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末将罗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突破者谁?”涿郡侯话语中满是苦涩:“想不到我涿郡还有这等天骄”。

    “回禀大人,突破者乃虎贲郎将云阳罗艺”侍卫恭敬的道。

    “原来是他!”涿郡侯恍然,对于罗艺,他倒有些印象。武道修为不错,天资也不错,而且最善于征战,勇往直前,给了涿郡侯很大的印象。

    “想不到时隔多年,他也突破了!”涿郡侯感慨一句,过了一会才道:“涿郡有人突破,大都督必然会亲自接见。传我命令,令罗艺前来见我,省得大都督到来还要去找人。”

    “等等,在备上一桌宴席”涿郡侯想到了至道武者突破之后需要大量的进食之事。

    不多时

    就见一皮包骨头,看不清样子的男子走入大堂:“末将罗艺,见过侯爷。”

    罗艺双手抱拳一礼。

    “罗将军坐吧,酒宴早就已经为你备好!一入至道,必然一飞冲天,要不了多久先生便会亲自降临接见与你,罗将军需好生把握机会”涿郡侯笑着道。

    罗艺闻言一笑,也不多说,端坐在宴席上开始大吃一通。

    一入至道,不与凡同,已经超凡脱俗。

    唯有突破至这个境界,才会知道这境界究竟有多么玄妙。

    涿郡侯罗艺未必看在眼中,但那不知深浅,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张百仁坐镇涿郡,罗艺却不敢放肆,依旧安安静静的遵守着涿郡规矩。

    没让二人等多久,饭吃到一半,只见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大堂。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就仿佛他本来就应该出现在哪里。

    罗艺顿时悚然动容,在自己的眼中,这男子似乎与凡人一般无二,但却偏偏避过了感知,悄无声息间出现在大殿。

    没有人知道张百仁何时来到大殿的。

    “拜见先生!”

    “拜见大都督!”

    二人连忙站起身,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

    “你就是涿郡新突破的至道强者?”张百仁俯视着罗艺。

    “正是末将!”罗艺面色恭敬道:“末将罗艺,拜见大都督。”

    “罗艺?”张百仁面露奇怪之色,不曾想罗艺居然出现在自家麾下。其实对于自家麾下的士兵、将士,俱都由鱼俱罗管辖,他是不太清楚的。

    而且随着张百仁的修为日渐增高,对于寻找那些历史名人,已经失去了一些兴趣。

    自身实力才是硬道理!

    而且那些历史名人背后都是关系盘根错节,张百仁也觉得头疼!历史只是历史,并非真的现实。

    “坐吧,莫要叫我大都督,称呼本座一声‘先生’就是,我如今一届白身,无事一身松!”张百仁笑着道。

    “谢先生!”罗艺闻言坐下。

    张百仁上下打量着罗艺:“罗士信是你儿子?”

    “正是犬子!”罗艺恭敬的道。

    也是

    背后若没有势力支撑,罗士信岂会走到今朝?

    “你儿子有点意思,日后成就必然不输于你!”张百仁这话倒是真心。

    “多谢都督夸赞”

    “罗士信既然是你儿子,却为何被送入张须驼部下?”张百仁好奇道。

    “世人都知张老将军武道修为超凡入圣,修炼的更是上古神话绝学,我本想着叫犬子去拜师,却不曾想张将军居然遭人暗算!”罗艺眼中露出一抹感慨:“还要多谢将军的救命之恩,不然小儿只怕要沦陷少林寺了。”

    “顺手为之罢了!”张百仁手指把玩着蝎子精,过了一会才道:“你如今既然突破至道,之前的官职可不适合你了。”

    略作沉默,张百仁看向涿郡侯:“侯爷,依你看罗将军该安排何等职位合适?”

    涿郡侯略带思索,其实心中早有稿腹:“如今涿郡兵马司除了大将军鱼俱罗的官职外,皆无空缺。”

    鱼俱罗的官职谁都不敢动,毕竟没有张百仁开口,那个敢擅做主张?

    “这样啊?”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罗艺,过了一会才道:“罗艺听封。”

    罗艺闻言立即站起身,走到大堂中心恭敬一礼:“罗艺听封!”

    “今赦封你为幽州总管,领兵一万,主突厥等塞外异族战事!”张百仁道。

    罗艺闻言一愣,随即狂喜道:“多谢都督成全!”

    所谓的幽州总管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主对突厥等塞外战事。

    武者突破武道之时所需要的血食何等强大,简直是海量的天文数字,你就算是将罗艺卖了,也换不来真正能叫其蜕变的血食。

    当年鱼俱罗如何跨越新手期,汇聚了足够的血食?

    不错,就是劫掠塞外,不断以塞外供养自己。

    闻弦知雅意,罗艺眼中满是狂喜。

    罗艺不过才刚刚触及至道门槛罢了,张百仁对其战力并不放在眼中,不过多一人坐镇,涿郡总是多了一份安稳。

    “你莫要大意,塞外的强者可不少!”说完后对着侍卫道:“罗士信何在?”

    侍卫领命而去,不多时就见罗士信满脸喜色的走进来,眼中满是狂喜之色,径直行了一礼“见过先生、侯爷、将军。”

    “瞧你那样子,你老子突破又不是你突破,有何值得高兴的!”张百仁呵斥一声,眼中笑意涵盖不住:“日后便在你父亲账下听令吧。”

    “下官遵命”罗士信恭敬一礼。

    “我涿郡有至道强者突破,岂能不庆贺!”张百仁慢慢站起身:“传我号令,涿郡大庆三日,摆流水宴席。”

    涿郡大肆庆贺,张百仁可以预见,日后突厥不安宁了,有了需要大量血食的罗艺,突厥日后有的忙了。

    如今涿郡强盛,如历史一般突厥寇边并没有发生。别说寇边了,只要涿郡不出兵去找突厥麻烦,突厥都要烧高香了。

    回到自家庄园,来到了后院。

    张须驼与鱼俱罗的尸体堆放在一处,池水内寒气升腾,院子里沾染了一层寒霜。

    张百仁抚摸下巴,瞧着鱼俱罗与张须驼的尸体,摇了摇头:“我涿郡如今后继有人啊。”

    时间悠悠,张百仁坐镇涿郡,俯视天下群雄变迁,数不尽的百姓纷纷送入涿郡,已经逐渐接近百万大关。

    涿郡如今已经成为了真正富饶繁华的人间乐土,其繁华之处已经不弱于东都洛阳。

    有人气,便有了一切。

    春节转瞬即至

    涿郡的大年分外热闹,与中土那遍地饿殍比起来,简直犹若是天堂一般。

    庄园内

    张百仁与张丽华、叮当安坐。

    瞧着叮当,张百仁笑了笑:“不知不觉间,咱们已经相识了几年,可曾想起回家的路?”

    叮当摇了摇头,气鼓鼓的瞪着张百仁:“你就那般期盼我走吗?”

    “哈哈哈!”张百仁只能一笑。

    叮当闻言叹了一口气,低声嘀咕道:“果真,你还不是你!不过我会等到你是你的!你一定会记起我!”

    “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张百仁瞪着叮当。

    “没什么!没什么!”叮当连忙摇头。

    一边张丽华笑着道:“妾身与小先生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数十个春秋,今夜敬小先生一杯。”

    酒水一饮而尽。

    张百仁脸上露出一抹遗憾:“可惜,不知母亲的下落。”

    那相依为命的五年,绝对是张百仁记忆最深的五年,没有张母,自己就活不下去。

    “总会找到的,先生莫要焦急!”张丽华拍了拍张百仁手心。

    年夜

    张百仁手中一道道手书迅速飞出,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将军,涿郡有密报传来!”杜伏威正在喝着酒水,忽然只听门外道。

    杜伏威闻言一个激灵,猛然坐起身:“呈上来!”

    拆开密件,杜伏威顿时瞳孔紧缩,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大计成矣!”

    窦建德寝宫

    红烛高照

    窦建德面色凝重的拆开手书,脸上浮现出一抹异样的潮红。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等到这一日了!”窦建德仰天长啸,声震大营。

    新年刚过,拜年之人络绎不绝,袁天罡正在与张百仁躲在小村庄内喝着酒水。

    此时袁天罡面色严肃道:“你当真决定了?”

    “不然呢?”张百仁喝着酒水道。

    “都督功德无量,老道替那些百姓谢过都督恩德!”袁天罡闻言郑重的对着张百仁一拜。

    “你这老道……”张百仁嗤笑一声。

    “大隋灭亡,就在今年!”袁天罡喝着酒水:“速战速决?”

    “先平定了天下,然后我在与李阀一较高下!”张百仁面带冷酷之光。

    “陛下哪里?你打算如何交代?”袁天罡道。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许久才轻轻一叹:“求仁得仁,成全陛下吧!”

    袁天罡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上下使劲打量,不知为何,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念头怎么转的这么快?

    前些日子还非要和门阀世家死磕到底呢?

    “这可都是我儿子的江山,我儿子的百姓,我当然不能将我儿子的山河祸害得不成样子!”张百仁醉眼朦胧的嘀咕着。

    只要除掉李建成,李世民登基。李承乾身为嫡长子,只要不作的太过火,这天下终究是他的!

    “我儿子的江山啊!”张百仁又喝了一口酒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