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徐福在来,地府危机
    听到张百仁居然主动提出来要与自己切磋,鱼俱罗的眼睛顿时亮了:“当真?”

    “当真!”张百仁面带笑容,自从体内衍生出神血之后,他便感觉到了一种强大,一种无可匹敌的强大。

    “走!”

    鱼俱罗一步迈出,在出现时已经到了后院的演武场。

    张百仁站起身,示意护卫后退,慢慢来到了演武场,赤裸着脚掌踩在坚硬的地面上,张百仁周身气机内敛,收敛到了极致。

    “还请都督出手!”鱼俱罗道。

    张百仁呼吸,在这一刻,无形的阳光在其心中似乎化作了有型之物。

    神血在体内流转,手掌一伸,天空中阳光汇聚,化作了一把弯刀。

    “杀!”

    一步迈出,速度快到极致,但却不染纤尘。

    弯刀过处,光线断开,似乎进入了黑暗的国度。

    “好诡异的神通”鱼俱罗瞳孔一缩,重瞳居然在此时聚合一处,然后瞬间分开。

    “砰!”

    一拳打出,犹若巨石落入了湖水中,荡漾起层层涟漪。

    液态的空气荡漾起层层涟漪,一旦爆开,必然石破惊天。

    “喝!”

    张百仁一声呵斥,双手环抱虚空,无穷火焰汇聚,化作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金乌,向着鱼俱罗的拳头迎了过去。

    “砰!”

    空气炸开,张百仁身形转折,脚踏虚空,所过之处空气化作了液态。

    神血!

    这便是神血的力量!

    一滴神血便可叫其有这等力量,若将周身血液尽数换成神血,岂非天下无敌了?

    怪不得天帝可以一统乾坤镇压域内,原来三阳金乌正法居然如此逆天。

    “都督好修为!”鱼俱罗眼中满是惊叹:“我只是使用了五分的力量!”

    “只是五分力量?”张百仁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意之色消弭无踪。

    “即便只是五分力量,这天下九成至道也难以抵挡!”鱼俱罗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都督修炼的是道功,武道却能与我争锋,已然不易!”

    “再来!”

    张百仁体内神血流转,熊熊的太阳神火居然自指掌间升起,院落化作火海,霎时间火光冲天。

    这是太阳的热量!

    千、万分之一太阳的力量!

    院子里的草木来不及干枯,便已经化作了熊熊火焰。

    鱼俱罗骇然变色,只觉得自家体内血液在刹那间都要被蒸干。毛孔难以锁住,汗水欲要泄露而出。

    “先发制人!”不敢叫张百仁继续运功,鱼俱罗一拳挥出,空气蜿蜒扭曲折射,所有的光线已经尽数散射而去。

    “好手段!”张百仁露出赞赏,太阳神火内敛,一只手掌晶莹剔透的向着鱼俱罗迎去。

    大家都知道,热量会产生爆炸!

    空气压缩会产生爆炸!

    那么当空气压缩遇到极致的热量呢?

    液态空气被鱼俱罗的拳罡压缩到了极致,在被张百仁指掌间狂躁、霸道的热量点燃。

    “呼~”

    爆炸卷起,鱼俱罗翻身落地,稳若泰山。

    并没有在抢先出手,而是在闭目沉思。

    “都督武道修为绝对是及不上我的,但却能与我碰撞而不落下风,此中必有缘由!”

    一边思虑着,鱼俱罗转身离去,留下满院狼藉以及背负双手站立的张百仁。

    “都督,大将军武道修为高深莫测,你乃是修道之人,又何必以己之短攻人之长?”张丽华自楼阁走下来,眼中满是埋怨。

    “你不懂!”张百仁摇摇头。

    张丽华整理着张百仁散乱的发丝,露出了一抹诧异:“不过都督之前施展的武道,却是相当厉害。”

    “对了,徐福先生在大厅候着呢!”张丽华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道。

    “哦?”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他来做什么?不是已经走了么?”

    “徐先生来了,妾身总不能将其挡在外面!”张丽华翻了个白眼。

    听闻这话,张百仁点点头:“随我去见先生。”

    大厅中

    徐福喝着茶水,感受后院武场波动的气机,眼中露出了一抹严肃,张百仁的强大有些出乎预料。

    “至刚!至阳!”徐福嘀嘀咕咕道。

    “先生来此,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张百仁大步流星走入殿堂,徐福赶紧站起身:“见过大都督!”

    “坐吧,时日未见,先生怎么客套了!”张百仁给徐福蓄满茶水,然后落座:“先生不是回转地府了吗?”

    “本来是打算回地府的,结果地府出了大乱子,老道不得不在阳世奔波,劳心劳力!”徐福无奈的道:“这次还要请大都督助力。”

    “哦?先生有何需求,尽管讲来”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都督不知,前些日子,地府忽然有大变发生,那地府新近诞生了一位绝世强者,打的各路强者节节败退,搅得地府不得安宁!若仅如此,倒也罢了,但偏偏此人要借路鬼门关,重新杀入阳世,始皇陛下怎么会允许这等强者踏入阳世?但偏偏此人修成三头六臂,更兼铜皮铁骨,手下将士善使一阵法,偏偏又与阴司鬼祟勾结在一次,就算是陛下此时亦苦不堪言”徐福无奈的摇头道。

    “道长可知此人根底?”张百仁道。

    “却是不知!但其使用的阵法,我等却查询到了来路,居然是当年涿鹿之战蚩尤布下的大阵,欲要降服此僚,非要黄帝留下的指南车不可!”徐福抱怨了一声。

    “指南车?”

    张百仁眉头皱起:“先生可有指南车消息?”

    “就在黄帝的寝陵,只是我寻不到黄帝寝陵所在,所以才不得不麻烦都督!”徐福抱拳一礼。

    “指南车?黄帝的寝陵!”张百仁端着茶盏,陷入了沉思。

    过一会才道:“实不相瞒,道长来的刚刚好,本都督恰好前些日子得了上古三皇寝陵的地图,正要寻找黄帝的府邸,不曾想先生就来了。”

    “当真?”徐福闻言顿时猛地站起身,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当真是困了就来枕头,累了就有靠山。

    “自然做不得假,只是还需准备些时日,先生暂且在此地住下一些时日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