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涿郡侯的要挟!
    “嗯?放肆!以为这里是你侯府吗?也敢与本夫人这般说话!”张丽华目光忽然变得冷厉起来,一声呵斥,霎时间道道气机自大厅内外卷起,向着涿郡侯锁定而来。

    “张丽华,我若是你,我便会将这群侍卫撤下,免得稍后本侯说了什么不该被人听到的隐秘,你后悔莫及!”涿郡侯冷然道。

    “是吗?”张丽华冷冷一笑,摆摆手示意大厅内的侍卫退出去:“退出五十步外,任何人不得偷听!”

    瞧着众侍卫退出去,涿郡侯方才不紧不慢的自怀中掏出一份文书,利剑般向着张丽华射来:“你自己好生看看再说。”

    张丽华手掌一伸,卸去了劲道,将文书拿在手中,拆开后顿时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调查的倒是仔细!”

    “夫人瞒了自家身世,你说这封书信若被大都督知道,大都督该如何做?”涿郡侯面色阴冷的道。

    “你欲要如何!”张丽华双手攥住书信,只见那书信缓缓化作齑粉,飘落一地。

    “只要夫人肯暗中听我调遣,这封书信自然也就不会落在大都督手中,夫人依旧可以安稳的呆在大都督身边!”一边说着,涿郡侯慢慢站起身:“做了我的人,咱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本侯自然不会害你!”

    一边说着,涿郡侯一只手居然向着张丽华的脸蛋上抚摸而来,眼中满是得意的笑容,贪婪之色忍不住流转而出。

    如此绝世女子,怕是除了当朝皇后,天下少有能及者!

    想一想日后此女被自己揽入怀中,任凭蹂躏,涿郡心中便满是快意。

    “啪!”

    一个耳光犹若惊雷般,霎时间将自我陶醉的涿郡侯打醒,一双眼睛呆愣愣的看着张丽华,犹自不敢相信张丽华居然敢反抗自己。

    “你敢打我?”涿郡侯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猪狗一般的东西,本夫人也是你能染指的?你就等死吧!”说完话后张丽华转身离去,留下大厅中的涿郡侯傻眼了,呆呆的捂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将军府邸

    张百仁与大将军正在饮酒!

    “都督,你如今修为已经人间绝顶,天下无敌,修为再想突破登临仙道,近乎于不可能!不如留下子孙万世根基,以作不备只需如何?”鱼俱罗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未雨绸缪,未尝不可!大隋灭亡,已经成为定数。我等纵使不求登临九五,也该有自立的实力,叫新王朝忌惮的实力!”鱼俱罗面色严肃道。

    张百仁闻言一笑:“我倒是不会反对!”

    鱼俱罗一愣,居然不敢相信,张百仁竟然这般轻易的答应了!这般轻描淡写的答应了。

    瞧着鱼俱罗目瞪口呆的表情,张百仁笑着喝了一杯酒水:“陛下早就做了亡国准备,我又何必多事?新旧王朝更迭,我等坐镇北地自立为王,听掉不听宣,岂不是快哉?你也知我不喜做没有准备的事情,事事都喜欢算计全面。”

    “涿郡侯有心起兵造反,打入上京,另立乾坤平定天下,重定天下九五格局……”鱼俱罗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喝了一杯酒水,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察觉到张丽华体内魔种气机的剧烈波动,念动间已经将其周身所见、所闻之事收之于眼底。

    “咔嚓”

    酒杯破碎,碎片崩裂,酒水顺着张百仁的手指缓缓滑落。

    这一声犹若惊雷,瞧着面色铁青的张百仁,鱼俱罗顿时心中一动:“都督,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有人不知死活,居然要拿捏本都督的把柄,欲要借机染指丽华,你说本都督该如何行事?”张百仁看向鱼俱罗,眼中无数的剑意在不断流转。

    “当杀!”

    鱼俱罗斩钉截铁,声音愠怒道:“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敢打夫人的主意。”

    “我与丽华同甘共苦二十几年,相识于微末,一路扶持走到现在。如今本都督修为绝顶,居然还有人敢掠虎须,叫丽华受委屈,简直是罪该万死!”张百仁看向鱼俱罗:“稍后那贼人到来,将军将其拿下吧!本都督还需好生炮制于他!”

    鱼俱罗一愣,呆呆的看着张百仁,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升起。

    大殿内气愤沉闷,鱼俱罗与张百仁俱都是阴沉着脸,各自喝着酒水不语。

    不多时,就听侍卫通秉:“大将军,侯爷到了!”

    涿郡侯到了!

    话语落下,涿郡侯已经走入大殿,似乎察觉到了大殿内沉闷的气氛,涿郡侯只以为鱼俱罗劝说张百仁失败,心中念动间已经有了说词。

    “见过都督!”

    一边说着,涿郡侯落座,倒了一杯酒水:“都督,何苦来哉?”

    张百仁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的喝着酒水。鱼俱罗一双眼眉低垂,吃着烤肉。

    “如今大隋灭亡乃是天定,大隋气数将近,谁能逆改天命?都督何必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效忠大隋有什么好?如今天下龙气涣散,龙蛇并起,都督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取天下如探囊取物,何必如此冥顽不灵?”涿郡侯摇头晃脑的劝说道。

    见到张百仁沉默不语,涿郡侯继续道:

    “都督修道,不能登临九五,但没关系啊?事成之后,愿尊都督为大国师!大将军闲云野鹤,却也要为子孙谋万世之根基,当可赦封为护国将军,就算是尊奉二位为天子,也是可以啊!都督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后辈子孙考虑吧!”涿郡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张百仁终于抬起头,一双眼睛看着涿郡侯,双目古井无波,看的涿郡侯头皮发麻,忍不住一个哆嗦道:“都督,您给个准话吧?如今我与大将军皆已经同意,就差你了!”

    一杯酒水慢慢一饮而尽,张百仁缓缓放下酒杯:“啰里吧嗦说这么多,本都督听的都腻了,本都督再给你一次开口的机会!毕竟你我相识也有二十多载!若不给你机会,传出去别人会说我不仁不义!”

    开口的机会,就是辩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