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杨广托孤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张百仁不断梳理着杨广的胸口,一会掐人中,一会舒了一口气。

    至于说用道法救治?

    别开玩笑!

    天子龙气破灭万法,你施展一个术法来试试。

    “高丽狗贼,安敢欺朕!安敢欺朕!”杨广醒来便是仰天狂呼,披头散发仿佛是一个疯子。

    瞧着疯狂的杨广,在那一刻似乎苍老了十几岁,成为了一个垂垂老矣的老朽。

    “陛下,您您没事吧?”张百仁略带担忧道。

    “砰!”

    “砰!”

    “砰!”

    寝宫内砰砰作响,各种珍贵的瓷器化作了碎片。

    “噗通”

    一声,杨广跪坐在地,浑身瘫软。

    “完了!全完了!高丽狗贼,朕势必与你不能甘休!”杨广声嘶力竭,犹若啼血的杜鹃。

    张百仁站在那里,看着疯狂的杨广,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

    给人希望,却又给人绝望!

    还不是山河社稷图惹的祸。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瞧着洛阳城中连绵的宫阙,许久无语。

    “完了!全完了!”杨广声音嘶哑。

    张百仁想要安慰,却不知从何安慰而起。

    过了一会,杨广居然安静下来,恢复了往日里的从容:“来人,去将杨桐叫来。”

    有侍女此时走入寝宫,细心的收拾着碎片。

    “皇爷爷!”杨桐走进来,瞧着苍老了十几岁的杨广,忽然心中一痛。

    “都督!”杨广看向张百仁。

    “下官在”张百仁道。

    “杨桐,给先生磕头!”杨广声音郑重,不容置疑。

    杨桐闻言二话不说,径直跪倒在地。

    “殿下,使不得!使不得!”张百仁连忙托住了杨桐。

    “百仁,你坐好了!叫杨桐拜见先生!”杨广看向张百仁,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张百仁闻言轻轻一叹,默默的坐了下来。

    “三拜九叩!”杨广话语不容置疑。

    看着磕头的杨桐,张百仁有些无语。

    磕头完毕,杨广道:“日后先生的话,你决不能违逆分毫。”

    “孙儿遵命!”杨桐道。

    杨广看向张百仁:“大隋完了!我杨家血脉不能断绝。朕做的孽自己心中清楚,这天下要我杨家断子绝孙者无数,唯有你才能护持我杨家一线血脉。”

    张百仁面色郑重抱拳一礼:“陛下待下官恩重如山,下官定会叫杨家血脉连绵不绝,繁衍壮大。”

    杨广点点头,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看向一边宦官:“拟旨!”

    宦官闻言低下头,迅速铺开宣纸。

    “东征高丽,大都督张百仁战功不利,即今日起,剥去张百仁大都督一职,责令其出关塞北!无诏令,永世不得入关,钦此!”杨广话语里满是决然。

    中土已经大乱,还是及早抽身,自其中跳出去的好。

    听了杨广的话,小宦官一愣,迅速将圣旨书写完毕,杨广看向张百仁:“加持印玺。”

    张百仁苦笑:“陛下,不必如此,下官不怕牵连。”

    “你不懂!你根本不知王朝业力反噬的可怕,就算仙人在世,也绝不敢染指!”杨广伸出手。

    张百仁无奈,只能自袖子里掏出了传国印玺。

    印玺落下,冥冥中似乎有什么自身上斩断一般,刹那间张百仁只觉得周身一松,耳目一阵轻灵。

    交还印玺,杨广看着张百仁:“日后杨桐就交给你了,若无征召,永世不可踏入我大隋领土一步。”

    说完话看向杨桐:“你去收拾行囊,日后便随大都督出关吧!日子或许清苦一些,但绝对安全。”

    “砰!”

    杨桐直接跪倒在地:“皇爷爷,杨桐体内流淌着大隋天家血脉,尊崇无比,岂能畏死独自苟活。皇爷爷叫我去边塞隐姓埋名避难,还不如直接将我赐死。我杨桐体内流淌的是皇家血脉,誓与大隋共存亡。”

    “砰!”

    血肉淋漓,杨桐直接跪倒在地:“杨桐誓与大隋共存亡!大隋在,杨桐在!大隋亡,杨桐誓死守护,日后必然东山再起!”

    “胡闹!”杨广怒喝:“你身负血脉延续的使命,岂能意气用事。”

    “杨桐誓与大隋共存亡!皇爷爷若想叫我独自苟活避难,倒不如直接一刀杀了我!”杨桐说罢居然直接站起身转身离去。

    “这逆子!”杨广口中虽然怒喝,但眼中却露出一抹赞赏、欣慰。

    张百仁沉默:“不经风雨,不知人情冷暖,陛下不如将越王留在皇宫,只需持我剑符,这天下能杀死他的人还没诞生呢!”

    “朕皇子皇孙数不胜数,却为何偏爱杨桐?此子性格与我一般无二!”杨广面色唏嘘。

    “杨桐皇子尚且不出关,下官到也想会会这天下群雄,至于这诏书,还是作罢!”张百仁弹指便要搅碎诏书。

    “住手!这是朕的旨意!没有朕的命令,绝不许踏入关内半步!至于说湘南”杨广略作沉吟:“你大可告诉观自在,大隋能取多少,全靠他自己的本事。”

    “陛下!”张百仁神情震动。

    “你即便是留在关中,能为朕逆转民心吗?能逆改大隋局势吗?就算你强行为大隋弹压天下群雄,你能弹压几年?十年?二十年?然后气运反噬之下为朕陪葬?”杨广拍了拍张百仁肩膀:“国库中的灵宝、金银已经尽数交由你。至于说那无数典籍,乃是数代朝廷的积累,却也不能便宜那群逆党,你尽数全都带走吧。”

    杨广目光凝重的看着张百仁:“杨家底蕴朕尽数交由你,这天下数十年的供养,朕也交给你,只希望你能看在你我君臣一场的份上,为我杨家留下血脉。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衣食安康,子孙勿忧!足矣!足矣!”

    “下官答应,只要下官在世一日,杨家必然有血脉流传于世,杨家必然子孙富贵!”张百仁面色郑重,眼中满是凝重。

    杨广待他着实不薄,你叫他如何是好?

    为杨广的大隋帝国捐躯,张百仁还没那么傻。但若是说叫杨广就这般死掉,自己心中也过不去那道坎。

    ps:感谢“a871865114”同学的万赏。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