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入局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宇文家府邸。

    宇文成都正在喝着茶水,忽然只听门外传来一声禀告:“将军,鱼俱罗府上的管事来访。”

    “哦?”宇文成都闻言放下手中茶盏,略作思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请他进来。”

    不多时,却见一干瘦,毫不起眼的管事走了进来。

    “拜见大将军!”管事对着宇文成都恭敬一礼,递上手中礼品:“区区礼物,聊表心意。”

    “哎呦,管事客套了,快快起来,我与你家老爷同朝为官,更为师徒。咱们也是老相识,何必客套!”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伸手将礼物接过,落在了桌子上:“刘管事上座。”

    “不敢!小人今日来此,是有件事要请教将军,我家二爷已经两日不见踪迹……”刘管事苦着脸道。

    宇文成都闻言豁然变色,放下了手中茶盏:“不知!不知!你速速回去吧!”

    瞧着宇文成都脸上这种畏之如虎的表情,刘管事顿时心中一突,径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军,我家大老爷二老爷都与您同朝为官,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还请将军指点迷津,我鱼家感激不尽。”

    瞧着那管事诚恳的面色,宇文成都叹了一口气:“也罢,我便与你说说,你切莫传出去。”

    “还请将军示下”管事连连点头。

    只听宇文成都目光凝重,压低了嗓子道:“天大的祸事,捅破天了,你家二爷奸杀了元妃娘娘,陛下震怒正要将你家二爷千刀万剐呢。”

    “啊!”管事惊得跌坐在地,话语打颤:“将军切莫开玩笑!”

    “那个与你开玩笑!”宇文成都凝重道。

    “祸事了!祸事了!”

    那管事惊心动魄失了心神,焦急忙慌的向着自家府邸赶去。

    “老夫人!祸事了!祸事了!这件事居然是真的!是真的!”管事惊得直接扑倒在老夫人脚下。

    那老夫人本来煞白的脸色瞬间失去了光泽,听了这话居然直接晕倒过去。

    随即众人一声声着急忙慌的呼喊,将老妇人救醒过来,然后纷纷的扑上去:“老夫人,您没事吧!”

    “老夫人,你可算是好了!”

    “肃静!都肃静!”老妇人面色冷厉呵斥一声。

    场中顿时安静下来,接着就见老妇人看向了春来偏将:“立即收拾细软行囊,速速出城!”

    洛阳城中

    张百仁在与袁天罡下棋。

    “都督,您在轩辕洞天到底获得了什么好处!”袁天罡落下一颗棋子,眼中满是好奇。

    “多事,你修为不济,差点坏了本都督好事!”张百仁瞪了袁天罡一眼。

    袁天罡闻言讪讪一笑:“老道我精通命数,自然知道此行有惊无险。”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那你说说,大将军鱼俱罗如何?”

    袁天罡落下一颗棋子,随即笑了笑道:“待我起一卦!”

    大概过了盏茶时间,才见袁天罡脸上笑容忽然消失:“都督,怕是大事不妙啊!”

    “嗯?”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大将军在劫难逃!”袁天罡道。

    “劫数!劫数!”张百仁捻着棋子,眼中露出了一抹难堪:“没有破解的办法吗?”

    “天网四张,朱雀投江,如何破解?”袁天罡道。

    是夜

    张百仁登临摘星楼,一双眼睛观测天象,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

    北方有将星摇摇欲坠,即将陨落。

    “大将军,上京急报,召你入宫!”有阳神真人远道而来,站在了鱼俱罗大帐门前。

    “劫数!劫数到底自何而来!”鱼俱罗慢慢站起身,走出了大帐:“鱼俱罗接旨。”

    第二日清晨

    张府

    “都督,娘娘召你入宫!”张百仁正在喝着莲子粥,便听萧家兄弟气喘吁吁道。

    “哦?”张百仁露出了惊诧之色:“娘娘怎么有时间诏我入宫?”

    虽然心中惊疑,但却是慢慢放下莲子粥:“走吧!”

    永安宫中

    萧皇后正在喝着莲子粥,巧燕不知去了哪里。

    “娘娘”张百仁径直走入寝宫,坐在了萧皇后对面,看着那尚未喝完的莲子粥,毫不客气的端起来:“还是娘娘会享受。”

    一碗莲子粥下肚,张百仁诧异的惊疑了一声:“怎么眼前出现了重影,变成了两个娘娘。”

    “砰!”

    居然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萧皇后放下手中莲子粥,慢慢来到张百仁身前,将其缓缓扶起,向着暖塌拖拽去:“怎么样,知道乱吃东西的后果了吧!叫你以后乱吃东西!”

    萧皇后将张百仁扔在自家的软榻上,方才慢慢站起身拿了一块迷香塞入香炉内,放在了张百仁枕前:“多睡一会好觉吧!”

    一边说着,萧皇后打着哈欠:“今日皇宫注定不太平!”

    这迷香太烈,以至于萧皇后才刚刚点燃迷香,便已经哈欠连连,趴在了软塌的另外一头。

    萧皇后沉睡下去,张百仁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随即又倒头睡下。

    他有神祗法身,察觉不到危机神祗法身自然不会有所动作,阳神真人也是人,带有一个人字。

    只要是人,就有弱点。

    洛阳城

    城门前

    鱼俱罗站在城门前一阵犹豫。

    心血来潮,不断翻滚。

    不知为何,这繁花似锦的洛阳城似乎化作了史前巨兽,正张着血盆大口,欲要将自己一口吞掉。

    不祥!

    一阵阵不祥的气机在其心中弥漫,鱼俱罗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远远的离去,离洛阳城越远越好。

    “知难而上方才为武道真谛!”鱼俱罗面色镇定,大步迈出向着洛阳城走去。

    “大将军到了!陛下有旨,令你即刻进宫,不得有误!”有内侍不知自何处钻了出来。

    鱼俱罗闻言不疑有他,他就是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当今天子要杀他的理由。

    越临近皇城,心中的那股危机就越浓重,死亡的阴影不断袭来。

    “皇城?皇城能有什么危险?陛下还需依仗我镇压大隋,谁能在大隋害我?”鱼俱罗大步踏入皇城:“莫非最近劫数闹得,叫我心中已经乱了分寸。”

    “陛下,鱼俱罗来了!”大内皇宫,宇文成都通秉。

    “叫他进来!”

    杨广道。

    “臣鱼俱罗拜见陛下!”鱼俱罗抱拳一礼。

    “爱卿劳苦功高,为我大隋立下汗马功劳!”杨广道:“来人,赐八宝宴!”

    “谢陛下!”鱼俱罗一愣,刚到皇宫就吃饭?

    “爱卿连夜奔波,还是先填饱肚子的好,不然朕可真是昏君了!”杨广似乎看出了鱼俱罗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八宝宴席端上,瞧着那宴席,鱼俱罗气血翻滚,心血在不断沸腾。

    危机!

    前所未有的危机在不断逼近?

    “陛下要杀我?”鱼俱罗一愣,随即暗自否决,自己是大隋的定海神针,谁都有理由害自己,唯独当今天子没有。

    但为何自己只要拿起筷子,便气血翻滚呢?

    瞧着面带笑容的杨广,再看看面无表情的宇文成都,鱼俱罗心中暗自道:“杀劫到底来自于哪里?”

    鱼俱罗绝不相信杨广会害自己,在这大内皇宫乃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谁能害自己?

    “定然是有妖人作法,乱了天机,欲要颠倒阴阳迷惑我的心神!”鱼俱罗强自镇定下来,端起八宝宴席开始大吃大喝。

    不过一刻钟,所有汤水皆尽吃完,才听杨广叹了一口气:“鱼俱罗,这断头饭可还好?”

    “嗯?”鱼俱罗心中一惊,猛然站起身:“陛下说什么?”

    “鱼俱罗,你弟弟**宫闱,奸杀了元妃娘娘,你更是私自将家眷接出京城,如今你已经事发东窗,还是速速受死吧!”一边说着,宇文成都已经拿着金刀,向鱼俱罗劈来:“你虽然是我师傅,但你敢背叛大隋,我也绝不饶你。”

    鱼俱罗面带冷色,脸上已然铁青:“宇文成都,你要欺师灭祖吗?”

    “我只忠于陛下,天地君亲师,你虽是我师傅,但既然犯了国法,那我便大义灭亲!”宇文成都手中匹练纵横。

    “砰!”强如宇文成都居然被鱼俱罗一掌劈飞,转头看向上方面无表情的杨广:“陛下!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

    鱼俱罗懵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杨广真的要杀自己?

    可是为什么啊?

    杀了自己不下于自毁长城,杨广为什么会这么做?

    “鱼俱罗,你的死期到了!”大殿门外传来一声呵斥,李元霸拎着双锤,空气化作片片碎片,霸道绝伦的向着鱼俱罗砸来。

    “砰!”

    面对着强势霸道的李元霸,鱼俱罗居然倒飞出去,眼中满是不解:“陛下,就算是死,也要叫下官死个明白!”

    听了这话,只听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你弟弟奸杀了元贵妃,你说该不该死!”

    “什么?”鱼俱罗一愣,这一声犹若晴天霹雳。

    一道影子自鱼俱罗脚下钻出,悠悠的锋芒向着鱼俱罗的胸口刺去。

    “这不可能!”鱼俱罗断然否决。

    “人证物证俱在,元贵妃已经自尽,就连你弟弟也供认不讳,你还有何话说!”宇文成都冷笑不止。

    ps:书荒的同学可以去看看九命上一本书“申公豹传承”。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