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梦回上古
    袁天罡能说什么?

    他敢说不吗?

    眼下只希望张百仁归来之后能够力挽狂澜,否则这次可真的是栽了!

    且说张百仁,却是周身时空颠倒流转。

    大道花开

    张百仁体内洁白的花朵似乎感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锲机,居然在空中洒落道道晶莹剔透的花瓣。

    时空之力在此时发生了异变,一种超乎命数的异变,再出现时已经到了石头屋子中。

    确实是石头屋子!

    石头砌成的屋子!

    门外传来一阵阵喊叫,远处天边战鼓声响。

    “大王,各路修士皆已经齐聚,广成仙师已经采来了首阳山的青铜,正待开工炼制无上神剑!”有一青年壮汉走进来,眼中满是狂喜之色。

    大王?

    张百仁心中一动,打量着眼前男子,却见其周身裹着兽皮,古铜色肌肤黝黑深邃,透漏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广成仙师?

    电光火石之间,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猜测:“莫非这便是轩辕黄帝的考验?”

    “带我前去!”

    张百仁站起身,随着青年向门外走去。

    远处

    火炉熊熊,无穷地火喷涌而出,岩浆在不断飞腾。

    一仙风道骨的男子此时正操控着一大块青铜,在那地火上悬浮,,地火熊熊却奈何不得那青石分毫,当真是怪异至极。

    “轩辕,为师取来了首阳山青铜,今日正要借你神力,炼制这无上神剑,助你斩杀蚩尤驱逐九黎,日后我人族必然占据富饶的中土”广成子一边操控着手中的首阳山青铜,一边扭头对着张百仁道。

    “多谢师傅!得师傅相助,斩杀蚩尤必然手到擒来!”张百仁抱拳一礼。

    “话不能那么说,蚩尤也是有天数在身之人,身边汇聚先天神祗如风婆雨师之流,并非那么好战胜的!”广成子摇摇头:“可惜你尚未能参悟天皇、地皇留下来的无上典籍,不然也不会落得如此被动。”

    张百仁闻言苦笑,瞧着周身忙忙碌碌的壮汉,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眼下情况未明,他也不便多说,免得露出破绽。

    “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广成子背负长剑,侧头看到张百仁脸上的那一抹苦笑,愣了愣神。

    张百仁能说什么?

    想不到黄帝为了考验自己,这幻境塑造的如此真实。

    既来之则安之!倒要看看黄帝有何安排!

    这般想着,张百仁不动声色道:“徒儿只是想到蚩尤,感到有些头疼罢了!那蚩尤铜皮铁骨,徒儿奈何不得他,那魔头汇聚一群强者,若非师傅帮衬,只怕徒儿早就败了。”

    “九黎一族残暴,若叫其统治你治下百姓,非我人族之福!蚩尤虽然战力通天,但却无有德行!做一冲锋陷阵的大将倒也罢了,若成为我人族共主,只怕我人族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气数必然会消耗一空!”广成子眼中满是无奈:“我人族难啊!先天神祗忌惮我人族无上传承,欲要相助蚩尤一统人间,埋葬《天坟》《地坟》,你若在不能参悟此无上秘典,只怕我人族危矣!”

    却见一边中年男子道:“大王若练不成《天坟》《地坟》,就无法克制蚩尤手下的八十一尊先天神祗,神兵易得,天地二坟难练!”

    “力牧,你速速为我调火,莫要给轩辕施加压力!”广成子呵斥了一声那男子,开始不断铸造神兵。

    时间在点点流逝,首阳山青铜逐渐被炼化,但此时的张百仁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家的神通被禁锢了!

    似乎冥冥中有一股禁忌的力量,叫自己的大道花难以在这方时空显现。

    倒是体内的诛仙四剑剑胎,感受着上古浩渺的气机,开始逐渐活跃起来。

    三阳金乌大法是没办法修炼的,因为太阳星上没有金乌,三阳金乌大法自然是练成不成。

    唯一能护身的居然是与自己本命相连的四道剑胎!

    大道花绝对不能动用,一旦动用必然会惹来天大的麻烦,甚至于张百仁有一种感觉,一旦自己动用大道花,会产生令自己都要恐怖的后果。

    “果真,陪伴在我身边的唯有四道剑胎!”张百仁轻轻一叹。

    天边神光流转,此时星空浩荡,亿万星辰大放光芒,仿佛流水一般的星辰之力向着首阳山青铜而来。

    皇道神剑,威能无双!

    “血!天命之血!”广成子忽然道。

    无须解释,张百仁自然而然的就明白,猛然刺破心口,滴滴殷红色血珠飘出,向着那首阳山青铜飞去。

    肉身不是自己的肉身!血液也自然不是自己的血液!但却有自己的灵魂印记!

    “大王请回,三年之后神剑可成,大王需参悟天地二坟,在逐鹿与蚩尤做一了断!”广成子忽然开口。

    张百仁苦笑,天地二坟究竟是什么他都不知道,如何去参悟天地二坟?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广成子摸了摸胡须:“今日的大王似乎有些奇怪!”

    “大王,应龙来了!”张百仁刚刚落座,就听门外响起了一声闷雷般的声响。

    张百仁眼睛一亮,应龙可是天地间有数的强者,亦是皇帝手下的大将。

    “大王!”

    一面容英武的男子周身水汽弥漫,缓缓的走入了石屋内。

    “何事?”张百仁能少说话尽量少说话,免得露出破绽,完不成黄帝的考验。

    “四海龙族那边松口了!代价是中土的河道,四海龙族要分一杯羹!”应龙面色阴沉道。

    “你以为如何?”张百仁自然而然开口,似乎并未过多考虑,就像是本来就该说这句话。

    “蚩尤麾下风婆雨师法力无边,单凭下属无法应付,四海龙族乃水神之属,传承悠久不可小觑!陛下暂时允了那龙族倒也无妨,眼下陛下大敌乃是蚩尤,只待斩了蚩尤,有的是办法炮制那群泥鳅!”应龙眼中冷光阵阵。

    张百仁看着应龙,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

    应龙也是龙族之属,怎么会如此痛恨龙族?

    “如今与蚩尤交战,可有胜算?”张百仁又问了一句。

    “三成不到!”应龙摇摇头:“形势不容乐观啊!”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