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天工造物
    这等机缘,就算两位传承不凡,教祖仙人之子,也会眼热万分。

    那可是女娲大神、瑶池王母的传承,若能学得一星半点,也足以受用终身。

    其实直到证就阳神的那一刻,天道变化皆明,张百仁方才发觉,这玉簪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控制玉簪的口诀。

    “天工造物”张百仁瞧着那浩瀚无穷的星河,缓缓将玉簪插入玉冠内,贯穿了三千青丝。

    天工造物,亦或者称之为造化本源诀,此法诀直指万物本源,练成后可以随手塑造万物,念动间千变万化,化身无穷。

    女娲炼石补天之后天工造物大成,留下自家本命玉簪以及传承法诀,超脱宇宙乾坤,化身为仙不知所踪。

    玉簪传于西王母,只可惜西王母福缘不够,只将玉簪当成是统摄群仙的信物,一个女娲娘娘的凭证,这天工造物诀,一直都没有找到新主人。

    随后上古大战,西王母陨落,玉簪神物自晦,几经碾转,落在了水神府邸,被张百仁得到。

    越是参悟这天工造物诀,张百仁便越加觉得这法诀伟大!

    “可惜这法诀是女娲娘娘的本命神则以及成仙之后的感悟,想要将其彻底掌控、参研谈何容易!”张百仁背负双手,扫过星河中不断挣扎的众人。看了看那横跨星河的黄巾力士,转身打量洞府一遍,方才迈开脚步,向洞天深处而去。

    洞天扭曲,身形一转,张百仁已经来到了太平道的传承之地。

    背负双手

    张百仁双眼内神光流转,一抹剑意自眼底深处流动。

    这是一个符箓的世界!

    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甚至于天空中无数的繁星以及浩瀚的烈日,都是数不尽的符文。

    张百仁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只是看着脚下的青草。

    “麻烦大了!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将那些家伙挡在外面!”张百仁看着脚下的草地,都是数不尽的各种符文。

    一草一木,甚至于呼吸都是符文的气息!

    张百仁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一步迈出,迎接自己的不是符文的轰杀,就是各种未知的变化。

    此处应有印诀,控制符文,压制脚下符文的印诀。

    可惜

    张百仁并非太平道弟子,所以他没有!

    “轰!”

    铺天盖地的火球爆炸,数不尽的火球向张百仁轰击而来,一道道紫蓝色火焰将张百仁包裹住。

    太平洞天,是张百仁见过最险恶的洞天,比那上古水神府邸的洞天,还要艰险无数倍。

    张百仁手指弹出,指尖神光流转,周身一道光罩将其牢牢的护持住。

    好在张百仁周身的光罩还算是坚固,他的太阳神体也算是有了火候,不然除非至道强者降临,否则就算见神步入这里,也难免灰头土脸。

    实在是此地太过于险恶,没见过一草一木都是符文的。

    “你是何人,也敢来太平道府邸!”张百仁脚踏虚空,正要迈步向前走,忽然一道人影挡在了自己身前。

    “活人?”张百仁眉头一皱:“阁下莫非是太平道残存修士?”

    嘴上这般说,但心中却有些警惕,太平洞天被埋葬地下世界千年,何人能活千年之久?

    “你是怎么进来的?”那人影一袭黑色袍子,整个人都缩在了袍子内。

    “自然是太平道的洞天出世了,如今各路群雄齐聚此地,本都督不过领先一步罢了!”张百仁看向挡在身前的人影:“阁下是何人?”

    “我是谁你不用管,这太平洞天不是你等该来的地方!”道人眼中杀机流转,手指一弹,一道符文化作长剑,蜿蜒向张百仁斩来:“你既然来了,那便留下性命!”

    瞧着斩来的符剑,张百仁双手虚握,缓缓拉伸,只见无穷太阳神火汇聚,化作了一杆周身火红色的长枪,唯有银白色的枪尖散发着幽冷之光。

    以太阳神火为源,天工造物为手段,张百仁凝练出了一把杀机四溢的长枪。

    “杀!”

    长枪闪烁出朵朵枪花,与符剑撞击在一起。

    符剑轰然爆开,化作了一捧灰烬!

    没有什么能够承受得起太阳神火的力量!

    除了阳神真人亲笔加持的金符外!

    “好手段!”黑袍人一惊,随即背后黑袍一甩,仿佛遮天蔽日般,向着张百仁覆压了下来。

    “铛!”

    二人斗了三个回合后,黑袍被张百仁的长枪化作灰烬,亏那黑袍人动作快,方才没有被火焰焚烧殆尽。若非那黑袍人见机不妙,弃了袍子,只怕此时已经化作了齑粉。

    “好小子,老夫在前面等你!希望你有命活着见到我!”

    黑袍人身形扭曲,化作一张符文飘然落地。

    枪尖一挑,符文被张百仁接住,送到眼前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神秘的黑袍客,厉害至极的手段!这化身符也厉害!”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收了手中长枪,继续迈步向前方走去。

    一步迈出,眼前虚空世界变换,居然来到了一望无际的海洋国度。

    放眼望去,俱都是波澜浩瀚无尽的大海!

    “这又是那种符文?”张百仁不胜其烦,直接一剑斩出,眼前虚空幻灭,太平洞天出现在了眼前。

    一步迈出

    “轰隆!”

    惊天动地的滚滚天雷自虚空中坠落,向着张百仁狠狠砸了下来。

    雷龙翻滚,比之张百仁的先天雷法还要霸道三分。

    “嗖!”

    张百仁不敢硬接,身形散开,避开了惊雷。

    只是脚掌刚刚落地,大地瞬间裂开,散发出一股吞噬之力,滚滚的岩浆气势沸腾的向张百仁卷来,欲要择人而噬。

    张百仁面色凝重,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该死的太平洞天,简直难缠至极!”

    岩浆是假的,但你若真以为是假的,放任岩浆吞噬你的身躯,那岩浆就会变成真的。

    你若以为岩浆是真的,其本质还是假的!

    只是制造符文的人手段太高明,近乎于以假乱真,叫人看不出破绽。

    虚实本来就无定相!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周身太阳神火席卷而出,下一刻脚下大片符文化作了灰烬。

    面对着太阳神火,符文根本就来不及发挥出本身力量,便已经化作了灰烬。

    张百仁眼内神光流转,一步迈出,脚未落下,无尽的太阳神火已经先一步将脚下符文烧成了灰烬。

    只是走了几十步后,张百仁脚步便停住!

    这符文世界是一个循环,张百仁不断破灭符文世界的循环,自然会惹来洞天世界的敌意。

    活的符文!

    亦或者说通灵,化作妖兽的符文。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他已经发现了,在这个世界内,无论施展何种手段,都会在符文摧毁之前爆发出无穷威能。唯有太阳神火燃烧万物的特性,才会不等符文威能爆发出来,便将其化作灰烬。

    只是看着那通灵符文,张百仁心中知晓,麻烦才刚刚开始。

    手中太阳神火化成的长枪,凝聚为了实质,被其攥在手中。

    “杀!”

    两只通灵的符文,化作了丈许高的猛虎,向着张百仁咬下来。

    只是张百仁长枪太过于霸道,一个照面长枪便将两只符文灵兽化作了灰烬。

    “不堪一击!”

    张百仁嗤笑一声,单手倒持长枪,斜指地面,向着前方大步走去:“死人留下来的手段,岂能阻我?”

    “嗡”

    铺天盖地的嗡鸣声卷起,无数拇指大小的麻雀子弹般穿越虚空,带着阵阵呼啸,向张百仁拥簇而来。

    多少只鸟雀?

    张百仁一眼看去,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遮天蔽日覆压乾坤!

    “逃!”

    二话不说,张百仁拎着长枪便开始撒腿狂奔,向洞天深处跑去。

    脚下大地时而塌陷,时而地刺钻出欲要将张百仁开膛破肚,但张百仁已经成就至道阳神,身形如风聚散无形,岂会被这种手段伤到?

    张百仁的速度极快,但架不住那鸟雀太多。

    “指划星河!”

    张百仁再次拔出玉簪,对着身后虚空一划,将那无数的鸟雀符文阻挡在外。

    “虹桥!”

    天工造物!

    张百仁随意将手中长枪一抛,只见其手中长枪化作虹桥,一道火焰燃烧的虹桥。

    虹桥过处,所有符文俱都纷纷化作灰烬。

    张百仁脚踏虹桥,步步高升,向着符文的彼岸而去。

    远方,一到模糊的建筑出现在张百仁的瞳孔内。

    “太平道弟子门人的修炼所在!”张百仁顿时眼睛一亮,身形在虹桥上几个闪烁,便已经到了虹桥的彼岸。

    “你终于来了!”一位道人站在虹桥的对面,瞧着自虹桥走下来的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便是在这里等我吗?”张百仁看着眼前道人,胡子火烧火燎,狗啃的一般。

    化身符虽然厉害,但太阳神火更霸道!无视了时空、因果,若此人当时不抛弃化身符,只怕太阳神火便要顺着冥冥中的因果将其真身点燃。

    “道友看起来有些面熟,仿佛像老夫的一位故人!”老道上下打量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