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血神的选择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历史车轮滚滚而过,张百仁一掌打中李密,本以为李密就此亡命天涯,却不曾想历史的惯性居然如此之大。

    李密居然又暗中回到了瓦岗寨,并且出出谋划策谋划东都。

    在李密的谋划下,瓦岗寨战败了东都的各路兵马,一时间徐世绩风头大盛,各位首领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暗自支持徐世绩与翟让斗法。

    翟让一看这不行啊,徐世绩风头这般大,马上就要压过自己了,于是猛然一拍脑袋:称王!

    翟让称王,大肆赦封下属。随即又派兵围剿各路山贼,顿时惹得附近盗匪人人自危,瓦岗势大高手如云,顿时惹得孟让、郝孝德、王德仁及济阴房献伯、上谷王君廓、长平李士才、淮阳魏六儿、李德谦、谯郡张迁、魏郡李文相、谯郡黑社、白社、济北张青特、上洛周北洮、胡驴贼等皆来投靠。

    要么投靠,要么死!

    翟让称王,得了这么多势力,顿时一举成为大隋最大的盗匪,最大的势力。

    翟让持张百仁之剑,所过之处开仓放粮,赈济百姓,胆敢祸害百姓者皆尽杀无赦。一时间瓦岗寨声威大震,获得了百姓的拥戴。

    “主公,各路盗匪投靠虽好,但这些盗匪却不乏门阀世家之人,我瓦岗寨混入了门阀世家之人,怕是当初与大都督的意愿不符!”贾雄在翟让耳边低语。

    翟然闻言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手指敲击着案几:“我且问你,大都督是什么意思?”

    “大都督要大王赈济百姓,消弭了刀兵之祸!使得百姓有家可归,有饭可吃!”贾雄道。

    翟让拍了拍贾雄肩膀:“大都督可以不将天下各大门阀世家之人放在眼中,但我却不行!有能力轻松平定祸乱,又何必再起刀戈?而且瓦岗寨各位头领,除我之外,那个身后没有门阀世家的影子?”

    说着话翟让摊开地图:“徐世绩说取安陆、汝南、淮安、济阳,河南,你以为如何?”

    贾雄闻言略做沉思:“倒是上策,只是如今徐世绩威望大盛,还需加以遏制才好。”

    “以前倒不见徐世绩有这般手段,怎么最近如开了窍一般?你密切注视徐世绩身边的可疑之人,再来向我回报!”翟让道。

    贾雄闻言点点头,恭敬的转身退了下去。

    翟让略做沉思,随即手中笔墨流转:“遣房彦藻率领大军向东掠地。”

    徐世绩处

    里面短短月余时间,李密似乎又苍老了十几岁,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

    “可惜!翟让称王了,只怕日后再没机会了!”李密扯开衣衫,看着胸口那一轮血红色的太阳,嘴里满是苦涩:“我还能活多久?谋划这么多有什么用?”

    说到这里,李密猛然翻身站起,径直向瓦岗山下而去。

    去涿郡

    去求张百仁原谅,自己如今借助徐世绩之手,为瓦岗寨得了这么大利益,张百仁应该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祈求张百仁原谅,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不然等候自己的唯有死路一条。

    活活的老死!

    自己近些日子拜访了无数高人,可惜对这血色太阳,俱都是束手无策。

    自己还年轻,岂会甘愿就这般活活的老死?

    天下那么大,自己能为张百仁办的事情有很多,李密有理由说服张百仁,给自己一条活路。

    “李密走了?”徐世绩听着手下汇报,顿时一愣,连忙放下了手中茶盏,迅速追了出去。

    可惜,哪里还有李密的影子?

    漠北

    张百仁端坐在小屋内,不断以信仰之力推演着世界、花瓣的变化,忽然察觉到一人向小村庄而来,而且此人身上还中了自己的手段,心中略作思忖愕然道:“李密这厮莫非是活腻味了?居然主动来寻死。”

    此时端坐在张百仁的对面,是一尊身材高大的人影,此时那人影的脸上满是笑容:“怎么,本座来此,阁下似乎很不高兴?”

    “你不好生在南疆呆着,来我中土作甚!”张百仁一张脸阴沉似水。

    “上次吃了你大亏,你这小子胆敢算计于我,今日来此是想着再和你比试一番的!”高大男子轻轻一笑,普天之下能让张百仁阴沉着一张脸的,除了石人王还有那个?

    “我只是想不到,你这般道行还会给人做打手!”张百仁阴沉着脸道。

    “我被镇封了几千年,一身实力大打折扣,突厥肯拿出数百年积累请我做供奉,你说我会不会拒绝?”石人王看着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百仁沉默不语。

    不论换做是谁,惊瑞之日将近,都会想办法恢复实力。

    成仙之路大于天!

    “陆雨,叫李密进来叙话!”张百仁不去理会石人王。

    细细感应,当年的魔种已经彻底融入了石人王体内,至于能有几分效果,还要打一个问号。

    就见李密走到村口,径直拜倒在地:“李密求见先生,愿先生给密一次自辩的机会。”

    何田田站在村口瞧着李密,转身回到村子里,还不待其开口,就见陆雨已经走了出来:“先生叫李密进去。”

    “多谢都督!多谢都督!”李密连连叩首,方才恭敬的走入屋子内,待瞧见坐在软榻上的人影,再次拜服在地:“李密见过先生。”

    “李密,你有何话说?”张百仁目光自书简上移开,一双眼睛盯着李密。

    “密以前猪油蒙心,屡次违背大都督的旨意,万死难辞其咎。但活着的李密比死去的李密带给都督带来的价值更大,都督一刀杀了李密,也不过是解心中一时之恨罢了,但若先生肯暂时留下李密的人头,密必然会显露出自己的价值,将功赎罪,愿为都督开疆扩土!”李密自袖子里掏出一份木简,恭敬的递了上前:“此为密的投名状。”

    李密也好,其余的人也罢,都看不到张百仁身边的石人王。

    张百仁接过木简,看了一眼,再看下方李密:“原来瓦岗取了东都是你的手笔。”

    不得不承认,李密确实是有才华的。

    “都督,刘周武、梁师都俱都投靠了突厥,成为了突厥的眼线,暗中肆虐我中原。但如今石人王入突厥,都督又怕贸然出手惹得天下群雄群狼噬虎,所以小人斗胆恳请先生给密一次机会,密愿投靠先生,为先生牵制住此反贼!”李密恭敬的拜服道。

    “刘周武投靠了突厥?”张百仁眉头一皱。

    正说着,陆电送来了情报:“先生,八百里加急。”

    张百仁拆开信件,却是猛地勃然变色,手中茶盏化作齑粉。

    “此贼人,非要将其千刀万剐不可,胆敢出卖我汉家儿女,这混账好大的胆子”张百仁眼中寒瓜流转。

    你道怎地?

    雁门郡丞河东陈孝意与虎贲郎将王智辩共讨刘武周,围困其桑干镇。

    壬寅,刘武周与突厥合兵反击王智辩,血神竟然出现在战场,亲手斩了王智辩的脑袋;

    时间倒流

    且说大漠内

    血神安然端坐,瞧着远方走来的人影,露出一抹冷笑:“始毕可汗只派你来追杀我?未免太过于瞧不起我!”

    拓跋愚一双眼睛看向血魔,手中捧着一个盒子,面色恭敬的道:“血神,我家可汗以此神器为重礼,只要血神肯签下契约,这神器便是你的了!”

    一边说着拓跋愚打开盒子,只听得‘啪’的一声响,盒子闪电般掀开,一道血光流转,映入了血魔的眼中。

    刀光蜿蜒扭曲,撕裂了空气。

    刀身薄若蝉翼,仿若秋水一般,居然与血神的血脉发生了感应,在不断嗡鸣。

    “这是?”血神顿时眼睛一亮。

    “这是那魔神的兵器,只要阁下签了契约,肯为我突厥护法,这神器就是你的!有了这化血神刀,即便张百仁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击败你!”拓跋愚‘啪’的一声盖上盒子,隔绝了血魔神的视线。

    “签契约?”血魔神忽然笑了,笑的很诡异:“你都将宝物送到我面前,老子又何必签什么契约,直接抢了就是。”

    “血魔,这里面可是有石人王的力量,有石人王的加持,此地距离突厥王帐不足百里,石人王念动间便可降临,你还需想好了再做决定!”拓跋愚面带笑容,眼中满是微笑。

    血魔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一僵。

    “为了一件宝物便想换取我自由,简直是做梦!”血神冷冷一哼,便要转身往外走。

    拓跋愚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过了一会才见血神猛然转过头,眼中满是无奈:“真的见鬼了,老子脑袋里全是那把刀!这契约我签了!”

    血神的脸上满是无奈,放不下这把刀,他也很绝望啊。

    不知为何,看了这把刀之后,自己就仿佛魔障了一般,整个人都被这把刀吸引。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人果真明智!”拓跋愚面带笑容的恭维了一声。

    签了契约,血神将那弯刀拿在手中,顿时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只听那弯刀传出了一股欢愉的震颤,仿佛一条秋水,瞬间融入了血神的血河之中。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