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经书到手
    此时张衡站在那符诏前,口中掐诀念咒,脚踏罡斗,不断炼化着符诏。

    对于葫芦与经书,张衡是不看在眼中的。

    北天师道是符箓的祖宗,他爹更是符箓的开创者。至于说葫芦,无非藏有一些灵药罢了,张衡也同样不大看在眼中的。

    “住手!”

    太平道弟子一声呵斥,夸父一拳轰出,向着上方楼阁打去。

    “哈哈哈,天地灵物,有缘者得之!”张百仁手中拿出一朵洁白花瓣,缓缓摘下了一片叶子。

    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

    张百仁当然不甘示弱,这扥关键时刻,强敌环绕顾不得托大,手指一弹,一道洁白的花瓣已经在空中悠悠划过!

    天地轰鸣!

    山河震动!

    面对着太平道弟子的一拳,张衡不得不退开,放开了对符诏的祭炼。

    阴阳!

    因果!

    接连两片花瓣飘飞而出,天地间弥漫了层层的花雨!

    地水风火卷起,阴阳二气纵横!

    张百仁漫步于阴阳二气之中,天地间纵横飘零着数不尽的花瓣投影!

    张百仁缓步徐行,仿佛自开天辟地初生的神祗,眼中目光淡漠,俯视着芸芸众生。

    王艺一马当先,率先闯入了阴阳水火之中,向着那琼楼冲去。

    张百仁面无表情,继续的走着。

    “冲啊!”

    各路修士发了疯般,毫不畏惧阴阳二气,飞蛾扑火般冲了上来。

    有人在惊叫声中,元神被阴阳二气炼化,彻底的死掉回归虚空。

    有的人依仗强横武道,拳脚举手投足间镇压地水风火,向张百仁冲了过来。

    “给我留下!”太平道弟子一拳轰出,向着阴阳二气所化的气场打来。

    张百仁嘴角嗪着笑容,对于身后的争斗不予理会,一掌伸出大袖遮蔽乾坤,下一刻便向着高台上的宝物笼罩而去。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好大野心,居然想要将那三个宝物都收了!

    “休想!”

    春归君手中一根绿色枝丫劈开地水风火,向着张百仁背后打来,这绿色枝丫也不知是何物所成,就算是阴阳二气也要被其镇压而下。

    张百仁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屈指一弹!

    空间在此刻似乎无限拉长,明明只是咫尺之间,但春归君的枝桠无论如何也难以触及张百仁背影分毫。

    “砰!”

    一力破万法,一只拳头从天而降,霎时间将张百仁的袖子砸了回来。

    太平道弟子,如何眼睁睁的看着张百仁取走自家祖传宝物?

    夸父的一拳,破灭万法!

    一拳之下,万物粉碎!

    张百仁身子化作无穷花瓣,消散于天地间,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那琼楼之上。

    “小子,夺取那道符诏!那符诏乃是操控黄巾力士的本命之物,只要夺取那符诏,便可叫黄巾力士俯首听命,将那夸父尸身收之于麾下……”张衡在一边开口,纵身而起向夸父身上的太平道弟子斩杀而去。

    “三头六臂!”

    太平道弟子面无表情,只见夸父肉身扭曲,再出现时已经化作了三个脑袋,六双手臂。威风凛凛仿若天神重临世间!

    而那太平道弟子却位于三个脑袋中间,被夸父的尸身牢牢护持住。

    此时听了张衡的话,那太平道弟子顿时变了颜色,夸父尸身一掌伸出向张百仁拿去。又有一掌伸出,向着张衡拿去。在有一只手掌拿向了虚空中的太平三宝。剩下的三只手臂扬起向场中群雄横扫而去。

    “擅动太平三宝者死!”太平道弟子猛然一声怒吼,声音里充斥着无尽的愤怒。

    阳神聚散无形,一个转身便避开了覆压乾坤而下的手臂,向着高台上的三件宝物拿来。

    “本座当前,哪有各位动手的份!”张百仁掌中花瓣疯狂旋转,铺天盖地的花瓣烙印四处飞溅。

    数不尽的花瓣向虚空中拥簇去,所过之处沾染了点点神光,霎时间空间扭曲。

    “啪!”

    夸父的一拳落下,张百仁不得不避其锋芒,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落在了那经书上。

    太平有三宝,经书、葫芦和符诏!

    葫芦无非是洞天之物,张百仁并不在乎!以他的修为,开辟虚空虽然不简单,但却也不是太难。

    至于说那符诏,已经被众人盯上,更被那夸父尸首锁定,张百仁只要不是傻子,就定然不会去抢夺那符诏。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轻轻的将那散发着金光的经书拿在了手中!

    张百仁眼中带着一抹笑容,指掌间阴阳二气流转,所有禁法灰飞烟灭,经书已经落在其手中。

    先夺取了经书,然后在争夺符诏也不迟!

    将经书塞入袖子里,张百仁回身望去,却见众人已经围绕着葫芦打成一团。

    在看那符诏,此时夸父的三双手臂齐齐笼罩而下,对于符诏势在必得!

    “嗡!”

    张百仁手掌一招,腰间长剑自动拔出剑鞘,落在了张百仁手中。

    “砰!”

    手掌落下,张衡、酆都大帝飞了出去,春归君手中绿色枝丫更是被崩飞。

    一阵哀嚎声传来,惊得众人四处逃散。

    夸父一掌将符诏拿在手中,转身向着琼楼上的众人拍下。

    张百仁面色严肃,身形飘然后退,并不打算直掠锋芒。

    “将宝物给我留下!”太平道弟子将符诏塞入怀中,再次催动夸父肉身,向着场中的群雄打来。

    “砰!”

    一拳落下,血肉横飞!

    “葫芦不见了!”

    一声惊叫,惊得群雄俱都是纷纷扫视场中,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夸父的一拳居然崩碎了葫芦禁制,也不知是谁趁乱盗走了葫芦。

    “好本事!”张百仁心中一惊,他居然没有看到那葫芦是如何失踪的,对方手段简直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唰!”

    巨人手掌一抛,却见虚空中金色符文流转,挡住了众人的归路。

    “留下我太平道的宝物,不然今日诸位休想离去!”黄巾力士一步迈出,挡在了大阵前方,虎视眈眈的扫视着场中群雄。

    群雄默不作声,一双双眼睛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张百仁,露出了看热闹之色。

    葫芦不知所踪,但经书落在张百仁手里,却是大家有目共睹。

    没有人会帮助张百仁!张百仁虽然不是武林公敌,但也相去不远。

    长剑背负在身后,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夸父那遮天蔽日的身躯,神胎内的绝仙剑意在缓缓酝酿。

    “张百仁,交出我太平道根本经书,不然今日休怪贫道不客气!”那太平道弟子俯视着张百仁:“尔等擅闯我太平道禁地,不请自来是为贼,还请都督交还天书,全了你我之间的因果。”

    “我与你之间,没有因果!”张百仁手指缓缓的划过长剑,目光冷厉的看着太平道修士:“天才地宝,世间诸多宝物,有缘者居之!既然经书落在我手中,那便说明机缘到了,道友乃修道之人,理应顺应天命,何必逆天而行!”

    “好一张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的嘴,颠倒黑白都督若说第二,天下无人敢称第一!今日就算你说破嘴唇,只要不交出我太平道宝物,小道决不能放尔等出去!”太平道弟子冷冷一哼。

    “诛仙死!陷仙亡!戮仙过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张百仁一声轻轻低吟,下一刻剑意冲天而起,场中群雄惊惧,犹若大难临头。

    剑意一闪即逝,内敛到极致,只见张百仁身化红光,向着那夸父尸首斩了过去。

    “黄巾力士!”太平道弟子一声怒喝。

    “砰!”

    一拳挥出,空气化作液态,但却又瞬间炸开。

    黄巾力士的一掌,似乎覆压一片虚空,亦仿佛是佛祖手下镇压那猢狲。

    “砰!”

    大地崩裂,地动山摇。

    “杀!”

    剑光直指夸父尸首护持的太平道弟子!

    三头六臂确实是逆天,六只手臂化作了层层天罗地网,任凭张百仁剑虹分化,聚散无形,但那六只手臂仿佛铜墙铁壁般,张百仁难以穿过去。

    “张百仁,你虽然修为高深,但却底蕴浅薄,我等无上大教,岂能没有压箱底的本事?你纵横江湖神通无双,但我却不怕你!”那太平道修士冷然一笑,眼中满是嘲弄。

    “是吗?”

    张百仁忽然散去剑光,身形落在了琼楼上,瞧着面色傲然的太平道弟子,忍不住轻轻一叹:“想不到!着实是想不到,居然被人小瞧了!”

    “待我破去你三头六臂,看你还有何话说!”张百仁体内神胎中一缕剑气伴随着剑意,缓缓注入了手中宝剑之内。

    “嗡”

    无数的刀枪棍棒此时齐齐嗡鸣,下方各路武林人士手中的长剑更是在不断瑟瑟发抖,似乎臣民遇到了天子一般,不断的震动、瑟瑟发抖。

    “铛!”

    张百仁屈指一弹,下一刻纵身而起,口中念动诛仙剑诀。

    “故弄玄虚,给我死来!”那弟子再次驾驭着傀儡,猛然一掌拍了下去。

    张百仁一步迈出,周身虚空扭曲,花瓣飞舞环绕,刹那间便围绕着那遮天蔽日的手腕走了一圈。

    “噗嗤”

    血液喷洒,虚空映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