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遗迹
    弱小便是罪!

    本来已经可以破城亡国了,但你墨家当搅屎棍子搀和进来,不知又要增添多少人命!

    你说你是救人,还是杀人啊!

    兼爱非攻,救得怕不是百姓,而是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权贵、王室。

    李世民如今对于春归君的话,信服到无以复加。春归君既然说这山脉中有太平道遗址,那便一定有太平道遗址。

    门阀、世家、道观之人不断游走荒山野岭,寻龙探脉。

    大概过了七八日,张百仁与张衡正在山中下棋,忽然只听得远方传来一声地动山摇的声音,接着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声传出:“王守仁,你不得好死!”

    张百仁目光如电,剑意流转,嘴角带着一抹笑容:“皇天不负苦心人,当真是找到了。”

    “不单单找到了,还有人为了保守秘密,想要杀人灭口呢!”北邙山君主手掌一招,便见一道道魂魄飞了过来,落入其手中。

    过了一会,才见君王道:“确实发现了一处遗址,至于说是不是太平道的遗址,可就不好说了。”

    听了这话,三人齐齐站起身,俱都是面带笑容。张百仁一步迈出,向着那山中走去:“哪里来的那么多遗址,定然是太平道遗址无疑。”

    一边说着话,张百仁身形已经远去。

    酆都大帝与张衡你看我我看你,静静跟了上去。

    此处一座峡谷前,已经遍布闻风而来的各路修士。

    在峡谷谷底,一场厮杀正在继续,各路群雄冷眼旁观,没有丝毫插手化解的样子。

    “这峡谷是我王家发现的,还要请各位老祖卖我王家面子,退出此地!”王家的一位老祖此时满头白发,面容严肃的站在峡谷谷底,扫过悬崖峭壁上屹立的各路真人武者,恍惚中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

    众人默然无语,张百仁定睛向峡谷看去,只见那被屠杀的修士似乎有些眼熟,貌似是连山道的修士。

    “连山道居然与王家勾结在一起,王家本想着杀人灭口,独吞了这遗址,却不曾想居然被人走漏了消息,那一嗓子惊动了山中的群豪!”张百仁口中啧啧有声:“怎么样,要不要动手灭了王家这群孙子?”

    张衡摇摇头:“王家不自量力,太平道遗址若那么容易被人得到,也不会千年来无人问津了。”

    张百仁眼中也乐得冷眼旁观。

    “王守仁,你似乎太霸道了,居然想着杀人灭口,不知日后如何与连山道交代”一阵沙哑的声音响起,‘神’站在悬崖上,俯视着山中的王家弟子。

    “孽障,当年叫你走脱性命,不曾想你居然反咬一口,害我王家无数弟子门人性命,早知如此,当年就应该看你与野狗抢食之时,将你一掌拍死,叫你自生自灭!”王守仁面色阴冷,杀机流转。

    “你还好意思说,本座加入王家几十年,为你王家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可你王家呢?当年朝廷不过稍露苗头,你王家便将我视作弃子……”‘神’眼神狰狞:“本座早就不欠你王家的了!”

    “活命之恩大于天,岂是你说不欠,就不欠的!”王守仁冷然一笑。

    神干脆抱着手臂不语,峡谷内的杀戮逐渐停止,有王家修士驾驭着机关兽,不断清理着峡谷内的废墟、遗迹。

    张百仁抱着双手,诧异的看了神一眼,不曾想这厮居然是自王家走出去的。

    王家众人清扫战场,暗自勘测龙脉,不断派遣机关兽挖掘脚下的青石。

    时间在点点流逝,山中万籁俱寂,除了峡谷内的挖掘声,再无任何生息,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在逐渐远去。

    杀机在交织酝酿!

    “老祖,如今群雄虎视眈眈,我王家未必能吃得下遗址。而且遗址内还不知是否还有凶险,咱们这般做怕是不妥。若遗址内有足够的收获,那倒也罢了!若这不是遗址……稍后拼杀起来,咱们王家可是亏大发了”一位王家主事上前低语一声。

    “那依照你的意思是?”王守仁看着那管事。

    “不如将他们都邀请下来,共同挖掘遗迹,咱们在这里挖掘遗迹劳心劳力,他们在一边养精蓄锐,如此下去情况不妙啊!”管事低声道。

    “倒也是这个理!”

    王家老祖点点头,眼中露出一抹狡诈,看向上方群雄:“诸位,且听老夫一言!诸位来此,无非是为了宝物,我王家也不是吃独食的人,诸位若想要宝物,不妨下来共同挖掘,挖出来的宝物,咱们在说共同商议之事。”

    王守仁嘴里泛苦水,一双眼睛里满是无奈。早知如此,当初何必将连山道修士灭口,这回麻烦可大了,日后连山道问责起来,王家虽然不怕,但却也架不住人家暗中使绊子啊。

    “老祖这话倒是敞亮,既然如此,那晚辈可就不客气了!”李世民脚踏虚空,所过之处空气化作实质。

    在其身后李元霸背着双锤,满是好奇的打量场中群雄,静静的跟在李世民身后。

    瞧着李元霸,张百仁的脸都绿了。

    李元霸虽是傻子,但实力却没的说,绝对是一等一的厉害。

    不出动诛仙四剑本体,自己怕奈何不得这莽汉。

    李元霸勇武之名,自从上次大战黑白无常之后,简直是天下皆知。

    “呵呵~”王守仁勉强一笑:“客气!客气!”

    “老祖果真敞亮!”

    “是极!是极!既然如此,那我等可就不客气了!”

    刺客世家的人仿佛影子一般,自山崖峭壁中走出,钻入了王家老祖的影子里,顺势没入地下。

    墨家高手驱策着无数的机关兽,纷纷钻入了地下,开始不断挖掘此地岩石。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瞧着身边二人,手中一点灵光飞出。

    南海

    观自在一笑,轻轻的站起身,身形消失在紫竹林内。

    洛阳城

    袁天罡手中拿着一把铜钱,站在楼阁上无语。

    恍惚中瞧见那街头衣衫华丽的男子,顿时眉头一皱:“这命数看起来怎么这般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