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重开酆都
    那南天师道的真人闻言顿时苦笑,缓步自洞天内走出来:“出头的橼子先烂,我南天师道被大都督逼得封山,岂能随意撕毁约定出现在江湖上。”

    “哦,你这小家伙当真这么想?”张衡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南天师道老祖,老祖无奈一叹:“罢了,事关我汉家百姓的生死存亡,老道我便舍出这张脸皮,随二位道友走一遭。”

    南天师道这老祖明明心中想去,但却不好意思主动撕毁约定,怕被张百仁找上门来,于是不得不找了一个借口。只是北天师道老祖与灵宝老祖早就看穿了这厮的心思,不予配合,没办法装下去,只能信口雌黄。

    三位老祖你看我我看你,化作虚无穿越数百里,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北邙山地界。

    北邙山

    君主不紧不慢的喝着黄泉之水,压制着体内燥热的火气,一双眼睛看向天空,双目看着那变幻不定的云层,许久无语。

    “君主,南天师道、北天师道、灵宝的三位老祖联袂而来,正在外面等候!”有大将面色恭敬的走上前来。

    “大王神机妙算,这些道士果真坐不住,主动登门来了!”丞相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来了?请他们进来!”鬼王嘴角露出笑容:“来了正常,不来反而奇怪呢。”

    没让鬼王等多久,就见三位真人联袂走进来,眼中满是平静,双手行了一记道礼:“拜见大王。”

    “见过三位真人!”鬼王回了一礼,然后双方落座。

    有侍卫捧上黄泉之水,三位真人见了面色一动,北天师道掌教面色恳切道:“还望大王莫怪,门中弟子不懂规矩,大王之前的请帖,被门中弟子轻视,致使佛家有了可乘之机,实在是我等惭愧的很!今日登门,是为了与大王寻求合作的。”

    “合作不必,不过是为了制衡佛家罢了!”鬼王摆摆手:“本王在北邙山重开冥界,与佛家争锋相对,日后北邙山受各大道观符诏,但诸位却也要替我遏制佛家。”

    “此言大善!”三位真人齐齐点头。

    洛阳城

    张百仁看着杨玄感尸身,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你瞧着死尸做什么?”观自在面带不解。

    “天子龙气果真霸道,想要将杨玄感祭炼成僵尸,不知需要多少年的苦功!天子龙气护体,想要将其炼制成僵尸,简直是太难了!”说着话一跺脚,将杨玄感压入了地底。

    “可惜杨玄感也算得上是一代豪杰,却走入了歧途!”观自在面带惋惜。

    张百仁摇摇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佛家来势汹汹,不知道门能不能将其抑制住。”

    “难啊!”张百仁摇摇头:“陛下一心相助佛门,大隋如今虽然龙气衰落不堪,但岂不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又岂是道门可以对抗的?如今佛门已经站稳了脚跟,再想将其拔除,可是难了!”

    观自在闻言无语,过了一会才道:“你说石人王什么时候会来中域?”

    “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都督,最新消息,佛门欲要举办水陆法会度化冤魂,讲经传道,朝廷已经颁发圣旨,此事由官府支持,这是最新情报!”陆雨双手恭敬的送上了文书。

    张百仁接过文书看了一会,过了片刻才摸着下巴道:“佛门净土刚刚创立,自然是要接引鬼魂,充实净土的力量,此事冷眼旁观,不必插手。”

    北邙山

    一道气机惊天动地,冲霄而起,霎时间惹得天下无数大能大能注意。

    一个由无尽死亡之气组成的漩涡,浩浩荡荡弥漫方圆几十里,黑色的阴气似乎能化作水汽一般,直插云霄,北邙山中的万物浸染了一层死亡寒霜,似乎要将北邙山冻结。

    一声咆哮,惊天动地震荡乾坤。

    “今我道门重开酆都法界,招摄天下万鬼,四面八方乾坤寰宇共鉴之!”三位真人面色庄严脚踏罡斗,不断接引着天地间的阴魂。

    不错

    南北天师作为当今世上的主流、巨无霸,两家道门足以代表天下道门的意志。

    而且开酆都法界,于道家弟子来说,都是好事情。

    日后凡是道家治下之民,道家弟子门人死亡,都会前往酆都报道,而非净土世界,亦或者不知所踪的阴司。

    阴气不断咆哮压缩,只见那北邙山君王猛的站起身,浩然气血冲天而起,居然与那死气调和阴阳:“酆都立!法界成!”

    三位阳神老祖与北邙山君王齐力推动虚空,塑造法界洞天世界,然后随着一道道鬼魂、阴气的灌注,酆都法界在逐渐成型。

    少林寺

    达摩刚刚赢了一局,此时脸上满是兴奋,如今鬼门关关闭,只要给自己时间,这天下所有鬼魂都会化作佛家的信众,到时候所有的鬼魂都入净土,成为佛家的一份子,这天下早晚都是佛家的天下。

    只是这份喜悦还没有保持多久,达摩顿时豁然变色,瞧着北地冲霄而起的无量阴气,顿时变了颜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道家现学现卖,倒学了个十成十!只是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叫你顺利成道。”

    说着话,达摩自怀中掏出一只紫金色钵盂,口中念动六字真言,加持于钵盂上,然后随手将钵盂一抛。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尔等冤魂孽障,不入轮回转世,反而来搅扰阳世秩序,今日和尚便要替天行道,降妖伏魔镇压了你等孽障!”

    天边佛音浩荡,一只钵盂自云层中流转,猛然一阵翻转,无量佛光自那钵盂之中抛洒,向着北邙山笼罩而来。

    此时北邙山百鬼夜行,无数的鬼魂在咆哮奔走,瞧着那正在形成的酆都洞天,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佛光来的太迅速,叫鬼都来不及反应。

    一声声惨叫传开,只见众鬼一声惊叫,居然倒飞而起,向着那钵盂飞去。

    “大胆和尚,居然敢插手我中土之事,今日饶你不得!”灵宝老祖手中一道紫色符文飞出,霎时间铺天盖地的天雷向着空中盘旋、吸摄的钵盂砸去。

    雷法,乃是天地万法的克星!

    达摩面色一变,手中连忙变换咒决,只见六字真言悬浮,钵盂翻转弃了众鬼,居然要将那紫色符文收摄起来。

    “不知死活!”旱魃一步迈出,空气化作了液态,不断托着他向空中走去。

    猛然一声咆哮,君王指掌遮天蔽日,向着那钵盂拿了过去。

    “我佛慈悲,孽畜还不速速降服!”一尊丈六金身忽然悬浮于钵盂上,满面慈悲的看着眼前旱魃。

    “呜嗷~”

    一拳打出,天子龙气震动。

    “该死的!你生前居然是一位君主!”瞧着那阴阳混杂的天子龙气,达摩顿时面色狂变,金身抓起钵盂,便要转身遁逃。

    “晚了!”君王一拳霸绝宇内,不待那钵盂走脱,两条黑白分明的龙气瞬间如二龙拱珠般围了上去,将那钵盂死死的纠缠住。

    “吽!嘛!尼!叭!咪!吽!”

    达摩快速念动六字真言,手中印诀不断变动,只见金身无量神光绽放,也不知使用了何种手段,居然摆脱了天子龙气纠缠,驾驭着钵盂回归嵩山少林寺中。

    “该死的混账!”达摩眼中杀机缭绕:“差点坏我灵宝,本座绝不饶他!”

    “方丈,弟子请战!”金身罗汉慢慢站起身。

    “你出家前乃是皇家贵人,倒也可以勉强克制那龙气,务必不可教其顺利开辟法界!”达摩面色凝重道。

    金身罗汉点点头,金身慢慢自肉身中走出,然后一步跨越天边寰宇,下一刻却见金身一掌伸出,居然直接遮蔽北邙山,向着那正在形成的法界砸了下去。

    “找死!”

    君王猛然回身,一拳带着涛涛火气,虚空如火山爆发一般。

    “砰!”

    金身罗汉的金身差点被君王一拳砸碎,转身立即遁逃。

    君王能叫三大道门宗师登门,凭靠的绝对不仅仅只是天子龙气,而是其霸绝乾坤的武力。

    旱魃!

    不弱于真正至道强者的存在!

    “噗!”

    金身罗汉金身回转,下一刻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周身居然如瓷片一般,寸寸裂开,殷红色血液缓缓流出。

    达摩面色一变,猛然运转真言,抱起金身罗汉匆匆走出寺庙。

    “旱魃!北邙山君主居然证就了旱魃果位,而不是寻常的金尸!是我之过!是我之过!是我没有查清对方底细,方才叫道兄送了性命!”达摩抱着金身罗汉,匆匆向法界而去。

    “轰隆!”

    晴天霹雳阵阵,数不尽的雷电劈下,向着北邙山而去。

    酆都世界成!

    此时群鬼欢呼,无数恶鬼、幽魂竞相向着那北邙山的酆都世界而去。

    “吾为酆都大帝!”北邙山君主仰天咆哮:“凡天下有情众生,死后皆可入酆都洗炼魂魄。”

    “动作倒是快!”张百仁看向酆都方向,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这君主倒是好算计!”

    ps: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