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三征前奏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二十岁的见神强者,虽然说因为大时代龙气加持的作用,但张百仁也不得不对此人的资质侧目。

    若真叫其成长起来,怕又是一尊不下于宇文成都的强者。

    “扑汤蹈火,在所不辞?”张百仁审视着杜伏威,杜伏威也暗自观察着张百仁,心中叫苦不迭,不知自哪里钻出来的老怪物,一出来就和自己为难。

    能一个照面将自己自军中掠走,叫属下修士都来不及反应,这中高手在江湖上绝对不多。

    肯定已经踏入了另一个境界至道!

    神魔一般的存在。

    如何脱身,是杜伏威眼下该考虑的,被一个老怪物盯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倒也难得!”张百仁拍了拍杜伏威肩膀:“今日叫你来不过是混个脸熟罢了。”

    一边说着,不待杜伏威反应过来,张百仁一指已经点在了其眉心。

    见神强者对于魔种已经有了一点抵抗之力,见神!见神!见自身之神。

    察觉到一股气机欲要侵入自家魂魄本源之地,张百仁不紧不慢道:“我若是你,就绝不会反抗。”

    杜伏威动作一顿,刹那间面带苦笑:“不知尊上是哪位强者,在下不过一混饭吃的盗匪,地上的泥鳅,如何入得阁下法眼。”

    “天下群雄无数,豪杰入过江之鲫,但入我法眼者寥寥无几!比如那宇文成都,虽然有些武力,但在我眼中亦不过一匹夫罢了”张百仁嗤笑一声。

    杜伏威面色骇然,随即不置可否道:“宇文成都已经入了至道,乃天下一等一的高手,阁下此言未免太过于夸大。”

    “夸大?”张百仁不置可否:“你走吧!”

    “走?”杜伏威一愣,将自己掠上山来,就这般放自己走了?

    “难道还要我请你吃饭不成?”张百仁看向远方:“你切记住,称霸一方,切不可祸害百姓,否则本座取你性命不过反掌之间而已。区区一个见神,在本座眼中比蝼蚁也强不上多少。”

    杜伏威面色恭顺,心中却嗤笑:“牛皮都吹破了,这天下何人敢视见神为无物?”

    正说着,只见虚空一道人影凝聚,袁天罡苦着脸道:“大都督,老道办坏了事情,居然没能朝廷的兵马救出来。”

    “你是不想沾染因果吧!”张百仁一步迈出,身形消失在天地间:“回去领罚吧。”

    袁天罡闻言上下打量了杜伏威一眼:“也没有三头六臂啊,怎么就入了都督法眼?”

    “前辈,尚未请教前辈名号”杜伏威凑过来,开始套近乎。

    “去,离我远点!”袁天罡一巴掌将杜伏威的脑袋拍开,左右打量一番:“你小子发达了!发达了!”

    说完话后身形已经远去。

    瞧着袁天罡走远,杜伏威抓了抓脑袋:“怪哉!这二人真是奇怪!都督?天下那个强者是都督?唯有军机秘府的哪一位……。”

    杜伏威忽然身子僵硬在哪里,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不会吧!真是军机秘府的哪一位?”

    杜伏威在山中转了一圈,随即面带阴晴不定之色,过了一会才道:“祸福相依!祸福相依啊!”

    能搭上大都督张百仁的那条线自然是好的,但自己一个不入流的土匪,居然被大都督盯上,这说明什么?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大都督的眼皮底下,日后行事要千小心万小心,一不小心便是翻车的下场。

    还有,之前大都督一指点中自己的眉心,融入自己魂魄中的是什么?

    被这等恐怖强者盯上,不弄清楚事情的经过,解开所有疑惑,只怕睡觉都睡不香。

    “都督,真不知道为何,区区一杜伏威罢了,弹指可灭的小人物,都督一根手指捻下去不知要碾死多少,为何这般重视他?”袁天罡面露不解。

    张百仁摇摇头,没有回答袁天罡的话。

    突厥

    始毕可汗与李世民相对而坐。

    “二公子,你说得是真的?莫非在胡言乱语诓我?”始毕可汗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可汗,这等大事岂敢相瞒?岂敢糊弄你?鱼俱罗已经死了,我亲眼所见!”李世民道。

    听了李世民的话,仆骨莫何与始毕可汗对视一眼,俱都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只待三征高丽结束,还请可汗助我李家夺得正统,到时候我李家必有重谢!”李世民道。

    “好说!好说!”与始毕可汗对视一眼,仆骨莫何连连应答。

    送走了李世民之后,才听始毕可汗看向仆骨莫何:“仔细打探一番,鱼俱罗真的死了?还需谨慎一些,中原人素来狡诈,莫要被其骗了。”

    鱼俱罗死了!

    当然是真的死了!

    白帆招展,铺天盖地的白帆成为了整个涿郡的别样景色。

    三军缟素,涿郡上下一片悲声。

    天下第一人鱼俱罗死了!

    虽然说称之为天下第一人有些不妥帖,但鱼俱罗确确实实死了。

    死在了王家与宇文家的阴谋之下,当然这其中也少不得其余几家推波助澜。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楼阁上,看着汨汨的流水,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鱼俱罗之死,有人欢喜有人悲。

    时间还是在点点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中,等待着发酵。

    突厥因为流沙符的事情,意外居然汇合在一处,使得草原部落更加强大,但矛盾却也更多。

    春,二月,辛未,诏百僚议伐高丽,数日,无敢言者。戊子,诏复征天下兵,百道俱进。

    丁酉,扶风贼帅唐弼立李弘芝为天子,有众十万,自称唐王。

    三月,壬子,帝行幸涿郡,士卒在道,亡者相继。癸亥,至临渝宫,祃祭黄帝,斩叛军者以衅鼓,亡者亦不止。

    杨广来了

    张百仁与涿郡侯身为涿郡的最高长官,当然要亲自前来迎接。

    遥遥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的大军,张百仁即便是没有亲临其中,却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悲愤、怨气。

    失去了鱼俱罗的弹压,张百仁似乎已经看到了三征的悲剧。

    斩!

    杀!

    杨广以杀戮镇压军中,如此一来更加不得民心。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