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樊子盖之死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这天下越来越乱了!

    大乱的原因有很多种,有朝廷的苛刻政令,还有杨广自己作死。门阀世家暗中捣乱推波助澜,于是这大好山河便化作了烽烟四起的乱世,锦绣焚染!

    看着手中的密报,张百仁许久无语。

    樊子盖大肆杀戮,不分好坏忠良,惹得百姓纷纷相聚为盗,本来就乱的局势越加乱了起来。

    就像是你在家里,忽然国家来了说你是反贼,要将你弄死,你会不会反抗?

    逼良为娼!

    “樊子盖忠心有余,但做事太果断!”张百仁摇摇头:“下手这般狠辣,不顾再生之德,日后定有果报,早晚要遭了劫数。”

    樊子盖办坏了事情,惹得无数民众化作盗匪,杨广一见大事不妙,赶紧派遣李渊去平乱。

    “自从雁门关之后,李家在陛下面前越加得势了!”张丽华面带感慨的叹了一声。

    张百仁先知先觉一切历史的演变,但那又如何?

    他能一剑宰了李渊?

    若宰了李渊,杨广第一个就要和他急眼。

    他能宰了杜伏威、李子通之流?

    宰了这些盗匪头头,无数的盗匪自然会诞生出下一个掌舵人。

    将所有盗匪都杀光?

    别开玩笑,这许多盗匪都是活不下去的流民,张百仁又不是机器人,更未丧尽天良,如何下得去狠手?

    “樊子盖!”张百仁闭上眼睛,手掌攥着密报,指节发白。

    那可都是无辜的百姓啊!

    如此做与突厥何异?

    闭上眼睛,张百仁甚至于能听到风中传来的无辜老幼哀嚎之声,那稚嫩的眼睛中满是无辜。

    “我大隋百姓为死于突厥手中,未死于乱贼手中,反而死于朝廷手中,简直是罪该万死!”张百仁猛然站起身,身形化作流光远去。

    中土

    洛阳城

    樊子盖府邸

    张百仁慢慢的走在洛阳城的大街上,瞧着攀子盖那威严壮阔的府邸,身形一闪已经进入了大堂内。

    后院

    樊子盖正端坐在小院中饮酒,在其对面端坐的乃是谋士。

    “老爷,您这次大肆杀戮,可是给了唐国公机会,叫唐国公手下再添地盘、势力,小人想不明白,您这么做有何好处?除了坏了您的轻名之外,岂不都便宜了李阀?”师爷不解。

    “哈哈哈!哈哈哈!此间无六耳,与你说说倒也无妨!”樊子盖酒意上涌,醉醺醺道:“你是不知,老夫早已投靠了李阀,日后这天下是李阀的,老夫当然要早点立功铺路。”

    “老爷您投靠了李阀!”师爷一愣。

    “我若不残暴,李阀如何得清名,如何拉拢人心?”樊子盖眼中满是得意之色:“日后李阀若得了天下,少不得我的功劳,即便是大隋灭亡,你我依旧可得大富贵,荣华依旧啊!”

    “我怕是日后即便李阀得了天下,你也没有机会享受那荣华富贵了!”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

    “谁!”樊子盖与师爷猛然一惊,想不到此间谈话居然被外人听了去,顿时惊得一头冷汗,酒醒了大半。

    吱呀~

    大门推开,一道人影缓缓走进来:“世人都道你樊子盖忠君爱国,雁门关救驾有你三分功劳,可惜不曾想你居然投靠李阀,坏了陛下名声。”

    “大都督!”

    瞧着走进来的人影,樊子盖猛然站起身:

    “都督不是在漠北吗?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本都督该如何处置你”张百仁轻轻一叹,向着桌子上打量,有酒有肉,大小足足十几个菜:“我若不在这里,如何知道你险恶之心。”

    此时樊子盖醉酒惊醒,连忙躬身一礼:“都督容禀,之前都是下官醉酒之言,当不得真的。”

    “哦?”张百仁冷然一笑:“你白痴还是本都督白痴,会信了你的鬼话。”

    “都督不知,此人乃是李阀之人,故意混入府中欲要接近我,下官之前说那么多,只不过想通过他麻痹李阀罢了!”樊子盖一边说着,手掌猛然向师爷拍去。

    樊子盖虽为民部上书,但却常年南征北战,一身本事不差,已经到了见神境界,不然杨广也不会叫其平乱。

    那幕僚来不及反抗,已经脑袋如西瓜一般爆开。

    张百仁并没有阻止攀子盖的动作,而是嘴角挂着冷笑静静的看着。

    “都督明鉴!”樊子盖此时转身恭敬一礼。

    “唉!”张百仁轻轻一叹,手掌一抖,袖子里一把青锋便已经在手:“莫要再说那些废话了,本都督又不是傻子,今日既然撞在我手中,将军难免一死,不知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后事需要交代。”

    “都督,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樊子盖连忙跪倒在地。

    “呵呵”张百仁弹了一下手中长剑,一时间屋子内刀光剑影不断流转。

    “去死吧!”跪倒在地的樊子盖瞧见张百仁弹剑破绽,眼中凶光毕露,忽然暴起,猛然一掌向张百仁的喉咙锁来,若被其抓实,难免魂归阴司。

    “呵呵,到了鬼门关,记得替我向始皇问好!”张百仁冷然一笑,手中三尺青锋向前轻轻一送,便塞入了樊子盖的咽喉内。

    俯视着樊子盖那张狰狞的面孔,张百仁轻轻低下了头:“你放心,本都督很快便送你父母妻儿上路,黄泉路上绝不寂寞。”

    “咕咕~”

    血液喷溅,樊子盖一双眼睛里满是哀求的看着张百仁。

    “你杀人父老之时,怎么不想讨饶!”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绝仙剑气已经断绝了樊子盖的所有生机。

    瞧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张百仁站在屋子内许久无语。

    一双眼睛似乎能透视一般,将府中老幼妇孺收之于眼底。

    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他说是灭人满门,但终究是做不出来。

    “老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侍女察觉到后院动静不对劲,悄悄的推开屋门,然后猛然一声惊呼。

    “老爷!”侍女惊得晕了过去。

    众侍卫闻言纷纷匆忙赶来,瞧着屋子内横尸的两具尸体,俱都是勃然变色。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民部尚书樊子盖被人害死于家中,一剑封喉手段毒辣,此事顿时震惊朝野,群臣人人自危。

    宇文成都闻讯而来,只是瞧着那尸体,再看看屋子内毫无异动的摆设,露出了凝重之色。

    一剑毙命,叫见神境界的樊子盖失去反抗之力,非至道强者出手不可。

    “废物!废物!”杨广暴怒,雷霆之怒,不断斥责着自家的手下,眼中满是道道杀机。

    宇文成都低垂着脑袋不语,面对乾纲独断的杨广,宇文成都只能闭嘴,没有开口的资格。

    “朕限你三日之内必须破案!”杨广眼中杀机流转:“今日能杀攀子盖,来日是不是也能杀朕?”

    “陛下放心,臣已经有了几分线索,三日之内定会破案!”宇文成都信誓旦旦道。

    破案简单,找几个替罪羊扔进去,保证你好我好大家好。杨广满意自己也落得轻松自在。

    时间流转

    三日后宇文成都结案,凶手乃是一位名震江湖的大盗,被其抓了替罪羊,斩首于午门外。

    “满朝奸佞,大隋若不灭亡岂有天理!”张百仁摇摇头,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大隋乱了!

    真真正正的乱了!

    时至此时,大隋最后一点气数终于被杨广折腾光了。

    一双眼睛看向永安宫,张百仁有心将萧皇后与巧燕接出永安宫,但这件事杨广是绝对不许的。

    而且萧皇后野心勃勃,正要借助大隋最后一点气数为萧家谋利,岂会听从张百仁的话离去?

    看了洛阳上空的天子龙气一眼,张百仁转身离去,不见了踪迹。

    己丑,张金称陷平恩,一朝杀男女万馀口;又陷武安、钜鹿、清河诸县。金称比诸贼尤残暴,所过民无孑遗。

    癸亥,历山飞别将甄翟儿众十万寇太原,将军潘长文败死。五月,丙戌朔,日有食之,既。

    八月,乙巳,贼帅赵万海众数十万,自恒山寇高阳。

    杨广出游江都,临行前群臣劝谏,却被其尽数杖毙。

    江都之路,乃是杨广死亡之路,不单单杨广,杨广还拖拽着群臣前往江都巡视。

    张百仁看着手中密报,眼中满是无语。

    历史的车轮正在滚滚潜行,时间在不断流逝,唯一与历史不同的是,天下间无数百姓向着涿郡而来。

    短短几个月,涿郡百姓突破五十万大关。

    涿郡侯以工代赈,一片片房屋、城墙飞快的拔起,无数富甲天下的商贾纷纷向着涿郡而来。

    即便是寻常大商贾不断在乱世中寻求政治资源,进行军阀投资,但却也不得不思虑着在涿郡留一条后路。

    涿郡是安全的!

    这一点是天下公认的!至少比洛阳城还要安全。

    至于说粮食问题,涿郡并不缺少粮食,而且还有牛羊,都是当年自突厥劫掠而来的。

    还有当年空空儿盗取了大隋的三成粮仓,如今涿郡并不缺少粮食。

    开荒!

    涿郡在大开荒,无数流民在此安家立业,那一大片荒芜的良田在被开垦出来。

    至于说浇地的问题,此事倒也简单。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