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太阳神血
    “先生,你……”瞧着背对自己,肌肤洁白如雪的张百仁,张丽华顿时一阵惊呼。

    慢条斯理的穿上衣衫,张百仁缓缓转过头,插上了额头上的发簪:“都已经在一起睡过了,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过。”

    “先生,你如今可终于又长大了!”张丽华眼眸中满是惊喜的看着张百仁。

    “是啊,又长大了!”张百仁一把抱起张丽华,在其惊呼声中向着背后的楼阁走去。

    涿郡侯府

    瞧着黯淡的天空逐渐恢复光亮,涿郡的眼中满是凝重,过了许久才无奈一叹:“一步错,步步错啊!”

    大将军府邸

    鱼俱罗放下酒杯,看着重新出现于世间的大日,摇了摇头:“都督修为越加深不可测了。”

    一日胡天乱地的折腾,瞧着一滩水般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张丽华,张百仁慢慢站起身,一人来到院子里,缓缓摊开十日炼天图,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当年天帝练成太阳神体,镇压千古,万千神祗臣服,我如今虽然经过太阳之力洗毛伐髓完毕,但却也只是觉得太阳亲近几分罢了,远远谈不上驾驭太阳之力的地步!”张百仁抚摸着图纸上的十日炼天图:“洗毛伐髓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才是正道的修炼之道。”

    一点日光流转,时光在此时似乎扭曲,张百仁循着时光长河,穿梭无尽时空,向着上古而去。

    依旧是至高无上的太阳神宫!

    此时天帝端坐在龙椅之上,眼中似乎有两尊太阳在不断流转。

    “洗毛伐髓,成就太阳神体,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便是开发出太阳神体的无匹伟力!”天帝端坐,喃呢自语。

    “炼三魂,锻七魄!诸天万物俱都为太阳威严所笼罩,金乌便是太阳的魂魄,唯有模拟金乌,才可撬动太阳的力量!”天帝执笔在十日炼天图上的勾勒不停:“吾之脊髓,为太阳本源!吾之骨骼,为太阳之构架!吾之皮毛,为太阳形体!吾之意志,为太阳之意志。吾有法门,驭太阳而生,唤作:金乌大法!”

    “不妥!不妥!金乌大法太俗,还是唤作:三阳正法吧!”天帝露出了一抹沉思。

    三阳金乌正法的下一步,便是混元!

    以精气神化作太阳魂魄,用来调和自家体内筋骨皮膜,使之混元唯一,化作真正行走于人世中的太阳。然后纳真正的十金乌于体内,吞噬太阳取而代之!

    吞噬太阳取而代之!

    天帝好疯狂!这般疯狂的法诀当真是惊人至极。

    调和魂魄的口诀,张百仁早就得了天帝传承,只是此时看到法诀的真正面目,张百仁反而心有迟疑,不敢修炼了。

    吞噬太阳,会不会太疯狂?

    “不管那么多,我先修炼了再说,大不了弃了这具肉身,在转世投胎也不迟!”张百仁略做沉思,收起了身前的十日炼天图,然后掐了法诀,瞬间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太阳之中,无穷无尽的太阳之力充斥于其体内。

    神血!

    何为太阳神体?

    调和肉身,会使得自家周身形体与魂魄调和,诞生一种至强神物,唤作是:神血!

    神血成,太阳之体成!

    什么时候自家周身的血液都化作神血,那太阳神体便是大成,可以吞噬日月了。

    一滴‘太阳’自张百仁体内诞生,诞生的毫无意外,毫无突兀,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都督,大将军鱼俱罗求见!”张丽华开口,打断了张百仁的修行。

    神血

    是一种可以传承的力量,日后张百仁若有子孙,必然会化作太阳的后裔,继承神血的力量。

    “大将军怎么来了?”张百仁慢慢睁开眼,露出了一抹沉思。

    “都督都已经闭关三个月了,妾身生怕都督出现意外,所以才将都督唤醒!”张丽华端着清水,慢慢走上前来,松下了张百仁的玉冠,梳理着其头发。

    “三个月?我只是觉得一瞬间而已!”张百仁一愣。

    张丽华笑而不语,静静的为张百仁梳理着发丝,瞧着张百仁晶莹如玉般肌肤,一个毛孔都看不到,整个人仿佛是一只洁白无瑕的美玉。

    “都督的肌肤真是好,就连妾身都嫉妒了呢!”张丽华抚摸着张百仁脖颈间的肌肤,露出了痴迷之色。

    一个哆嗦,张百仁插上发簪,慢慢站起身摸了摸张丽华细嫩的脸蛋:“你放心,有我滋润,你日后肌肤也会好起来!”

    不是张丽华不够水灵,肌肤不够细腻,只是与张百仁比起来,差的太多,简直是天地云泥之别。

    “大将军在前院候着了!”张丽华拿着袍子给张百仁披上,如今天气转寒,纵使修行之人不会冷,但张丽华总觉得还是给张百仁添上袍子好一些。

    “将军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张百仁背负双手走入大堂,鱼俱罗正端坐在大堂中喝着茶水。

    “都督不知,非我要来,而是不得不来!都督府中华光冲天,涿郡三月滴雨不见,我若再不来,只怕来年我涿郡百姓只能吃土了!”鱼俱罗无奈的摇摇头。

    “有那么严重?”张百仁一愣。

    鱼俱罗摇摇头,一双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诧异道:“都督如今修为至何种境界,老夫看不出丝毫虚实。”

    “心有所悟,踏上另外一条路而已!”张百仁看向鱼俱罗:“反倒是将军,越来越年轻了!”

    “可惜,武道至我这种境界,若不能在做突破,也只有老死一途,证就金刚不坏虽然千古以来少有,但却也不是没有!”鱼俱罗眼中满是唏嘘,一抹颓然流转而出:“如今天地大变,武道至我这种境界已经快要到达极致,想要长生久视,却是痴心妄想,顶多活个千年罢了。”

    张百仁看着鱼俱罗,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本都督最近修炼了一门道功,将军若是不弃,到可以搭把手,我这门道功最是奇特,将军或许能心有所悟,也是一分功德!”

    “哦?有这么神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