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杜伏威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瞧着那铁青的尸体,张百仁面色凝重的看向身边内侍:“这是什么毒?”

    内侍左右看了看,见到没有人,才压低嗓子道:“据说是宇文将军带来的,乃上古魔神相柳以及各种剧毒混合而成。”

    “原来如此!”张百仁瞧着鱼俱罗的尸体,心中叹了一口气,唯一不幸中万幸的是,鱼俱罗尸身还保存完整。

    “咔嚓!”

    一层寒冰流转,将鱼俱罗整个人冰封住,然后才见张百仁身形飘忽,走出了大内皇宫。

    张百仁一路飞行,路遇那鱼俱罗的家眷匆忙赶路,猛然大袖一张,将鱼家老幼妇孺装了进去,径直向着城南而来。

    涿郡

    城南庄园

    张百仁悄无声息归来

    “先生,听人说上京城有变,大将军鱼俱罗被陛下下诏处死,是也不是?”张丽华放下手中情报,露出了担忧之色。

    “唉!”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此中之事,说来话长,你去安抚人心,莫要叫涿郡生乱。还有……告诉涿郡侯,一定要看护好边防,万万不可给突厥可乘之机。”

    一边说着张百仁来到小院,脚掌一跺大地变迁,一口清泉浮现。

    大袖飘忽,将鱼俱罗扔入了水池内,方才沉思道:“我有返阳花,可以叫其起死回生,只是眼下还不是时候。”

    “鱼俱罗肉身已经金刚不坏,到也不怕腐烂!”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过了许久才暗自道:“也是命数如此。”

    “都督,大将军他……”袁天罡自院子外走出来,瞧着闭目端坐在水池内的鱼俱罗,顿时面色悚然之色:“大都督他死了!”

    鱼俱罗周身缭绕的死气,骗不过袁天罡这等修为有成之人。

    “暂时死了!”张百仁递出一个方子:“这是本都督最新研究出来的方子,你记得每日替大将军换药。”

    走出小院,却见眼眶发红的宋老生站在门口,一开口便已经涕不成声:“都督,我师父!我师父他!”

    “莫要伤心,你哭啼个什么,不就是死了吗?生死之间哪里有界限,该他复活的时候,他自然就复活了,不过暂时死掉罢了!”张百仁嗤之以鼻。

    “啊?暂时死了?”宋老生不解。

    张百仁摇摇头:“我有起死回生的手段,你师父生死不过在我一念之间罢了,该复活你师父的时候,自然会复活你师父,只是你须保守秘密,万万不可将我复活你师父的事情流传出去。”

    “都督,你说得可都是真的?”宋老生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百仁。

    “自然当真!”张百仁靠近宋老生,压低嗓子道:“我手中恰好有一株返阳花。”

    “都督!”宋老生拉长声:“一定要救救我师父。”

    “你放心好了!”张百仁拍了拍宋老生肩膀,转身出了小院。

    “先生,吐万绪死了!”张丽华面色悲痛道。

    “怎么死的?”张百仁眉头皱起:“贼人有本事杀得了吐万绪?”

    “听到大将军的死讯后,怒急攻心死的不能再死!”张丽华道。

    张百仁一愣,他听懂张丽华的话了,吐万绪是被气死的!

    堂堂一位天朝大将军,居然怒急攻心活活气死了,这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唉!”张百仁叹了一口。

    “陛下派遣王世充出兵征讨刘元进,都督以为如何?”张丽华道。

    王世充?

    这个名字太久远,久远到张百仁差点将他忘了。

    自己与王世充乃是天地云泥之别,王世充是自己一只脚都可以踩死的蝼蚁,张百仁虽然种魔王世充,但却没有太过于关注。

    “不必管它!”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虚空:“我如今只关心三征之事,以及突厥的动静,千万不可教涿郡失陷,落入突厥之手。”

    张丽华又地上一份情报:“刘安说此人有龙气汇聚,怕是会成大业,有蛟龙气象,还请都督定夺。”

    张百仁接过书信,看了一会露出诧异之色:“杜伏威?”

    章丘杜伏威与临济辅公祏为刎颈交,俱亡命为群盗。伏威年十六,每出则居前,入则殿后,由是其徒推以为帅。

    “有点意思,终于找到他了!”张百仁想要寻找杜伏威已久,但大隋这么大,怎么去找?

    苦苦搜寻了许多年,终于寻到杜伏威的踪迹,岂有放过的道理。

    “本都督亲自去会会他!”张百仁面露笑容,露出了一抹嘲弄。

    这便是先知先觉的好处,不论这天下棋局怎么变化,都难逃自己手心。

    淮南

    张百仁立于一座大山上,瞧着远方的虚空,那无数有了气象的军伍,露出了一抹笑容。

    张百仁法力通玄,此时侧耳倾听,只听一男子道:“下邳苗海潮亦聚众为盗,我若能将其收编,实力可再上一层楼。”

    “将军,收服苗海潮不难,难的是淮南方向,一旦引起朝廷注意,只怕咱们还有麻烦!”

    “如今大隋乱起,吐万绪气死,鱼俱罗伏诛,各大门阀世家纷纷作乱,我等机会就在此中,岂能因为畏惧,便放弃这等大好的机会?苗海潮胆小,你只需唬他一番,谅他也不敢与我为难!”杜伏威眼中满是自信。

    第二日

    伏威使公祏谓之曰:“今我与君同苦隋政,各举大义,力分势弱,常恐被擒。若合为一,则足以敌隋矣。君能为主,吾当敬从,自揆不堪,宜来听命;不则一战以决雌雄。”

    苗海潮惧,即帅其众降之。

    伏威转掠淮南,自称将军,率领大军向淮南而下。

    张百仁看着杜伏威远去的大军,摇了摇头,转身向着江都而去。

    江都留守遣校尉宋颢讨之,宋颢率领大军出征,径直与杜伏威决战。

    说来这宋颢也是不凡,与杜伏威决战,竟然屡战屡胜,打的杜伏威节节败退。

    战场远处,张百仁与袁天罡站在一处,瞧着节节败退的杜伏威,袁天罡道:“都督,杜伏威不过如此,虽有些修为,但却难成大器。区区一个宋颢都不能战胜,如何值得大都督重视?”

    瞧着杜伏威的窝囊样,袁天罡心中有些不屑。

    张百仁摇摇头:“静观其变就是!”

    只见杜伏威将宋颢引入蒹葭芦苇之中,杜伏威冷然一笑,瞧着追赶而来的朝廷大军,猛然双手掐诀:“风火如林!”

    火!

    无穷无尽的大火!

    风

    铺天盖地的大风!

    蒹葭蔓延,烧的宋颢抱头鼠窜。

    “该死,此人真是狡诈,这交手叫阵的数十日来,从未见过此人居然还有这么一手!”袁天罡瞪大眼睛。

    “哈哈哈,宋颢小儿,你死定了!”杜伏威站在上风,此时眼中满是猖狂的大小。

    “好歹也是朝廷大军,不能这般死了,你去救人,本都督去会会杜伏威!”张百仁一步迈出,向着杜伏威大大军走去。

    瞧着张百仁的背影,袁天罡一双眼睛看着场中,过了一会才道:“宋颢这废物,救之有何用?这些士兵阳寿已尽,也是该死之人。”

    一时间袁天罡站在那里左右为难,张百仁说救,但这些人的身上尽数都是死气,乃是寿命将近之人,袁天罡不想逆天而行。就这般犹豫之中,朝廷大军连带着那宋颢已经尽数被烧死,烧的骨渣都不剩。

    “糟了!这会如何与大都督交代?”瞧着那蔓延的大火,袁天罡露出了纠结之色。

    杜伏威大获全胜,正站在上风狂笑,忽然只见一道人逆风而来,辟开风火,径直向着大军方向而来。

    却见这道人身披紫袍,头戴玉冠,肌肤细腻犹若暖玉,一看便非寻常人。

    这兵荒马乱的战场忽然出现这般人物,显然是不正常。

    “你是何人!”杜伏威面色严肃遥遥呵斥,其手下士兵张开弓箭,蓄势待发。

    “见神修为,也太弱了!”瞧着杜伏威,张百仁眉头皱起,嘀咕了一声。

    对面的杜伏威顿时小脸一黑,简直是欺人太甚,见神修为虽然在乱世中有点不够看,但也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然而还不待杜伏威反应过来,只见那男子袖子一扫,霎时间遮天蔽日狂风卷起,吹得人东摇西摆,待到狂风止歇,场中哪里还有杜伏威的影子?

    “将军!”

    “将军!”

    “你去哪了!”

    “速速去寻找将军!”

    一大群盗贼顿时慌了神,就连打胜仗的喜悦都抛掷于脑后了。

    一座高山上

    杜伏威只觉得天旋地转,在睁眼已经到了山顶。

    瞧着那背对自己的紫衣人影,杜伏威心中惶恐,生不起半分偷袭的胆气。

    瞧着下方平原处自家手下讯找自己,杜伏威略微平定心神,双手抱拳恭敬一礼:“杜伏威见过大人,不知大人叫我来有何事,在下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百仁转身看着杜伏威,上下打量一番,过了一会才叹了一句:“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不觉本座已经老了。”

    此时杜伏威才十八岁,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二十岁的见神强者,张百仁觉得自己应该收回之前的那句话。

    ps:那个补一张“晴空”的生日,我这是欠了多少帐啊……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