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翟让与李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李密有才华吗?

    有!

    李密是一个有理想、有才华、有抱负的人,不然也不会冒着杀头的危险去投靠杨玄感,相助杨玄感造反。

    李密这一辈子什么样的生活都享受过,当初给杨玄感当幕僚之时,一顿有上百个菜,每一道菜都是浅尝辄止。

    但最落魄的时候,却以草根树皮充饥。

    山穷水尽,如今李密当真是山穷水尽了,各路高手的追踪术太厉害,若非自己突破了见神,只怕已经死了。

    这一路经历过大大小小多少的搏杀,李密已经忘记了。

    没有数过,不计其数!

    口中嚼着难以下咽的树皮,李密低垂着脑袋坐在大树下,默然不语。

    堂堂见神境界高手,沦落到吃草根树皮的地步,可是够惨的了。

    好在他是见神境界高手,虽然营养不良,但却也能消化。

    流落江湖,天下大势却尽在其心中,随笔在大树下勾勒一会,李密重重的在涿郡点了一下。

    “大势已成!涿郡大势已成!”李密面色严肃的站在那里。

    若论李密心中最期盼谁死掉,毫无疑问便是涿郡的那位,可惜涿郡的那位修为已经至不可揣摩的境界,高深莫测。

    “这里是淮阳,盗匪流窜,躲在这里正好”沉思一会,李密心中暗自道。

    在李密的不远处乃是一个村落,这种逃亡的日子他实在是受够了。

    随即李密隐姓埋名,隐匿于淮阳村舍内,做了教书先生。

    可惜

    好日子没过两天,官府的追兵已经到了。

    杨广的圣旨,未必有张百仁的法旨好用。

    杨广的圣旨未必能杀得死你,但张百仁的法旨却能叫你生不如死,日夜亡命。

    李密继续逃亡,逃到了自家妹夫雍丘令丘君明处。

    “老爷,门外来了一位客人,欲要求见老爷”门外的管家开口。

    丘君明闻言放下手中书籍:“来者何人?”

    “李老爷来投奔了!”管家在屋外低声道。

    丘君明闻言一愣,放下了手中的书籍,顿时面色阴沉起来。

    “李密得罪了大都督,我却不能收留,你带上一百两银子,打发他离去!”丘君明面色难看道。

    管家闻言转身离去。

    “等等!”丘君明喊住了刘管事:“安排他去王秀才家里避难。”

    刘管事恭敬一礼,转身离去。

    府邸外

    李密看着管家,再看看那一百两银子,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

    “李老爷,我家大人说府上人多眼杂,不宜躲避,差遣小的派人将你送到王秀才家里避难”刘管事低声道。

    李密收起银子,二话不说转身离去,随着领路的侍从远去。

    “刘管家,那人是谁?看着有些眼熟!”一道声音在管家的身后响起。

    “原来是怀义公子,来人乃蒲山公李密李老爷!”管事不疑有他,低声道了一句。

    “原来是他!”怀义的眼睛顿时亮了。

    “刘管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怀义公子转身匆匆向着门外走去。

    “公子既然来了,怎么不见见老爷!”刘管事疑惑道。

    可惜怀义根本就听不到刘管事的话,脑子里尽数都是荣华富贵,若能将李密捕抓,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更能获得涿郡的那位赏识。

    这怀义乃丘君明从侄,与李密算起来也不是远亲,可是荣华利益在前,除了父母外一切都可卖得。

    这王秀才是一个游侠,早就听闻李密大名,心中仰慕的很,居然派遣自家妻女侍寝伺候,酒肉好生招待。

    李密长时间流亡江湖,当然从容笑纳。

    好日子还没过多久,李密正沉浸在温柔乡里,朝廷的缉捕又追来了。

    杨广令怀义自赍敕书与梁郡通守杨汪相知收捕。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李密多机警的人,武者心血来潮自有感应,提前出去避难。

    杨汪派遣士兵围剿之时李密隐遁,眼睁睁的看着王秀才全家皆被斩杀,自家妹夫一家受到牵连尽数斩首。

    好好的一个县令,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却被李密给害了。

    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说翟让。

    说说翟让登瓦岗的过程。

    各处乐虎国际国际虽有演绎,但却不知翟让登临瓦岗的过程。

    翟让本来是韦城的东都法曹,却因为坐事当斩。

    狱吏黄君汉敬佩其骁勇,夜中潜入牢狱,对翟让道:“翟法司,天时人事,抑亦可知,岂能守死狱中乎!”

    翟让闻言一愣,随即惊喜叩头曰:“让,圈牢之豕,死生唯黄曹主所命!”

    黄君汉即破械放出了翟让。

    翟让再拜,痛哭流涕道:“让蒙再生之恩则幸矣,奈黄曹主何!”

    黄君汉看着哭哭啼啼的李密,怒道:“本以公为大丈夫,可救生民之命,故不顾其死以奉脱,奈何反效儿女子涕泣相谢乎!君但努力自免,勿忧吾也!”

    黄君汉来历没有人知道,但却偏偏胆敢放走翟让,指点其前往瓦岗山,自此之后再无黄君汉的消息

    翟让亡命于瓦岗,收留过往的流民、征讨过路的盗匪汇聚起来称王称霸,聚众为盗笑傲山林。同郡单雄信,为十八省绿林总瓢把子,骁健,善用马槊,聚敛了一大群手下前去投靠。

    离狐徐世勣家于卫南,年十七,有勇略,说翟让道:“公与在下皆为乡里,东郡人多相识,不宜侵掠。荥阳、梁郡,汴水所经,剽行舟、掠商旅,足以自资。”

    翟让闻言点点头,随即引领手下进入二郡界,劫掠公船、私船,获得了大量的物资给予,一时间投靠者无数,聚众至万人。

    在这乱世,只要有钱、有粮,想要汇聚起人马简直不要太简单。

    当时就是这个时候,翟让被张百仁中了魔种。

    至于说瓦岗夺龙大阵,不知布置了多少年,被翟让捡了个大便宜。

    当时又有外黄王当仁、济阳王伯当、韦城周文举、雍丘李公逸等皆拥众为盗。瓦岗山贼帅无数,但却皆以翟让为首。

    李密此时被朝廷追的没办法,只能来投靠瓦岗山。

    也不得不说李密确实是有才华,不断游走于众山贼之间,整日里谈论取天下的策略,一开始众人皆不信,后来时间久了,随着李密所言被一一证实,稍微有些同意李密的看法。

    “翟让近些年有些不对劲!素闻张百仁那厮精通控制人的神通,翟让莫非受了张百仁的控制?”

    “不好说,张贼最是狡诈,这些年落子天下,谁知道做了多少布局!”

    “这瓦岗山不能交由翟让手中!一旦出现变故,我等必然苦功东流,殊为可惜!”

    “可惜了,遍观天下,唯有翟让此人命格最为特殊,不然当初也不会设计其上瓦岗,接受龙气洗练。如今其命格渐渐蜕变,若一朝废弃,不知坏了我等多少苦功!”

    “若没有被大都督控制,我等岂不是自废苦功?”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有人阴冷的道。

    “那该如何是好?翟让若真的是大都督棋子,哪位敢擅动?翟让在,瓦岗在!若咱们将翟让杀死,只怕灭顶之灾顷刻降临!”

    “我倒是有一计策,那李密小儿不断游走,可见野心不小,若能借助李密斩杀翟让,大都督也怪不得咱们!”

    “是极是极!此计甚妙!咱们还需好生合计一番才是!”

    众位心怀鬼胎的各路首领纷纷汇聚,暗自里商议算计对策。

    第二日

    众位盗贼汇聚在一处,聚会之时谈论李密道:“此人公卿子弟,志气不小。今人人皆说杨氏将灭,李氏将兴。我听说得了气数,天命所归之人在这乱世中不死,此人被朝廷屡次追杀,不断获救,莫非日后得天下者说的岂不正是他吗?”

    这消息不知自何时流传出去,瓦岗众盗匪却逐渐敬重李密。

    至少不能得罪,否则日后李密真的得了天下,能有自己好果子吃?

    各位盗匪首领居然居心不良暗自造势,说李密乃日后天下江山之主,这话传到翟让耳中,翟让顿时不舒服了,这其中日后必然只有计较。

    “李密!”翟让看着手中密报,再看看身边的李绩:“公何以教我?”

    “怕是居心不良啊!各路盗匪贼帅心生歹意,主公还需好生防备”李绩面色阴沉道。

    听了这话,翟让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主公,王伯当来了,说是要为大王推荐一贤士”门外传来侍卫的禀告声。

    “怕是来者不善?要不要……”李绩在脖子上划了一下。

    翟让闻言摇摇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瓦当在咱们手中,而且王伯当的面子不能不给!”

    “请他们进来!”翟让眼中冷光流转:“倒要看看他们玩什么计谋。”

    李绩闻言退下,回到书房迅速手书,随即抛入池水中不见了踪迹。看着天空的云朵,李绩轻轻一叹:“来者不善啊!”

    太原城

    李世民缓缓拆开手书,过了一会才面色阴沉起来:“李密这厮与各大门阀世家交恶,如今怕是来者不善,不能叫其坏了本公子的算计。”

    “去将这份密信交给老爷!”

    ps:第三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