前的中门,大刀荡开张百仁手中的长剑,一脚向着张百仁下盘抢来。

    身形飘飘后退,退到了上方的台阶上,张百仁飘飘若仙慢慢站定,手掌一招,长剑已经落入其手心。

    “虬髯客,天下豪杰无数,本都督最欣赏的就是你!”张百仁指尖缓缓划过长剑锋芒,寒冷的锋芒倒映着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眼睛,在阳光下赫赫生威:“所以,本都督才会给你一次一决高下的机会,用武道和你一决胜负。”

    “我修武,都督修道,但都督却偏偏用剑术与我比斗,怕是瞧不起我!”虬髯客面色阴沉下来。

    张百仁摇摇头:“我若施展道法,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话不给虬髯客辩驳的机会,瞬间人剑合一,化作了无匹虹光冲天而起,所过之处开山劈石,山石如豆腐般,被虹光轻易穿透。

    虬髯客瞳孔一缩,手中长刀慌忙横在胸前,不断舞动。

    “铛!”

    长刀破碎,剑虹贯穿了虬髯客的心口,一抹血液慢慢逸散而出。

    “你已经是至道武者,但偏偏使用的武器还是普通钢刀,如何配得上你的身份!”张百仁背负双手,长剑锋芒冲天,倒持剑柄背负在后。

    “大哥!”红拂一惊,慌忙上前。

    “不必惊慌,我没事!”虬髯客推开红拂,调动着气血肌肉,不断调理着伤口。

    至道强者,只要不是被人斩下脑袋,击碎心脏,就死不了。

    看了红拂一眼,虬髯客抿着嘴唇:“大都督手下留情了,这剑虹若是在偏半毫,我的心脏便要被斩碎。”

    “你怎么下这般狠手!”红拂瞪着张百仁,怒气冲冲道。

    张百仁摇头失笑,手指一弹,袖子里一道金光射出,插在了虬髯客的身前:“壮士配好剑,美女配英雄;我这把大刀藏匿在府库中几十年,早就饥渴难耐,今日便送给你了。”

    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消失在青冥中不见了踪迹。

    “我……”看着身前钢刀,虬髯客想要说话,但却没来得及说出口。

    观自在摇摇头,看了虬髯客一眼,转身随之离去。

    将钢刀拿在手中细细打量,过了一会虬髯客才轻轻一叹:“好刀!好刀!”

    “那家伙出手,自然不会太小气!”红拂哼了哼。

    “可惜!”虬髯客弹了一下刀身。

    “可惜什么?”

    “这钢刀我不能要!”虬髯客这句话是对着观自在说的,显然观自在没有理会他。

    虬髯客脱下外衣,将金刀包裹起来:“明日将此宝刀送还回去,我虬髯客顶天立地,绝不受人恩赐。”

    红拂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跺着脚道:“大哥,你莫要和他客套,是这厮欠咱们的,心有不安特意补偿罢了。”

    虬髯客摇摇头:“都督既然废掉李靖,岂会心有悔意?想来是早有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