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百家聚
    “剑道该有个传人,在这万道争锋的时代,展现出它的风采!”张百仁面色唏嘘:“剑道不应该在我手中埋没。”

    或许有的人会说,既然张百仁想要传下剑道,为何不传授给公孙姐妹?

    谁能忍心自己媳妇整日里在江湖上飘摇?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就算修为高如张百仁,也是时常挨刀,张百仁可不忍心公孙姐妹遭受任何伤害。

    至于说剑术,张百仁自然不会亏待公孙姐妹,自家的剑典已经传了下去,公孙姐妹不愁没有功法秘术。

    却说聂隐娘离去,来到了自家暂住的小筑内,缓缓抚摸着干将莫邪,眼中满是温情。唯有失去,才会知道得到究竟有多么宝贵。

    安抚了一会自家的宝剑,聂隐娘看到了红线密封的卷轴,眼中露出一抹好奇,缓缓拆开红线,将卷轴摊开。

    “轰!”

    瞧见那第一个字,聂隐娘便如遭雷击,似乎脑海中有无数的剑法在不断演绎,生灭无穷。

    一股斩灭众生,霸绝天下的剑意冲入其脑海!

    “唰!”

    聂隐娘身子颤抖,脸上满是桃红,激动的手掌死死攥住这剑贴,仿佛无上圣物一般,小心翼翼的用匣子封好,慢慢塞入腰间。

    “大都督为何赐我这般无上圣物?难道真如袁天罡所说,大都督觊觎我的美色?”此时纵使是冷冰冰的聂隐娘,也忍不住开始心中胡思乱想。

    “都督,北邙山使者已经在外面等候了!”有侍卫站在门外,面色恭敬的道。

    张百仁看向袁天罡:“传说中的古太平遗址,你要不要去?”

    “太平道遗址?”袁天罡面露讶然之色,随即猛然站起身:“要去!当然要去!都督肯带我去?”

    “等我消息,只怕太平遗址一旦现世,少不得一场恶斗!”张百仁想到了张修,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张修能在张衡转世后夺了张家正统,虽然最后被张鲁斩杀,但此中定有不为人知的隐秘,绝不是张衡说的那般简单。

    拍了拍袁天罡肩膀,张百仁转身离去,留下袁天罡站在水榭内,径直出了府邸,坐上黑色马车。

    马车辘轳,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阴云,心中思虑着此行极有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危机。

    又一次来到北邙山,张百仁走入大殿,只见北邙山君王、张衡喝着酒水,二人之间气氛倒是热烈。

    “都督来了!”酆都大帝招呼了一声。

    张百仁坐在酆都大帝身侧,看了张衡一眼:“不知那太平天国何在?”

    “青州!”张衡道:“当年太平道席卷天下,青州乃是其发源地。在青州有一座隐蔽至极的洞天,这洞天当年太平道覆灭,已经被封印。想要将洞天找出来,还要花费一些手脚。”

    张百仁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如今天下风声鹤唳,各大道观、世家都不是傻子,稍有风吹草动,必然会望风而动。既然如此,倒不如提前将消息传出去,寻找遗迹这种苦活,咱们能免则免。”

    听了这话,张衡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怕是不行!”

    察觉到张百仁疑惑的目光,张衡道:“如今天下各路高手纷纷出世,一旦将风声走漏出去,咱们未必能占到便宜。”

    “老祖是为了斩杀张修的转世之身,还是想着夺取宝物?”张百仁看着张衡,嘴角露出一抹捉摸不定的笑容。

    张衡苦笑:“罢了,便如你所说,此事暗中传出去。”

    “交给我!”君王露出一抹笑容,想要传递出消息,但却又不被人察觉到任何痕迹,确实是不简单。

    “就怕打草惊蛇,被那张修走脱!”张衡叹了一口气。

    张百仁默然不语,他怕张衡捣鬼,此时将消息传出去,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要被坑,大家一起被坑。

    果真

    一石激起千重浪,无数的消息传递出去,顿时惹得天下震动。

    “听说了吗?前日听人说,太平道的遗迹在关中现世了,前些日子有人死后魂魄来到酆都,将这消息用作买路财告诉我的,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去关内走一遭?”一个鬼差醉醺醺的持着铁叉,同身边的一个鬼差道。

    二人不远处,几个道士动了动耳朵,俱都是面色微变。

    “此言当真?能得大哥提携,乃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不过……这里人多嘴杂,咱们莫要说了,下了值当,咱们兄弟细细谋划也不迟!”一位鬼差警惕的扫视了四周一眼,待看到那几个道人后,顿时面色一变。

    那几个道人也不傻,转身不动声色的饮着酒水,目光不断变动,暗自里开始交流起来。

    太平道

    纵横了一个时代的大教,当年一教三阳神,真正的阳神。

    可惜

    大业未成身先死,折戟沉沙铁未销。

    若能得太平遗宝,只怕自己成道有望。

    当下几位真人对视一眼,纷纷放下酒杯,和管事的鬼差告了一个罪,匆匆忙忙离去。

    随后众人就发现,酆都中的宾客越来越少,时不时有宾客借故告辞,脚步匆匆离去。

    待到半刻钟后,整个酆都彻底安静了下来,各路元神修士走的一个不剩。

    “人心啊!”张百仁三人将大厅中的景象收之于眼底,此时看着场中脚步匆匆离去的修士,眼中满是感慨。

    人性,确实是难以揣摩。

    “走吧,咱们也跟着去看看!”张衡拍拍手,三人驾驭云头,消失在了北邙山地界。

    关内那么大,张衡只有遗址的一个大概位置,就是青州所在。

    但青州那么大,单凭三人如何找寻得到?

    “张修转世轮回,其转世之身若藏匿在太平道的遗址内,那么必然会有线索留下!”张百仁背负手掌,扫视着山峦起伏的大地,一道道龙脉在其眼中划过,想要寻找太平洞天,简直如大海捞针。

    “等着吧,道门既动,那门阀世家要不了多久就会收到消息,一旦门阀世家出手,凭借门阀世家的底蕴,找到太平遗址,要不了多少时间!”张衡笑着道。

    一边说着,张衡看向张百仁:“都督证就阳神,但为何老夫看不出都督实力?莫非都督已经踏入了仙道?”

    张百仁笑而不语,张衡顿时面色凝重下来:“张家能出都督这等英豪,也是我张家之幸事!你虽为外戚,但体内却流淌着一半我张家的血脉。北天师道也是你的北天师道,你日后若有所求,尽管一道法旨,我北天师道上下绝不推辞。”

    “陛下令我覆灭北天师道,难到北天师道也能成全不成?”张百仁目光如炬,叫北天师道老祖苦笑:“你这是为难我,南北天师之所以恒久不灭,是因为我等底子太深厚,几代几人的积累,根本就不是王权能撼动的。”

    张百仁默然,对于北天师道老祖的话不置可否。

    作为上古流传下来的宗门,阳神老祖不断转世,那永恒不断道统,才是一个宗门的根本。

    就像是北天师道,你不斩杀了张衡,你就算覆灭北天师道,但要不了几年,北天师道依旧会再次卷起,当真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且最令人难受的是,想要斩杀阳神真人,绝不是那么容易。

    想斩杀阳神真人,你要斩了阳神真人的肉身,但是想要斩杀虚无缥缈变化万端的阳神,简直是难如登天。

    上古天师道不也是屡次斩杀张修的肉身,而被其阳神走脱吗?

    天空中道道阳神穿梭,有墨家的机关兽钻入地脉中,不断搜寻着地脉内的各种太平残留遗址。

    儒墨法道兵,诸子百家俱都已经来到青州,不断勘测龙脉,寻找太平洞天的下落。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啊?”李世民看向李建成,瞧着李家不断洒出的机关兽,却迟迟不曾有回响,忍不住问了一声。

    李建成摇摇头:“空穴来风,必有原因!”

    “真有太平道遗址?”李世民双目看向了春归君。

    春归君面上带着一具晶莹面具,双目透过面具,扫过整个山脉。

    “有没有太平洞天老夫不知道,但此地龙脉却绝不正常,虽然年岁日久沧海桑田,但老夫还能看出,这龙脉当初被人动了手脚!”春归君看向李建成,眼中露出一抹诡异之色。

    “先生既然说有,那便一定是有了!”李世民肯定的点点头。

    春归君手掌轻轻的拂过脚下流沙,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咦,墨家的人来了!”李世民瞧着山脚下大队人马,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墨家简直就一奇葩,若非其机关兽别有妙处,只怕早就灭门了。”

    墨家整日里搞什么兼爱非攻,那家弱小相助,尤其是在这乱世,政权割据之时,简直就一搅屎棍。

    你本来马上就要将对手灭国,关键时刻墨家蹦出来给你一下子,叫你无功而返,就问你气不气?

    相助弱小没有错,但就问你能不能正常一点?都要灭国了,你蹦出来干嘛?你是添乱的还是平乱的。

    ps:今天不加更了,我要将《申公豹传承》看完,大家见谅哈。

    ……昨晚在群里说起加更的事情,有个人冒充我小号“第九天命2”在书评说我加十更,结果被人怼的差点怼死,非要我加更……禁言了!禁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