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降临雁门关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对于诸神来说,人类就是蝼蚁!一根手指可以碾死一大片的蝼蚁。

    凡人动用诸神的力量,乃是亵渎!

    亵渎诸神者死!

    虽然说血魔神被镇压于地坟之中,但好歹也是先天神祗,心中自有沟壑算计,自有不可思议之力。

    春归君的话是真是假,李世民不知道,但见神匆匆离去的背影,李世民知道此事怕是八九不离十,神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一般。

    李世民率领手下麾下,不等突厥大军第二波围杀,已经冲入了雁门关。

    李阀的到来,让雁门关百姓顿时松了一口气,朝廷上下君臣俱都是眼中露出一抹激动。

    塞北

    张百仁看着手中情报,眼睛内尽是阴沉,双手指节攥的发白。

    始毕可汗攻克雁门关三十九城,男子、老幼尽数杀戮,女子抢回去糟蹋,即便是站在塞北,也能看到雁门关地界冲天而起的怨气。

    只怕没有三十年雁门关休想恢复元气,死者数不尽数,可谓是尸横遍野。

    “突厥安敢如此,谁给他的胆子!”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都督,我等好不容远离红尘喧嚣,若再出手只怕平静的生活将要被打破”张丽华一双眼睛忧心忡忡的看着张百仁。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等生当其时,背负干戈,岂能坐看我汉家无数儿郎被屠戮!此非无情、不仁也!”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速速为我沐浴更衣,待我去雁门关与突厥做一了断。”

    “百仁,三思啊!”张丽华看着张百仁。

    “无需三思,我等修行之人当上体天心,岂能任由突厥蛮子胡乱作下杀孽!”张百仁转身走入楼阁中。

    不多时水已经温好,张百仁沐浴更衣,换了一身新衣裳后,诛仙四剑缓缓插入了发冠之中,孤身一人向着雁门关而去。

    风沙满天,但却吹不动张百仁衣衫的片角。

    天地浩荡,唯我一人潜行。

    李阀救驾了!

    各大门阀世家都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情报。

    “砰!”

    琅琊王家

    王家家主手中茶盏摔得粉碎:“这老狐狸,居然将咱们所有人都当枪使,简直是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李家这是要踩着咱们所有人上位,把咱们当成傻子了!”王家的一位老祖恨得咬牙切齿。

    “速去通传各大门阀、世家之人前来议事,李阀的人这次做得太过了!”说到这里,王家家主看着众位即将走出大堂的长老,连忙道:“立即派兵增援雁门关,决不能叫李阀专美御前。”

    同一时间

    琅琊王家,河东崔家等五姓七宗庞然大物纷纷暗自调动兵马,向着雁门关增援而去。

    晚了!

    可惜已经晚了,终究是叫李阀拨了头筹。

    而且张百仁既然已经决定要出手,岂会再给各大门阀世家显威的机会?

    “先生可曾拦下李阀大军?”神回到突厥大营,仆骨莫何迎了上前。

    “将军,突厥给我的那部天书,可是有什么后遗症?”神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仆骨莫何。

    “那经书乃当年蚩尤征讨轩辕黄帝之时,其手下血魔神被轩辕黄帝三坟镇压,遗落下来的经书,历经数千年方才现世!可惜我突厥却没有一人能练成那天书上的功法,不曾想居然被道友练成了,着实是可喜可贺!”仆骨莫何解释了一遍。

    “敢问将军,我若将魔功修炼到顶点,是不是会将血魔神自地坟之中放出来,然后将我夺舍!”神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仆骨莫何。

    “夺舍你?夺舍你未必,更多的是你吞噬了血魔神,从而使得自身修为大圆满。血魔被镇压在地坟中五千年,再加上逃出地坟时付出的代价,一身实力能剩下两成已经是邀天之幸!阁下修成无上神功,已经登临绝顶,难道还吞噬不得只有区区两成实力的魔神残魂!”仆骨莫何诧异的看着神:“本以为你修为登临绝顶之时才会感应到血魔神的存在,不曾想你如今居然悟通此关窍。不过无妨!无妨!以我突厥底蕴助你镇压血魔神,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阁下莫要担忧,血魔神由我突厥替你担着,绝不会叫你遭受意外。”

    仆骨莫何上下打量着神,不曾想神竟有如此悟性,居然悟通了魔功的最后一个关窍。

    “非是我自己悟通,而是李阀之人说的!”神阴沉着脸,将春归君说的话概述了一遍。

    仆骨莫何拍了拍血神的肩膀:“春归君所言未尝没有道理,不过却有些夸大其词,危言耸听罢了。一个被封印了五千多年的神,而且还要耗费极大的代价从地坟中钻出来,你真以为神会不死不灭不成?”

    此时神也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是被人吓到了,顿时整张脸都不好看了。

    岂止是不好看,简直难看至极。

    “该死的家伙,居然敢诓骗我,看我去找他麻烦!”说完话血神化作影子,消失不见了踪迹。

    外界

    喊杀声惊天动地,突厥武士不惜代价日夜攻城,势必要将辽东城彻底拿下来。

    不过隋朝这边的高手也有不少,倒是叫朝廷面对着突厥的攻击稳若泰山。

    纵使是有一些损失,付出一些代价,但却将雁门关牢牢的守住,叫人根本无法踏上城头一步。

    “该死的李世民!”神静静的站在雁门关战场后方,瞧着城头上的绞肉场,眼中露出一道杀机流转:“居然敢诓我!”

    接着一声暴喝传遍全场:“李家小儿,还不速速开门受死!”

    一声怒喝,天地震动,接着血神化作了一道影子,瞬间出现在城头,手掌一伸向着一位守将抓去。

    “砰!”

    那守将爆开,化作了漫天花雨。

    爆开不算,满天的血液尽数化作血雾,然后血神手掌一抓,已经被其吸收。

    确实是被血神吸收了,成为了血神的养料。

    “好恐怖的人!”

    瞧着血魔出手威势,周边大小头领眼中俱都是露出了一抹惊悚。

    将人杀掉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杀了后吃掉,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大胆血魔,休要猖狂!我来会你!”李世民出手,瞬间与神碰撞在一处,但见那血魔不断吞噬血液,周身精气神时刻都处于巅峰状态,即便是受伤,也会因为吞噬血液而瞬间修复。

    无敌了!

    在战场上血魔是无敌的存在,即便是李世民不断施展凤凰涅槃,也已经有些吃不消,逐渐被血魔压入下风。

    “我来助你!”宇文成都见此一幕便要立即出手,却听远方传来一道笑声:“哈哈哈,宇文成都,本将军与你一战!”

    仆骨莫何自突厥的大营中走出来:“今日便是尔等的死期!合我二人之力,若破不开区区一个雁门关,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得你们。”

    雁门地界

    张百仁一路西行,瞧着那大火焚烧的村庄,一具具惨死被虐杀的尸体,淤青的女子尸体上不带片缕,眼中满是死不瞑目的恨意。

    滔天的恨意!

    踏入雁门地界,似乎来到了无间地狱。

    “突厥该死!”

    瞧着脚下婴孩的头颅,那充满了无辜的眼睛被血液沾染,不断在冲击着张百仁的心神。

    突厥确实是该死,岂止是该死,合该万死!

    “若不能大开杀戒,如何祭奠死去的无辜百姓!”张百仁眼中杀机冲宵,一步迈出径直向着雁门关赶去。

    恰在此时,张百仁听到了‘神’与仆骨莫何狂妄的话语,顿时眼中杀机冲霄,冰冷的声音传遍战场:“神,你可知罪!”

    声音冰冷无情,但却很熟悉。有的人甚至于做梦都忘不了!忘不了那冷酷无情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袭紫衣的人影静静的站在了城门头最高处,脚踏着避雷针,背负双手冷冷的俯视着场中群雄。

    “张百仁!”

    场中群雄俱都是齐齐的一阵失声惊呼。

    “你不是在塞北潜修吗?何苦在降临尘世趟这遭浑水!”仆骨莫何顿时面色一变。

    张百仁扫视场中,居然看到了李世民与云定兴,心中略作感慨。

    云定兴此人虽然是大大的奸臣,但对杨广的忠心却毋庸置疑。突厥兵围雁门关,各路门阀世家袖手盘观乃是必死之局,但偏偏云定兴来了!

    不顾生死的来了!

    难道云定兴不怕死吗?

    何为忠臣?

    张百仁忽然有些明白为何杨广偏爱云定兴了。

    这样敢于为自己赴死的臣子,即便是换做自己,也绝对会加以重用。

    危急时刻见人心!

    张百仁看到了李世民,不管李世民、李阀有什么算计,但终究是来了!

    李世民惊呆了,用手臂怼了怼身边侍卫:“我没看错吧,大都督居然对我笑了!”

    那是真的笑容,虽然一闪即逝。

    “张百仁,你有何资格言我之罪过!”神的眼中满是桀骜:“若在以前,我或许还会怕你三分,但如今我已练成罪孽真身,正要领教一番大都督的手段,还请大都督不吝赐教。”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