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宇文述之死(上)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天下大乱

    真的乱了

    宇文述死了!

    真的死了!

    怎么死的?

    各大门阀世家家主看着手中密报,俱都是眉头皱起,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宇文述死了!

    死的毫无征兆!

    谁也不知道宇文述是怎么死的,就仿佛是一个惊天霹雳划过大隋,震撼了大隋的无数江山。

    宇文述怎么死的?

    李家

    李家父子商议完涿郡的事情之后,一边李神通道:“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李渊与李建成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李神通,才见李神通面色犹豫道:“天下门阀无数,皆以四大门阀为首。独孤阀这些年一直不见活跃,倒是不成问题,但宇文阀却不可不防。宇文述常伴陛下左右,乃是陛下的左膀右臂,若稍加谗言,我李阀许多苦功都白费了。就像是上次我等谋划右陇十三郡,差点被宇文述给搅黄了。四大门阀中唯有宇文阀可以与我李阀抗衡,宇文成都乃鱼俱罗弟子,一身武道修为强悍无比,虽然未必能及得上玄霸,但却有灵智在身,这一点绝非玄霸可比。若日后天下大乱,这父子二人忽然暴起,挟天子以令诸侯,我李阀怕是会处于不利之地。”

    听了这话,李渊目光闪烁:“二弟既然开口,想来是计将安出?”

    天子大船上

    杨广端坐在船舱内,一双眼睛阴沉的看着眼前奏折,许久过后才放下手中笔墨:

    “你说樊子盖是宇文述害死的,可有凭证?”杨广低头俯视着脚下的李渊。

    “陛下,天下高手无数,但若说能一剑斩杀樊子盖,叫其毫无反抗之力的,唯有寥寥数人!”李渊面色凝重道:“第一便是坐镇涿郡的张真人张百仁。其二乃张真人身边的两尊至道境界刺客。其三乃下官家中小儿玄霸,其次便是陛下的天宝将军宇文化及。”

    “舍此诸人,即便是能斩杀见神,也需在三五招之间。当然了,突厥等塞外强者不算,下官之所以说是宇文成都暗中出手,理由有三”李渊一双眼睛看着杨广:“其一,以上的各路强者,除了宇文成都外,众人皆有不在场的证明。其二,宇文成都三日内捉到凶手,乃是一位江湖中的大盗,修为见神都不够,如何杀得死樊子盖老将军?宇文成都分明是糊弄陛下,关于那大盗的姓氏、生平,下官已经尽数呈递给陛下。其三,下官怀疑宇文成都父子心怀不轨,陛下还需多加防备。当初雁门关大劫,宇文述不怀好意,陛下略一回忆便可知。”

    杨广一双眼睛看向李渊,直盯的李渊头皮发麻,方才收回目光,然后一双眼睛看向偏堂:“成都,出来吧!”

    沓!

    沓!

    沓!

    一阵脚步声响起,宇文成都面色阴沉的走出来,看也不看李渊,径直跪倒在地:“陛下,家父冤枉!小人冤枉啊!”

    瞧着走出来的宇文成都,李渊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自震惊:“他怎么会在这里?”

    “陛下!这……”李渊心中念头转动,背后说人坏话被抓住,死仇已经结下,倒不如直接撕破面皮:“陛下,下官所言句句属实,还请陛下明断,万万不可教奸佞迷惑了耳目。”

    “李渊,你敢污蔑我!”宇文成都眼中杀机毕露。

    “呵呵,铁证如山,陛下自有断绝!”李渊眼中满是嘲讽。

    既然撕破面皮,那便直接动手好了。

    “陛下!”宇文成都道。

    “你那日去了哪里?”杨广低头看着宇文成都。

    那日宇文成都请假没有当值,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疑点,俗话说得好无巧不成书,但偏偏事情就赶得那么巧。

    “陛下,那日下官和唐国公在一起!”宇文成都连忙道。

    确实是和李渊在一起,那日李渊亲自登门为雁门关之事赔罪。只是谁都不曾想到,居然恰巧发生了这种事情,还被李渊一口咬住。

    “胡说!我何时与你在一起!你既然说与我在一起,那你倒是说说咱们那日在一起干什么了?”李渊矢口否认。

    宇文成都敢说自己与李渊忙着商议雁门关害死天子的事情吗?

    “下官与李大人喝花酒,还请陛下明察!”宇文成都连忙找了个借口搪噻过去。

    “老夫比你高了一辈,岂会屈尊降贵不顾辈分与你喝花酒?”李渊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

    “嗯?”杨广疑惑的看向宇文成都,这倒是事实,自古以来辈分划分可是严谨的很。

    “陛下,臣冤枉!臣冤枉啊!”

    危急之下,宇文成都找不到借口,只能不断喊冤。

    “唉……”杨广叹了一口气,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宇文成都。

    迎着杨广的眼睛,宇文成都心中慌乱,却不知该如何辩解,只是道:“下官冤枉!下官冤枉!”

    “你二人先退下,宣宇文述入殿一述!”杨广话语阴沉。

    李渊无奈的看了杨广一眼,转身退出了大殿,眼中露出一抹阴沉,杀机在不断酝酿。

    “哼,李渊你休想污蔑我,我乃是陛下近身护卫,时刻守护着陛下安危,若非如此还听不到你这厮胡言乱语血口喷人”宇文成都紧跟在李渊身后,双拳紧握眼睛充血,眼中杀机流转。

    “哼!”李渊冷冷一哼,一拂袖子转身离去。

    见到李渊走远,宇文成都冷笑道:“李阀的好日子到头了,雁门关前你摆了大伙一记,如今更要害我,终有一日叫你李家满门死绝。”

    大殿内

    杨广冷然一笑:“宇文阀……正好趁机削弱宇文阀的力量,给我杨家准备好机会。李渊既然主动凑上前来,那可就怪不得朕了。”

    不多时

    宇文述面色苍白的走进大殿,径直扑倒在地:“陛下,那李渊血口喷人,心怀不轨,陛下莫要轻信李渊谗言,还请陛下明察啊。”

    杨广面色阴沉的看着宇文述,手中一扫桌面,文书已经落在宇文述身前:“你自己好生看看吧!之前朕可不是没有给过成都机会。”

    ps:第三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