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逐鹿之战(一)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刀,确实是好刀!

    只见此刀形似猛虎,取自于陆吾身躯,其内怨气冲天,铸以陆吾之魂。

    刀是好刀,只可惜就是太过于桀骜了!

    “诸位长老,以为此刀该以何命名?”蚩尤一双眼睛扫过场中众位祭祀,露出了一抹笑容。

    “大王,此刀形似猛虎,不如唤作:虎魄。如何?”一位祭祀瞧着长刀,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听了那长老的话,蚩尤闻言一愣,抚摸着不断震颤挣扎的刀身,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不错!不错!就取名为虎魄了!决战之期将近,本王一统人族指日可待,还望诸位长老助我一臂之力,用这虎魄斩下轩辕小儿的头颅。”

    “我等必然誓死效忠大王!”众位长老俱都是齐齐一礼。

    “这幻境也未免太真实了!”

    回部落的路上,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瞧着两岸倒退的景色,转眼间共工台已经到了。

    “爹!”女妭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你放心,爹一定助你祛除生死之毒!叫你重新回到人族!”这是张百仁的誓言,虽然眼前一切都是幻境,但这幻境太过于真实,真实的张百仁都忍不住为之心惊,喜怒哀乐为之波荡。

    “爹,人族为重,你莫要为我赴险!”女妭一双纯净如水般眼睛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随即化作遁光转身离去,消失于青冥中不见了踪迹。

    瞧着共工台前仿佛雕塑一般的少女,张百仁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前所未有的痛!

    “若这里是幻境,我便杀他个血流成河!我便杀他个天翻地覆!”张百仁眼中一缕杀机流转而过。

    回到部落,张百仁瞧着铸剑的众人,眼睛里一抹杀机在流转。

    “你的杀性很重,若在这般下去,早晚要坠入左道迷途!”广成子来到张百仁身前。

    “蚩尤练成铜皮铁骨,更得了长生神药,千秋不死之身就在今朝!”张百仁声音凝重道。

    “你莫怕,轩辕神剑凝练了日月星三光本源,再加上人族无敌的信念,当无坚不摧无往不利!”广成子看着张百仁。

    “我要铸剑!”张百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铸剑?有神剑轩辕一把足矣,何必在多此一举!你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悟透本源,真正掌握天地二坟,才能镇压那无数的神圣!使得我人族在这混乱的大荒有一线立足的生机!”轩辕眼中满是唏嘘。

    张百仁目光凝重:“弟子要首阳山之铜!”

    见到张百仁坚定的目光,广成子轻轻一叹:“给你!”

    得了首阳山青铜,张百仁正要在这虚幻世界重新铸造诛仙四剑!想要破局,非诛仙四剑不可!

    张百仁如今道行非往日可比,诛仙四剑的炼制比以前快了不知多少倍。

    有足够的首阳山青铜,四道神胎皆已经大成,还有已经成型的诛仙大阵阵图,不过半个月那四把神剑便已经成型。

    成型之后,便是祭炼!孕养!

    无需杀戮,直接以诛仙阵图孕养!

    虽然时间有些仓促,但却也不得不为之。

    “这幻境太真实了,真实到我根本看不出分毫破绽!”张百仁瞧着那闪烁的日月星三光,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大人,辕门前来了一只陆吾神兽,说是要投靠大人,诛杀蚩尤为其父亲复仇!”就在张百仁刚刚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力牧声音自门外传来。

    “陆吾?”张百仁一愣。

    “天数变了!”铸剑台前,广成子看着天空中那凝聚为实质的杀机,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说到这里,看着那逐渐成型的轩辕神剑,眼中凝重松减了几分:“或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轩辕神剑成型之日天下震动,群魔来袭,却被广成子一印纷纷砸退。

    昆仑山

    西昆仑

    童子百无聊赖的斜倚在门槛前,无意中一晃,瞧着天空中那一道道化作血色的杀机,气势汹汹滚滚的向着昆仑山脉卷来,顿时惊得猛然坐起身:“不好!不好!昆仑山脉怕是有大劫!我徐福好不容易得了长生之躯,却不能给昆仑山陪葬。金母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支持蚩尤,怕会引得战火烧到昆仑山,我还是提前遁走吧。”

    徐福暗自整理包裹,卷了昆仑山中一些宝物,悄无声息的逃出了西昆仑。

    “这便是轩辕神剑!”广成子捧着神剑,慢慢的来到了张百仁的石屋内。

    “东海流波潭有神兽‘夔牛’,前日已经被东海龙王斩杀,老夫命人铸造了一只皮鼓,此乃重创九黎,克制巫蛊之术的无上神器!”广成子目光凝重:“我人族在这大荒举步维艰,随时都有覆灭之威,如今更是卷起内乱,却不知我人族在异族的虎视眈眈目光下还能在坚持多久!”

    “我人族必将战胜苦难,披荆斩棘,成为天地主角!”张百仁看着广成子沉重的目光,不知为何忽然心有所感,说出了这一番话。

    “我看不到希望!这一战老夫舍身成人,定要相助大王斩杀蚩尤,镇压各大邪神!”广成子站起身,走出了大帐远去。

    此时心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蚩尤!昆仑!”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如今不单单是轩辕三恨,更是他的恨意。

    外有大妖魔神虎视眈眈,内有九黎蚩尤作乱,人族在这大荒举步维艰啊!

    若非有广成子这般触及仙道的强者,怕是人族已经灭族了!

    时间流逝

    “咚!”

    “咚!”

    “咚!”

    战鼓声响,杀机天地动容。

    涿鹿

    数百万大军汇聚,杀机冲天而起,鬼神也要为之退避。

    此时张百仁端坐主位,下方各路强者汇聚,百万大军汇聚于涿鹿。

    昆仑山

    “徐福,你要往哪里走!”童子刚刚跑出西昆仑地界,便已经被一个气息圣洁,不染尘埃的女子堵住。

    “玄女!”徐福悚然一惊,猛然跌坐,手中包裹也随同坠落在地。

    “你收拾包裹,欲要往哪里走?”玄女挡住徐福的去路,脸上无喜无怒。

    “玄女姐姐,我……我就是在山中憋的太烦闷,想要去山下走走!”徐福结结巴巴,眼睛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昆仑山高手无数,比你强者不知凡几,但若论推演、趋吉避凶之术,你得了天皇传承,却是谁都及不上你,你若再敢说些胡话糊弄我,那你便随我前往娘娘面前走一遭吧!”玄女一双眼睛瞪着徐福,纤细晶莹的手指揪住了徐福的耳朵。

    “姐姐松手!姐姐松手!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徐福疼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还不快说!”玄女瞪着徐福。

    “半年前忽然天机变换,杀机遮天蔽日,显然是杀劫即将降临,而我昆仑山乃杀劫的源头之一!若想避开劫数,唯有前往……”徐福说到这里,顿时闭口不言,一双眼睛看向昆仑山方向,缩了缩脑袋:“我精通数术,姐姐实力高强,不如你我合作,共同避开大劫如何?”

    “你小子没有诓我?”玄女上下打量着徐福,左右掰扯着耳朵。

    徐福苦笑:“我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骗姐姐。”

    玄女闻言点点头:“谅你也不敢,你且说说如何避开杀劫?”

    “姐姐附耳来听!”徐福趴在玄女耳边一声低语。

    玄女听完,顿时面色一变:“你莫非在诓我?”

    “我如何诓你!”童子眼中满是委屈:“是你要我说的。”

    “论实力,轩辕不是蚩尤对手!论麾下高手,轩辕更差了一筹!若论士卒,九黎有诸神血脉,轩辕如何能胜?”玄女嗤笑道。

    “姐姐有天书遁甲,若能得姐姐传授,可以以天书遁甲压制九黎士卒的勇猛。若论用兵之道,姐姐说第二,何人敢说第一?至于实力,轩辕未必不是蚩尤的对手,两年前天数忽然变得浑浊不堪,那轩辕大帝不妥啊!大大的不妥!”

    “你若敢糊弄我,小心你了你的皮子!”玄女仔细打量着童子,看了一会才拽着童子脑袋,腾空而起。

    “此战必胜!”张百仁面色威严,缓缓自背后的剑囊中取出四把长剑。

    但见长剑神光内敛,不见丝毫异常。

    “将此四把长剑埋入战场!”轩辕吩咐下去,有侍卫自然照办。

    一番战前的布置,打发了众人之后,张百仁埋头陷入了沉思。

    希望何在?

    他看不到战胜蚩尤的希望!

    看着那身披兽皮,手拿棍棒、石器的手下大军,张百仁端坐在拜将台上许久无语。

    “大王!”广成子走上前来:“蚩尤手下混合了妖蛮、邪神的血液,为了我人族的正统,为了我人族的希望,决不可叫蚩尤得了天下。”

    战鼓敲响

    拜将台前点兵拜将。

    “轩辕小儿,可敢两军阵前与我走上几个回合?”蚩尤手持虎魄刀,骑着黑虎缓缓的走出大营,来到两军阵前。

    “大王不可,蚩尤练成了铜皮铁骨,刀枪不入水火难侵,大王乃我人族希望,不可冒险!”力牧站出来劝阻。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