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三十八章 张金称之死(中)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噗通”

    那小头头欲要乘着瘦弱的马匹遁逃,手中鞭子拼了命的抽打着马匹,道道血痕浮现。

    手掌一招,只见那小头目身形倒飞而回,径直落在了张百仁身前。

    “大人饶命!”小头目一声哀嚎。

    “咔嚓!”

    声声脆响犹若惊雷,只见那小头目身子骨寸寸断裂,当真是寸寸断裂。

    手掌一招,魂魄飞出,张百仁搜寻着对方魂魄内的记忆。

    “张金称!”

    一缕太阳神火将小头目烧成灰烬,张百仁目光阴沉了下来。

    张金称他记得,当年张金称初次造反之时,对待百姓还是不错的,获得了不少口碑,也正是因为如此,张百仁才留了对方一命,给百姓一条活下去的希望,不曾想如今张金称竟然如此残暴。

    “若看不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焉能不管!”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既然撞在我的手中,那这张金称的人头我是要定了。”

    张金称的日子不好过,确实是不好过。

    杨广派遣太仆卿杨义臣讨张金称。张金称扎营于平恩东北,杨义臣引兵直进抵临清之西,据永济渠为营,距离张金称营四十里,深沟高垒,不与战。

    不是杨义臣不想出战,而是张金称如今势大,成为了当今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反贼之一,手下兵马无数,杨义臣一番对比,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

    没有取胜的机会,杨义臣当然是稳扎稳打,以防守为主。

    只要能防守住张金称,日后朝廷抽出手来,终究是有消灭张金称的机会。

    朝廷大军在,尽管避而不出,但却也是一种威慑。

    也活该张金称倒霉。

    张金称见杨义臣固守,心急如焚,此时手下出了一个主意,便是祸害截杀附近村庄中的百姓,逼得朝廷不得不迎战。

    百姓杀了,但却撞在张百仁的手中。

    张金称当日引兵至杨义臣营西,杨义臣勒兵擐甲,与其相约交战。

    然而到了交战之日,却始终不肯出营,气得张金称破口大骂,不断派人在大营外喝骂。

    不管你你怎么骂,使用什么手段,我就是不肯出去。

    张金称早晨帅兵前来邀战,晚上便回营休息,如此折腾了一个月,竟然骂的朝廷大军气势全无。

    杨义臣大营

    忽然只听得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亲卫着急忙慌的跑进来:“大将军,大都督来了,正在门外候着。”

    “哪位大都督?”杨义臣眼中满是愕然。

    “还能有哪位,当然是涿郡哪位!”亲卫火急火燎道。

    “混账,大都督既然来了,怎么不直接请他进来!”杨义臣慌忙站起身,脸上满是喜色:“哈哈哈!大都督既然来了,那张金称这回是死定了。”

    眼见侍卫便要走出大帐,杨义臣高声道:“慢着,大都督亲至,理应我亲自去迎接。”

    辕门外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那里,两侧的士兵瞧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崇拜之色。

    活着的传说,大隋的擎天柱。

    “大都督前来,下官未能远迎,请大都督恕罪!”杨义臣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待瞧见张百仁后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

    张百仁他识得!二人有过几面之缘。

    “杨大人速速请起,都督之说莫要称呼了,贫道如今乃是白身”张百仁扶起了杨义臣。

    “都督说哪里话,都督便是都督,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大都督!”杨义臣眼中满是喜色,连忙请张百仁走入大帐。

    双方落座,才见杨义臣亲自为张百仁奉上茶炊,请其入主位,自己坐在下首,方才面带热切道:“都督近来可好?”

    “我自然是吃得好,睡的香。只是我见大人似乎有些不妙,竟然被人骂战了一个月,亏你也忍得下这口恶气?却是凭白折了朝廷威名!”张百仁目光灼灼道。

    杨义臣苦笑:“都督你是不知,那张金称势大,下官若敢与其交锋,怕是顷刻间骨头渣子都没了。我若在,代表着朝廷便在,大军便在。下官若是阵亡,大军折在这里,通济渠必然为张金称把持,到时候朝廷的力量被张金称拔起,那这一带便彻底失去了约束。下官虽然不出城迎战,但大军再此便代表着朝廷的威慑,牵制住张金称的一部分力量。日后朝廷进可攻退可守,来去自如,是以下官不敢冒险。”

    张百仁闻言赞了一声:“大人言之有理,大人的存在比战死尽忠价值更大。”

    “都督为何而来?”杨义臣眼睛一转,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为那逆贼张金称而来!”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

    “好!得都督相助,在下必然斩了那张金称!”杨义臣的眼中满是激动。

    “本都督要亲自斩了那张金称的狗头”张百仁眼中杀机暴露。

    正说着,忽然城外战鼓响起,张金称又来骂战。

    “都督,如何处置?”杨义臣看着张金称。

    “你都隐忍了一个月,当然是以最小的代价剿灭这群盗匪,若能收编再好不过”张百仁略作沉吟,看着杨义臣道:“你去告诉张金称,明日与其决战。”

    “好”杨义臣二话不说,转身出了大帐,登临城头,却听下方一阵喝骂:“杨义臣,你个没卵子的东西,亏你还是个男人,居然不敢明刀明枪的做过一场,你的本事莫非是是娘奶出来的?”

    “哈哈哈,是吃师娘奶教出来的……”

    下方盗贼污言秽语,气的杨义臣面色铁青,站在城头道:“张金称,你明日再来,我必然要与你做一了断。”

    张金称骑着高头大马,瞧着城头上怒火孕育的杨义臣,嘴角露出一抹不屑:“那好,明日希望你不要失言。”

    张金称二话不说,领兵而回,对于杨义臣的话,心中却不以为意。这一个月,这句话杨义臣说了不下于十遍,每次都是放自己鸽子。

    见到张金称走远,杨义臣冷然一笑:“大都督既然到了,明日便是你的死期,也叫你知道朝廷并非没有高手,只是懒得和你等较真罢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