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治都天功印,佛李勾搭
    张百仁瞧着眼前的各路群雄,眼中露出一抹无奈之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当初张百仁提醒各大道门,佛家将成大患,但偏偏道门中人却一直以为佛家龟缩塞北,不敢真的插手中原之事,更何谈卷土重来。但谁知道,佛家不但真的做了,而且还和朝廷勾搭在一起,顿时打了各大道门的修士一个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确实是措手不及!

    如今佛家崛起,佛家最善于蛊惑人心,即便暂时尚且没有佛子、比丘尼下山,但却依旧有无数信众将佛家教义流传天下。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佛家教义在每一分每一秒的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扩张,不断侵蚀着属于道门的利益。

    如今众位强者将自己围住,就算张百仁托大,也决然不敢真的翻脸。

    张百仁手中长剑归鞘,瞧着那浩荡的地水风火波涛,摇了摇头便要转身离去。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阵狼哭鬼嚎卷起,黑压压的鬼怪覆压天际,空气仿佛波涛般动荡,炼化万物的地水风火之力居然凭空被一股股阴冷的黑雾泯灭。

    细看那黑雾,哪里是真的雾气?每一滴水汽,都是一个面色狰狞的亡魂!

    “治都天功印!”张百仁整张脸顿时面色凝重下来。

    “当年百万黄巾力士席卷九州,差点推翻了汉王朝的统治,想不到死后黄巾力士居然生魂入治都天功印,在治都天功印中永生!”张百仁面露惊叹之色。

    此力士非彼力士,这里说的黄巾力士,是张角以妖术蛊惑造反的百万群众。

    百万厉鬼,不谈其质量,单论数量便是一个恐怖的天文数字。

    谁若能得了那治都天功印,用以寄托元神,只怕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百万厉鬼,怕就算是张百仁,也需退避三舍!

    那铺天盖地的厉鬼,居然以地水风火,无尽乱流为食,被张百仁一印轰爆的太平洞天,生生被那百万厉鬼吞噬,当真是不可思议。

    “呜嗷~”

    治都天功印出世,稍一出世便有无匹神威纵横天下,无数鬼神自中土内外狼哭鬼嚎,似乎此时受到了治都天功印的影响,下一刻就要被治都天功印收摄。

    “治都天功印是我的!”酆都大帝猛然自废墟中窜出来,周身仿佛深不见底的无底洞,所有厉鬼与其相撞,霎时间渺无踪迹。

    瞧着酆都大帝欲要收取治都天功印,一边观战的众道人俱都是神情狂变,眼中露出了一抹贪婪。

    一边张衡手指动了动,但终究是摇摇头,没有出手。

    酆都大帝实力通天彻地,乃是由死转生的无上大能,实力未必会弱于自己。如今北天师道与酆都盟约,却是不宜翻脸。

    张衡不动,一边的各家老祖皆是心有顾忌,为了一件宝物,得罪一位实力通天彻地的人物,这笔买卖划不划算,大家心中应该有数。

    “阿弥陀佛!此地冤魂缭绕,我佛家最善于超度之法,劳烦施主将宝印让于和尚,待和尚超度了这无辜生灵后,再将印诀奉于道友身前,岂不是妙哉?”

    天边佛光缭绕,达摩步步生莲,脚下莲花在缓缓绽放。

    三两步便已经赶至场中,只见其脑后佛光缭绕,接着就见那无数厉鬼纷纷没入其脑后佛光,略作挣扎便面露虔诚之色,化作了一尊佛家信徒。

    “达摩,你等外教,也敢与我为难?”酆都大帝一拳轰出,气血沸腾,炙热的本源之力似乎要将虚空点燃。

    鬼并不一定为佛所克制,更何况酆都大帝并非鬼物,而是由死转生窃取阴阳的圣者。

    “啪!”

    达摩一掌伸出,似乎包络乾坤万象,只听得‘啪’的一声响,二人齐齐后退三步,接着拳脚衔接,打得虚空片片崩裂,无数鬼魂哭爹喊娘的向着治都天功印中逃去。

    达摩与酆都大战,齐心协力争夺宝印,顿时叫场中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三百回合之后,酆都大帝呵斥一声:“各位道友,这秃驴太厉害,劳烦众位道友替我挡住其半刻钟,待我收了治都天功印,再来给众位道友答谢。”

    张衡摸摸下巴,瞧着场中打得难分难解的二人,缓缓开口道:“治都天功印关乎重大,涉及道门与佛门对抗的关键,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叫治都天功印落入佛门手中。”

    说着话,张衡手中一道符笔划过虚空,向着达摩点去:“法师,张衡前来讨教高招!”

    “达摩肉身成圣,道兄一人怕不是对手,我等前去助阵!”又有几道人影随着张衡,向达摩围攻而去。

    “阿弥陀佛!”

    达摩一步后退,背后袈裟遮天蔽日,似乎能收拢乾坤。

    一晃之间,已经退出战圈,双眼看着虚空中的道门高手,转身离去:“天数如此,却又如何啊?”

    人群中,春归君瞧着达摩远去的背影,再看看天空中傲立的道道人影,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随即瞬息远去,向着达摩追了过去。

    “法师留步!”

    出了人群几十里,春归君身形一闪,堵住了达摩的去路。

    “这位施主,不知有何指教?”瞧着春归君,达摩和尚面带笑容,手中晶莹的念珠在缓缓捻动。

    “方丈实力通天,佛法精湛,乃是天下少有的高僧大德,绝非道家那些鄙人可比,本座对于方丈敬佩至极,特来相邀方丈前往太原李家一行,我家公子于佛法钦慕已久,不知方丈可否赏脸?”春归君面带笑容。

    “太原李家?”达摩的眼睛顿时一亮:“莫非是李建成公子?”

    “非大公子,而是二公子世民!”春归君不紧不慢道。

    达摩闻言顿时失去了兴趣:“原来只是二公子,和尚还要回去念经打坐,施主请回吧!”

    “呵呵,你这和尚好不知趣!却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大公子素来崇尚道门,岂会将你佛家看在眼中?我家二公子得武王传承,乃天命之主,如今潜龙未起,方才有你外道机会,若待我家公子崛起,佛门怕是悔之晚矣!”春归君巧舌如簧,佛家力量不弱,若能拉拢入李世民麾下,当大有可为。

    达摩闻言略作沉默,一双眼睛扫视虚空,不动声色的转身向前走:“和尚如今被道门盯死,岂敢外出半步?二公子若有心思,还请寻个时机,前来少林一行。”

    看着达摩远去的背影,春归君面带笑容,知道这件事成了!

    确实是成了!

    在看场中,此时酆都大帝已经收了治都天功印,与群雄告别,消失在虚空中。

    张百仁背负双手,瞧着围绕在自家周身的众道人,缓步迈出向北方而去。

    那挡在去路的道人立即恭敬的让开路,不敢有丝毫为难。众位道人虽然有心窥视那太平道的无上典籍,但面对着气势压人的张百仁,谁都没有开口的勇气。

    一道道阳神散去,元神真人各自回归肉身,太平道遗址出世的消息,却是天下皆惊,霎时间传遍中原内外,惹得无数修士心中震动。

    才刚刚回到洛阳府邸,尚未来得及喝上一口茶水,就听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都督,门外一女子求见!”

    “可曾通传姓名?”陆雨扫过侍卫。

    “赵如夕!说有急事求见都督!”侍卫着急忙慌道。

    张百仁动作一顿:“赵如夕?他这般急切见我所为何事?莫非……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叫他进来吧!”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不多时,就见满面泪水的赵如夕脚步匆匆的跑进来,临门一脚身形踉跄差点绊倒,好在赵如夕根底扎实,并未曾摔倒,而是扑在了张百仁身前:“百仁!百仁!不好了!不好了!你弟弟离家出走,欲要前往佛门修行,你可要做主啊!这可是你张家独苗苗,决不能度入佛门啊!”

    “什么?”

    张百仁闻言目光一闪:“姑姑是说,百义居然想要出家,弃道从胡?”

    “是呀!昨夜百义悄然离去,唯留一封手书,若非晓宁哭诉,只怕我等都来不及发现!”赵如夕不断哭啼。

    听着赵如夕的话,张百仁一张面孔顿时难看了下来,眼中满是怒火在不断升腾。

    “是其自愿入佛,还是有人蛊惑?”张百仁逼视着赵如夕。

    “不知道!百义离去的太突然,晓宁已经有了身孕,这孩子忽然遁入空门,这不是害人吗?你爹与晓宁已经连夜追赶了上去,你快点去吧!若是晚了,真的拜入佛门,晓宁该如何是好?”

    晓宁,便是那漂亮的小寡妇了!

    张百仁慢慢推开赵如夕,缓缓站起身在大殿中走了一圈:“突然弃道入胡,怎么会这样?”

    “百仁!”赵如夕泪眼婆娑的看着张百仁。

    “不妨事,我先去走一遭!”张百仁拍了拍赵如夕肩膀,身形凭空消失在大殿,已经不见了踪迹。

    嵩山

    少林寺

    今日少林寺山脚下来了一位锦袍公子

    “张百仁!你来我少林寺作甚!”瞧着那锦袍公子,看守山门的知客顿时呲目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