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天子武学——指间沙
    张百仁话语落下,顿时叫郡侯夫人花容失色,抱着残缺衣衫瑟瑟发抖不敢争执。

    一边那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走上前来给郡候夫人披上外套,四个人惊魂动魄的抱在一处瑟瑟发抖。

    缓缓来到郡侯的身前,张百仁低头俯视着脚下涿郡侯,感知到魔种已经彻底融入其周身百窍,三魂七魄之后,方才拍拍手,只见张丽华领着两个侍卫走进来,打开了金锁,请郡候夫人落座,

    涿郡侯金锁松开,猛然暴起,一爪伸出向张百仁的脖颈锁来。

    张百仁一阵冷笑,背负双手并不格挡,只是冷冷一哼:“跪下!”

    “噗通!”

    地上青砖霎时间碎裂为砂石,涿郡侯动作戛然而止,将力量导入了地下,只见其脚下青石纷纷断裂。

    “日后涿郡便是本都督的老巢,大本营了!”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涿郡侯:“希望侯爷不要叫本都督失望!”

    涿郡侯跪倒在地,身子似乎不再是自己的,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

    涿郡侯周身肌肤颤抖,似乎在与体内的某种力量抗争,争夺着身子的控制权,可惜了,张百仁既然出手,岂会给涿郡侯机会?

    “你日后若老老实实安心的为我办事,本都督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若不然……全家老少,九族之内尽数诛绝!”说完话转身离去,脚步逐渐走远。

    “呼~”

    涿郡侯周身已经尽数被汗水打湿,眼中满是数不尽的惶恐。

    “老爷~”

    “爹~”

    母女四人扑过来,顿时叫场中又增添了几分热闹。

    “涿郡侯是自找的!居然敢打都督的主意,想来不知死字怎么写,这些年涿郡太安静,安静到这厮居然衍生了野心!”张丽华跟在张百仁身后。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闪过一抹思索:“日后涿郡便是本都督的大本营,你派人通知大将军,叫其暗中秘密操练兵马,留作后用。”

    张丽华闻言点点头,暗自里记下张百仁说的话。

    张百仁忽然顿住脚步,转过头看向张丽华:“太平道那宝葫芦可有下落?”

    张丽华摇摇头:“当日龙蛇混杂,每一位都是神通道行通天之辈,想要找到谈何容易。”

    “可惜了!”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惋惜,参悟太平经之后,张百仁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太平道。

    “十有八九是被那太平道弟子拿走了!”张丽华道。

    二人走入后院小楼,张丽华缓缓点燃烛火,张百仁拿起太平道经细细研读,张丽华在一边百无聊赖的整理着天下各地的情报。

    “咦!”

    迎着灯光,张百仁忽然动作一顿,凝神细细向着那经书观望而去,却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丽华,取一把裁纸刀来!”

    张丽华闻言将案头的裁纸刀送来,张百仁伸出手指抚摸着太平经,过了一会拿起手中的裁纸刀忽然一剪。

    “这……”张丽华目瞪口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锋锐无比的裁纸刀,居然剪不开这普普通通的经书,当真是令人惊掉大牙。

    “先生,这书莫非……”

    “这经书居然别有洞天,太平道的传承果真有些意思!”说完话直接向一旁烛火烧去。

    “先生,你……”

    看着张百仁的动作,张丽华心中一惊。

    “真经不怕火炼!”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经书。

    果真

    只见烛火下,那经书居然仿佛融化了一般,化作了一页金箔。密密麻麻犹若蚂蚁大小的字眼,呈现于张百仁眼中。

    “这是真经!真真正正的真经!”张百仁凝神看去,随即身子一个哆嗦哆嗦,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指间沙!”

    指间沙乃天子武学,这是一门涉及到禁忌的天子武学。

    “先生,这……”张丽华瞪大眼睛。

    “千古匆匆,犹若流沙,所以称之为指尖沙!”张百仁面色震动,这指间沙乃天子武学,一旦练成号称可以执掌时光长河的存在,念动间千古匆匆,弹指红颜老,端的霸道无双。

    甚至于叫人返老还童,重回少年,亦或者修为丧尽,再来一次。

    天子武学,翌称之为禁忌武学。

    古往今来自三皇五帝开始,天子武学并不是谁都有本事创造出来的,也不是谁都有机缘修行的。

    就连推演太平道经的神性此时都被惊动了,刹那间复苏扫过张百仁手中的指间沙,陷入了推演之中。

    烛火熄灭,金黄色纸张一阵扭曲,居然化作了之前未曾灼烧的太平道经。

    “当真不可思议!”张丽华眼中满是惊叹。

    “此事切莫声张出去!切记!切记!不然定有大祸!”张百仁露出了一抹严肃。

    张丽华苦笑:“先生高看我了,这经书一片金光,妾身只是被其露出的异象震惊到,至于其中的字眼,我却看不到分毫。”

    即便看到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张丽华中了自己魔种,此事除非自己允许,不然张丽华休想透漏出只言片语。

    “暗中搜集有关太平道的一切资料,全都送入我这里,太平道果真不简单!”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撼。

    除了十日炼天图与自家的花瓣外,张百仁这是第一次接触到关于时间奥义的武学。

    天下万物,取之如流沙,弹指间流沙落尽,红颜老去。

    除了自家的本命花瓣之外,就算是十日炼天图都未必能真的触及时空,其内所有一切都不过记载的影像,仅此而已。

    上古太平道究竟何等辉煌,究竟有何何等奥秘!

    “太平道!”张百仁静静的端坐在烛火前看着经书,若细看却发现,张百仁双目无神,显然心思早就不知飘到了哪里,全无半点在经书上。

    少林寺

    达摩法师看着张百义,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欢喜,你修炼我佛家大欢喜禅法,终究是外道,日后若脱离舍利加持,必然会一朝打回原形,依靠外物修持的大道,终究只是镜花水月。”

    “方丈知道弟子有世尊舍利?”张百义愣了愣神。

    “岂止知道,而且知道你身上有两颗舍利子!”达摩摇了摇头:“舍利子乃世尊的转世之物,你若带在身边,不断借助舍利修炼,甚至于日后借助舍利寄托元神,终究只是外道而已,会成为世尊的一缕身外化身,虽有自我,但却不能得享自在。”

    “还请方丈教我!”张百义恭敬道。

    “你看不破男女欢愉之事,那便唯有堕入欲界,沉沦苦海,待到欲到了极致,自然可以超脱!”达摩法师此时眼中满是佛光,智慧火花流转。

    “还请法师助我!”张百义恭敬道。

    “且先将那两颗舍利予我”达摩道。

    张百义不疑有他,交出了两颗舍利。

    “这两颗舍利辟易佛门万千法门,若你佩戴在身上,和尚的度人之术,便无法在你身上起作用!佛骨舍利虽好,可以时刻保存你一缕灵光不坠迷途,但却也叫你堪破不得关隘,难以看穿万物本质”达摩将两颗舍利放入袖子,然后一指点在了张百义眉心处:“于欲望中堪破迷障,方才是欢喜大法的真意。”

    张百义来不及回神,已经天旋地转,似乎忘记了什么,坠入了无尽欲界。

    美人!

    无穷无尽!风姿各异的美人,在其身边流转而过。

    或风情万种,或圣洁无双。一颦一笑之间,无不勾人心魄,叫人心神摇曳。

    “哈哈哈!哈哈哈!”张百义一声狂笑,瞬间抛弃一切,猛地向着那无尽的美女扑去。

    尽你所能,超乎你的想象,你想要的这里都有!你没想到的,这里也有。

    人活的太久,看着身边人、物逐渐远去,也会觉得厌烦,恨不能一死了之。

    整日里厮混在美女堆里的时间太久,也会厌烦、空虚!

    人生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厮混在美女堆中。

    外界

    达摩恭敬的拜倒佛前:“师尊,弟子寻回两颗舍利,还请师尊收回!”

    金佛神光流转,两颗舍利自动漂浮,落入了那金佛的手掌中,浩荡天音降临,佛音传唱:“因缘、因果、因为!今日收回舍利,理应渡其成佛,你亲自将其收之为弟子,需好生教导!”

    “师尊,此子修炼的乃大欢喜禅法,想要度化怕是……”达摩迟疑道。

    “当年大欢喜菩萨陨落坐化于北邙山,你亲自持八宝莲花池水,求见酆都大帝!”佛光收敛,世尊已经远去。

    “大欢喜菩萨?这小子看来颇得师尊重视啊!”达摩陷入沉思:“看来之前的算计,还需要更改一番。”

    北邙山

    酆都大帝看着眼前的治都天功印,瞧着那乌黑色的法印,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

    “该死的,想要点化治都天功印中的厉鬼怎么就那么难?难道非要有太平道弟子出手才可吗?”酆都大帝手中生机流转,灌注于印玺之内,只可惜印玺仿佛是无底洞一般,任凭自己灌注生机,依旧不见丝毫动容。

    须知,酆都大帝乃是逆转生死的强者,其生机可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