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越王杨桐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中州龙脉!”张百仁打量着脚下的山脉,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中州龙脉关乎重大,乃是人族根本,一旦中州龙脉被毁,人族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之前梦回上古,到底是不是真的!若为虚幻,为何偏偏诛仙四剑化作了真实!若说是假……”张百仁眉头皱起:“我若没有记错的话,当年上古之时天地莽荒无尽,单单一个西昆仑就及得上中土大小,在之后的五千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地为何变成这样!”

    “这一切都是谜团,没有人来告诉自己,更没有人来相助自己解答!眼下要做的便是镇守中州龙脉,就连蚩尤的金身都跑出来作乱,可见人世早就已经混乱不堪,阴司怕是也有大变!”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沉着。

    转身走入轩辕洞府,此时洞府内已经人去楼空,就连之前轩辕一族的守护者,此时也不知所踪。

    其实张百仁也理解应龙一族的守护者心中的那股郁闷,苦苦五千年的守候,子子孙孙一代代天骄龟缩于这么一个方寸之地,无数天资盖世的后辈因为先祖的一道遗命却不得不困守此地,这是何等的悲哀。

    悲哀!

    不错!

    就是悲哀!

    明明有屠龙术在身,却偏偏只能看人家施展,这是何等的悲哀!

    自古多情空余恨!

    张百仁背负双手,循着那轩辕的指使,慢慢来到了洞天的最深处。

    龙脉

    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的龙脉在浩浩荡荡东流去,就算是以张百仁的修为,也看不出这龙脉的端倪。

    “叫我世世代代镇守此地是休想,不过留下手段倒也无妨”张百仁看着那龙脉,眼中露出了一抹莫名之色。

    剑符!

    这世上有一种手段叫做剑符!

    张百仁手中拿出一块玉石,一道道诛仙剑气灌注其内,然后随手一抛便将剑符没入了龙脉内,沉入了地脉之中。

    不管是谁,只要想对龙脉动手脚,就必须先过自己的那一关。

    此地事了,张百仁纵身而起,转眼间消失于青冥。

    在其身后,袁天罡紧紧跟随。

    涿郡

    回到庄园,张丽华正坐在院子里,一双眼睛看向星空出神。

    “丽华在想些什么?”张百仁来到张丽华身边,慢慢坐下了身子。

    “丽华在想,如何才能更好的帮助先生完成大业!”张丽华面带笑容。

    听到张丽华的话,张百仁揉了揉对方脑袋,散乱了三千青丝:“张须驼何在?”

    “张须驼正在山东那一带平叛!”张丽华道。

    张百仁想起了后羿射日真经,连忙去摸眉心,却不见任何异常,随即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张百仁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先生,你的眉心是什么图案,好漂亮啊!”张丽华注意到张百仁动作,循着张百仁的目光向眉心看去,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

    “好看?”张百仁一愣。

    一面水镜出现在张百仁身前,张百仁拿起水镜低头观看,随即露出了一抹诧异:“这是什么?”

    只见自家眉心处一点米粒大小的印记闪烁着红蓝之光,一面金乌、一面是玉兔。

    金乌抱玉兔!

    金乌与玉兔环抱,不断流转交替。

    张百仁神情震动,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我眉心以前可从未有这般印记。”

    “先生道功入骨,还要恭喜先生了!”张丽华轻轻一笑。

    张百仁抱着镜子,定定的观看着眉心处的印记不语。

    “都督,张须驼来了!”就在张百仁沉思之时,门外传来了鹰王的通秉。

    “张须驼不在山东平叛,来涿郡做什么!”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自己这边才刚刚念叨,对方就已经来了。

    张百仁眯起眼睛,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手指敲击着扶手:“请老将军去大堂,本都督稍后就到。”

    鹰王退出,留下张百仁眯着眼睛,过了一会才道:“我去见见张将军,张老将军素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今日会不远千里来涿郡访我?”

    大殿内

    张须驼风尘仆仆的端坐在大殿中喝着茶水,待瞧见张百仁走进来后,顿时眼睛一亮,便要站起身。

    “老将军安坐!安坐!”张百仁一掌拍出,将张须驼按住,细看张须驼的修为,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老将军你……。”

    “自从得了大都督赐下的神物后,老夫修为突飞猛进,如今已经进入玄之又玄的境界”张须驼面带笑容,提到修为,这是唯一能令他高兴的事情了。

    张百仁表情严肃:“老将军如今的修为,怕是比大将军还要高三分。”

    “下官何德何能,岂敢超越大将军!”张须驼连连摇头。

    瞧着张须驼眉心处的哪一点蓝色印记,张百仁心中暗自道:“张须驼得了上古传承,射日真经乃名震天下的两部无上典籍之一,张须驼得了这神通,修为突飞猛进倒也正常。”

    瞧着张须驼,张百仁随意的笑了笑,扯过话题:“老将军不在山东平叛,来我这涿郡作甚?”

    张须驼苦着脸,露出了无奈之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今山东境内大小盗匪无数,虽然上次都督刑罚天下,炼死了无数叛军,但百姓活不下去,唯有造反一条路。”

    造反可活,不造反只能被饿死,若换成你,你会如何抉择?

    “都督,你只与我说一句实话,大隋……大隋还有救吗?”张须驼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气数已尽,无力回天!”张百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唉!”

    在那一瞬间,张须驼整个人似乎苍老了下来。

    天下各路诸侯无数,每个人都别有心思,如今大隋是大厦将倾,张百仁又能够什么办法?

    “老将军,大隋气数已尽,老将军还要寻找退路才可!”张百仁目光凝重道。

    毫无疑问,面对张须驼这等强者,张百仁起了招揽的心思。

    “陛下待我不薄!老夫定与大隋共存亡!为我大隋流尽最后一滴血!”却见张须驼猛然站起身,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方才转身告辞离去。

    “唉!”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对于张须驼这种固执的人是又爱又恨,恨其冥顽不灵,脑子里满是愚忠。爱其才情,爱其愚忠。

    “若我大隋多几尊如张须驼一般的猛将,只怕天下大事可定矣!门阀世家也不会搅出那么多浑水”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他无法说服张须驼,就像是自己无法说服杨广一般。

    “修为越高的人便越会珍惜性命,便越会爱惜羽毛,忠心爱国皆已经成为过往!”张丽华摇了摇头,对于张百仁的话不置可否。

    “都督,京城急报,陛下召集都督入京一述!”陆雨这小丫头走了进来。

    张百仁面色沉着,过了一会才道:“你等安心守好涿郡,本都督去去就来。”

    张百仁修成阳神,念动间游遍三山五岳,五湖四海,从涿郡到洛阳不过用了一个时辰,便已经来到了大内皇宫。

    站在城门前瞧着那黯淡、低迷的天子龙气,张百仁轻轻摇了摇头,转身走入洛阳城,一路径直来到杨广寝宫。

    “陛下!”

    歌舞笙箫,酒池肉林。

    站在寝宫外,张百仁眉头皱起。

    “进来吧!”杨广挥手令美人退下。

    瞧着满地的酒液、香风,张百仁屏蔽了呼吸,却没有多说。

    “今日请爱卿入京,是有两件事要与都督商议”杨广慢慢穿好衣衫,对着身边的内侍道:“去将皇孙叫来。”

    说完话转身看向张百仁:“朕膝下有诸王,但唯独偏爱皇孙杨桐。朕今日请都督来,是想请先生收其为徒,日后纵使我大隋大厦倾覆,也可保留一份血脉。”

    杨桐?

    张百仁一愣,之前杨广和自己约定的不是唤作:杨呆吗?

    “臣与陛下有约在前,定会保存杨家血脉,至于说拜师……”张百仁捻着胡须:“法不可轻传,还需考验了越王的德行之后,在言其他。”

    听了这话,杨广点点头,倒也不勉强张百仁。

    不多时,就见一十四五岁的青年疾步走入大殿,然后恭敬拜倒在地:“皇爷爷!”

    “起来吧!快起来!朕有诸多子孙,唯杨桐有我遗风!”杨广看着杨桐:“其父杨昭懦弱无能,但凡其有一分气概,朕也不必厌恶他。”

    说完后看向张百仁:“都督以为如何?”

    张百仁细细打量着杨桐,看了一会才道:“越王一表人才,可先入我门下打磨几年,至于说收不收徒,还要另说。”

    杨广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杨桐:“你且上前来拜过先生。”

    杨桐闻言走上前,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杨桐拜见先生!”

    “杨家数千口血脉,陛下独留这一根独苗,对于其他人来说未免太过于不公平!”瞧着行礼的杨桐,张百仁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了杨广。

    “气运反噬之下,能保留一根独苗朕都已是烧高香,岂敢只盼全族幸免?”杨广轻轻一叹,话语里满是无奈。

    ps:感谢“终是梦”同学的万赏,加一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