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图穷匕见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张百仁长身玉立,背负双手站在洞天内,眼中满是不解。

    幻境?

    真实?

    梦非梦,幻非幻!

    “轩辕前辈,可还在?”张百仁看着眼前洞天。

    许久没有回话,想来是轩辕的那一缕残魂消散了。

    “若是真的,那可就麻烦了!”张百仁想想就头疼,昆仑山一役自己得罪了多少人?

    好在这所有锅都扣在了轩辕的头上!

    “上古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百仁面色沉着,眼前虚空缓缓破碎,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洞天外。

    “唰!”

    一道罡风浩荡,迅疾的向着张百仁筋骨琵琶拿来。

    “放肆!”

    张百仁周身一震,一拳猛然挥出,一尊青色墓碑镇压而下。打的眼前虚空崩溃,那偷袭之人也倒飞了出去。

    天坟!

    “空空儿,你居然敢偷袭我!”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误会!误会!”一边徐福道:“都督不知,之前那壁画中有妖兽降临,重创了袁天罡道友,是以之前见到壁画再次扭曲,我等不得不提前出手。”

    “哦?”张百仁看了二人一眼,瞧着倒地昏睡,披头散发的袁天罡,却是轻轻一叹:“那妖兽何在?”

    “已经被老道降服了!”徐福拿出一个葫芦。

    张百仁点点头,一双眼睛看着眼前壁画,露出了沉思之色。

    “都督得了大帝传承,可获得什么好处?”空空儿眼睛一瞪,凑了上前。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继续向前走,观摩着五幅画。

    “这五幅画,每一幅画上都藏着一道上古神通,若有缘能领悟,当可横行一方!”张百仁道。

    “哦?还请都督赐教!”徐福露出了好奇之色。

    “比如说这幅画,乃是涿鹿大战雨师、风婆战女妭,若能领悟其意境,便可获得风婆、雨师的神通!”

    “再比如说这黄帝斩蚩尤,若能领悟其精髓,可有机会领悟出蚩尤的千秋不死之身!”

    “居然如此神奇?”那空空儿露出了好奇之色。

    张百仁瞧着那石壁,一眼过去风婆、雨师的神通他倒是领悟了几分,至于说蚩尤的神通,他是分毫门路都找不到。

    不去理会山璧的画卷,张百仁继续向着宫阙内走去:“轩辕大帝将宝物留在了内殿,想要获取还需去内殿走一遭。”

    说着话

    张百仁一路走来,来到了内殿之中。

    “咦!”

    却见内殿长明灯千古不灭,整座大殿恢宏至极,在大殿正中央的高台上,摆放着三个托盘。

    瞧着那托盘,一边空空儿与徐福眼露精光,空空儿扛着袁天罡便要上前,却被张百仁先行拦住:

    “二位且慢动手!”

    “为何?此地有三件宝物,正好我等一人一件,都督莫非想要私吞不成?”徐福瞪大眼睛。

    张百仁摇摇头,对着空空儿道:“你将袁天罡给我!这袁天罡身上有大秘密!关乎着这三件宝物。”

    空空儿略作迟疑,终究是将袁天罡递了上来。

    张百仁大袖一挥,瞬间将袁天罡摄拿,嘴角露出一阵冷笑:“二位道友,在瓜分宝物之前,本都督有件事要向二位请教。”

    不知为何,此时张百仁的笑容在二人眼中看来,多了几分阴森。

    “都督,咱们都是老熟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倒不必客气!”徐福捻着胡须道。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空空儿:“你是谁?”

    空空儿一愣,诧异道:“都督,我是空空儿啊!”

    “空空儿?简直是好笑!空空中了我的五神御鬼大法,与本都督自有感应,阁下莫不是想要诓我说:你就是空空儿,已经解开了五神御鬼大法,是也不是?”

    五神御鬼大法?

    空空儿闻言顿时面色阴沉起来:“不曾想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破绽。”

    “你是谁?”张百仁看着空空儿。

    只见空空儿脸上一阵拉扯,撕下了一道人皮:“老夫乃轩辕大帝坟墓的守墓之人。”

    此人大概三十多岁,面容英武粗狂,周身气血冲天而起,显然不是常人。

    “轩辕大帝的守墓之人?”张百仁一愣:“你既然是轩辕大帝的守墓之人,为何放任我等进来?”

    “大都督修成阳神,聚散无形,老祖我自忖武道通天彻底,也镇压不住大都督!此地乃轩辕黄帝寝陵,有天子龙气镇压,进入这里你唯有死路一条!”守墓人眼中满是阴沉。

    “我已经获得了轩辕大帝的认可,得了轩辕大帝的传承……”

    “你住口!”守墓人话语粗暴的打断了张百仁的话:“老夫子子孙孙守候黄帝坟墓几千年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坟墓中的黄帝传承!黄帝何其偏心,我等镇守坟墓子子孙孙浪费了多少时光!多少青春!这传承居然落在你一个外人手中。交出黄帝传承,老夫饶你一命!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张百仁冷冷一笑:“你身为守墓人,居然贪图坟墓中的宝物,当真是罪该万死。”

    “不然你就将性命留下!我等自子子孙孙镇守黄帝坟墓五千多年,难道没资格获得大帝的传承吗?”守墓人自腰间一晃,一把寒光闪烁的斧头落入手中。

    “监守自盗,其罪当死!沧海桑田岁月变迁,你已经忘记了自己职责!念在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若肯臣服、认错,本都督便留你一命!”张百仁表情很认真,能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家族,都为人族立下过大功。

    “传承是我的!传承是我的!”櫵夫手中斧头划过虚空,劈开了真空,向着张百仁当头斩来。

    “破碎虚空!”张百仁面色一变:“守护者都这么强吗?”

    此人比鱼俱罗居然还要强上两三分。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大袖一卷便将此人摄入了袖里乾坤之内。

    “受死吧!”

    徐福忽然出手,一掌火焰缭绕,打向了张百仁背心,随即纵身一跃向着那石台奔去,欲要将那三件宝物抢夺到手。

    “我的!宝物是我的!”

    张百仁手掌一伸,带起道道花瓣,向着徐福镇压而去。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