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风气女妭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胜了!

    但是张百仁却没有战胜者该有的喜悦,虽然战胜了九黎一族,但轩辕一族的勇士却也折损了四成还要多。

    不过惨胜罢了,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应龙战死,女妭重创!

    “我要走了!”玄女看着张百仁。

    徐福拽着玄女袖子,眼中满是不舍:

    “玄女姐姐,那老妖婆吃了败仗,被大王坏掉算计,你若回去不下于自投罗网,你还是莫要回去了,就在人族大地上修行吧”徐福一双眼睛看着玄女,不舍的道。

    “昆仑山是我的家!哪有人不回自己家的道理!”玄女面带笑容,揉了揉徐福的鬓角。

    徐福低垂着脑袋,一边陆吾亲热的蹭了蹭张百仁衣襟,然后跑到玄女身边。

    “你也要走吗?”徐福看着陆吾。

    陆吾脑袋蹭着徐福,却见徐福咬咬牙:“也罢,我便随你回去!”

    “我送送你!”看着白衣飘飘的玄女,张百仁轻轻一叹。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人族战乱之后一切都需陛下主持,还请陛下止步!”玄女盘坐在陆吾身上,却见徐福抱着陆吾脖子,一行人已经远去。

    “陛下,若我在昆仑山遭遇不测,你定要为我复仇啊!”徐福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张百仁摇摇头,一双眼睛看向广成子。

    “这次大战,大王实力出乎了我的预料”广成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老师也要走吗?”张百仁面色感慨。

    “老夫这次大战损失惨重,三千法身折损过半!还需苦修才可,日后人族未来便交托大王了”广成子脸上虽然带着疲惫,但精气神却不错。

    “都是弟子的错!若非逐鹿大战,也不会害的老师这般……”张百仁面带愧疚,若因为自己误了广成子仙道修行,怕是百死莫赎。

    “不可做如此想,我人族为重!修为去了还可以在修炼,但我人族若失去命数,被阴司练成生死薄,生死祸福由人一念之间,操之于人手,再想重获自由可就难了!好在陛下取胜,一切付出都值得了!”广成子看着张百仁,手掌一招,轩辕剑被其拿在手中:“此神剑沾染了蚩尤之血,还需带入山中祭炼一番,日后有缘再会!”

    说完话广成子一步迈出,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战胜蚩尤,有熊部落大胜,人族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此次大战,张百仁心有所得,自然要闭关修炼。

    九黎族的一切事情俱都由力牧等人负责。

    时间悠悠转眼便是三年,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阵嘈杂之声,阵阵叫骂令人心烦气躁。

    推开门走出去,张百仁便是眉头一皱。

    空气干燥,干燥的没有半点水分。

    无数九黎族人围得里三圈、外三圈,纷纷喝骂指责着什么。

    女妭站在人群中央,一双眼睛看着四面八方传来的道道指责,眼圈泛红,滴滴泪水酝酿,只是还不待流出,便已经被蒸发。

    “祸星,就是因为你,我有熊部落三年滴雨未降,你还不速速滚出有熊部落!”

    “纵使你是黄帝的女儿,黄帝也不能包庇你!你这灾星不能留在有熊部落了!”

    “女妭,求求你!求求你了!我都已经一年滴水未进了!”

    “女妭,你就当行行好,赶紧离开有熊部落吧!”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族人指责喝骂,女妭呆呆的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无奈。

    “大王!大王!”嫘祖满面惊慌的跑过来,待瞧见面色阴沉的张百仁后,忍不住哭啼了出来:“你快救救女妭吧!女妭为你战胜九黎部落立下了汗马功劳,你可不能任由别人欺负她啊!”

    “人性的劣根!人都是自私自利的,纵使是女妭曾经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但只要触及到自己的利益,依旧会毫不留情的下狠手!这便是人性!轩辕,你为了这么一群小人与我斗争,到底值不值得!”冥冥中似乎传来了蚩尤的嘲讽之声。

    “都别吵了!”张百仁声如惊雷,空气卷起道道涟漪,数万人被其一声怒喝掀翻。

    轩辕三恨!

    恨当年自己赶走了女妭!

    女妭大战风伯雨师,因为遭受重创,丧失了飞行的能力,所过之处人间大旱赤地千里。

    “父王!”瞧见张百仁走来,女妭眼中含泪,眼圈泛红。

    “大王,我轩辕部落三年不曾降临点滴甘露,全都是因为女妭所至,您身为我人族主宰,可不能寻私啊!”一个轩辕部落的嗜老颤颤巍巍道。

    “陛下,女妭乃不祥之人,您还是下令将其赶出有熊部落吧!”

    “是啊大王,您总不能叫女妭一人,牵连到千千万万的有熊部族子民吧!”

    “还请大王断决!”

    “大王乃我人族共主,自然会做出选择,怎么会容忍妖邪祸乱我九黎部落?”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挤兑声响起,张百仁气得面皮铁青,瞧着委屈至极的女妭,猛然一步上前攥住女妭的手掌,突破音爆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内。

    共工台

    张百仁与女妭并肩而立,瞧着脚下浩荡洪水,默然无语。

    “父王,孩儿理解族人!他们也是被生活所迫,孩儿绝不怪罪他们”女妭开口,声音里满是低沉。

    女妭丧失了飞天之能,所过之处必然大旱,天灾降临!

    “我去求老师!老师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张百仁看着女妭,大袖一卷,带着女妭向崆峒山而去:“你放心,就算是战死,爹也绝不会抛弃你。”

    “爹,我就是个妖怪,天生不祥之人……你莫要为我费心费力了,人族大事无数,你莫要为我担忧了!”女妭话语里满是消极、低沉。

    “爹的事情爹自然有所断绝,无需你开口!”张百仁话语霸道,不容置疑。

    听了张百仁的话,女妭闭口不言,眼睛里满是感动。

    虽然历史上不知为何女妭与黄帝父女反目,但如今张百仁自然不允许。

    “杀!”

    “杀!”

    “杀!”

    崆峒山,道道杀机冲天而起,张百仁遥遥看去,却见一道天子龙气与杀机不断交锋。

    在广成子身前一道炉火沸腾,轩辕剑正在炉火中挣扎。

    “老师!”张百仁带着女妭降临。

    “你所为何来,我已经知晓”

    广成子头也不回的开口道:“想要治好女妭的伤势,便需大量生机,能够逆转造化的生机。”

    “不死药!”张百仁面色凝重下来。

    “唯有不死神药,才可有夺阴阳造化鬼神莫测之力,才能弥补女妭的伤势!”广成子面露难色:“西王母心向地府,之前大战失了颜面,是绝对不会给你不死神药的,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弟子知道,只是女妭还需暂时寄托老师这里,请老师代为照看!”张百仁转身看着周身铁青的女妭,嘴角露出笑容,揉了揉女妭的额头:“乖,等候为父为你寻来神药!”

    说完话,张百仁便要下倥侗山,去西昆仑求取长生神药。

    “你且慢走,我还有事情没说完!”广成子看着张百仁。

    “请老师吩咐”张百仁脚步一顿。

    “阴司终究是我人族大患,待人族大业稳定,你我共同商议个镇封黄泉路的法子!”广成子道。

    “弟子知道了!”张百仁点点头,转身向着昆仑山而去。

    昆仑山

    这不是张百仁第一次来

    站在山脚下

    这次却不见看守山门的童子,而是多了一位女修士。

    “来者何人”

    人未到,女修已经开口。

    “人族轩辕氏来此求见西王母”张百仁道。

    “原来是人王当面!”女修面露敬畏之色:“人王稍后,我这便去通传。”

    女修远去消失在云雾中,不多时便见其自山下走来:

    “大王,我家娘娘闭关修复伤势,一年前涿鹿大战受了重伤,大王请回吧!”女修苦着脸道。

    “敢问仙女,不知王母何时出关?”张百仁恭敬道。

    女修摇摇头:“王母何时出关,岂是我区区一个婢女知晓的。”

    张百仁闻言默然,站在昆仑山脚下许久无语。

    瞧着那烟波浩渺的西昆仑,琼楼玉宇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西王母,逐鹿大战本王已经取胜,你若有何不满尽管划下道来,莫要这般为难我!你我虽有恩怨,但女妭是无辜的!”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大胆,何人在昆仑山喧哗!”却见一青衣男子自云雾中走出,俯视着山脚下的张百仁:“你便是人族轩辕?倒有几分修为,殊不知此地乃化外之地,不遵王道礼法,这里可不是你人族大地,不受你天子龙气压制,在这昆仑山你也就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修士罢了,凭你也配见玄女娘娘?若是再敢喧哗,小心给你点苦头尝尝。”

    张百仁闻言面若锅底,天子龙气只能在人族大地上显威,他又能如何?昆仑山高手无数,若不想丢了脸面,不想与昆仑发生摩擦,怕也只能硬生生的忍了这口恶气。

    瞧着那男子,张百仁面色阴沉道:“尚未请教阁下大名。”

    “怎么,你要报复我不成?”那修士冷然一笑。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