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突厥算计,赦封天子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此乃千古不易的道理。

    血神与突厥签了契约,就要为突厥办事,不然真以为化血神刀是那么好拿的?

    刘周武欲要取雁门关,当初始毕可汗马踏中原,屠戮雁门地界三十九城,唯有雁门关未下,给了杨广喘息之机,此乃耻辱!真真正正的耻辱。

    那一战,仆骨莫何被人一剑斩杀,骇得突厥三军俱都齐齐撤退。

    就算是始毕可汗本人,也差一点被张百仁斩于剑下。

    雁门关对于始毕可汗来说,便是一个踏不过去的坎。

    雁门郡丞河东陈孝意与虎贲郎将王智辩共讨刘武周,双方汇聚大军决战于桑干镇,此时血神出手,就见虚空中一道血色匹练划过,王智辩人头分离。陈孝意见机不妙立即奔还雁门。

    三月,丁卯,刘武周得血神相助袭破楼烦郡,进取汾阳宫,获隋宫女、嫔妃、公主无数人,以赂突厥始毕可汗;

    始毕以马报之,刘周武兵势益振,又攻陷定襄。

    突厥立武周为定杨可汗,赠以狼头纛。刘武周即皇帝位,立妻沮氏为皇后,改元天兴。以卫士杨伏念为尚书左仆射,妹婿同县苑君璋为内史令。

    “雁门关!”刘周武看着地图,陷入了沉思。

    血神闭目不语,绝不搀和刘周武的军事,他只是奉了始毕可汗的命令来压阵,相助突厥残害汉家百姓的事情,血神还做不出来。

    “始毕可汗非要取雁门关,我若能取了雁门关,必然得始毕可汗赏识!”刘周武一双眼睛看向血神:“前辈,不知您与张百仁比起来,谁强谁弱?”

    血神闻言顿时脸一黑,这孩子会不会聊天?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天下那个敢说面对着张百仁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我不如他!”血神黑着脸道。

    刘周武闻言顿时讪笑,不再开口。

    第二日,刘周武率领大军兵围雁门,陈孝意悉力拒守,乘间出击武周,屡破之;

    绝望!

    什么是绝望?

    陈孝意站在雁门关城头,遥遥的瞧着刘周武遮天蔽日的旗帜,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人,咱们如今可还有生路?”偏将面带感慨。

    “派人前往江都求救!”陈孝意面色严肃道,说完话走下了雁门关城头。

    然而陈孝意永远都不知道,他递往江都的急报,尽数被虞世基压下,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雁门关的险境。

    时间一点点流逝,没有外援相助,整个雁门关都充斥着一种动荡不安的意境。

    尽力了!

    陈孝意已经尽力了!

    雁门关成为了一座孤城,没有任何外援补给,能坚持三个月已经不易。

    “大人”张伦与陈孝意站在城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气势汹汹的刘周武大军,眼中露出了一抹悲怆:“大人,下官不想死!”

    “你说什么!”陈孝意顿时眼中冷光流转。

    “我等困守雁门关百于日,朝廷迟迟不见响应,可见朝廷已经放弃了雁门关!我等却守着空城,守着一座被大隋放弃的城池,尽所谓的愚忠,至生命于不顾,我只问大人,值得吗?”张伦乃陈孝意的亲卫,此时眼中满是惶恐、无助。

    陈孝意双眼扫过张伦,然后在看向雁门关城头的士兵,每一位士兵的眼中都是绝望、暮气沉沉。

    雁门关完了!士气已经散尽。

    “你的意思呢?”陈孝意收回目光,看向了张伦。

    张伦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雁门关已经成为了孤城,孤城必危,不如早早开城纳降的好。”

    “啪!”陈孝意一个耳光猛然打下去,只见张伦侧脸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我等岂能为自己而活?雁门关内几十万百姓置于何地?若雁门关落在刘周武手中,突厥大军随时都可南下牧马中原,彻底将中原腹地暴漏于突厥的铁蹄之下!”陈孝意声音中满是怒火:“你身后的是谁?那是你父母、妻儿,是我汉家无数的百姓!你知道雁门关失守意味着什么吗?”

    “下官不知!下官父母早已经饿死,更不曾有妻儿,家中只我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至于说身后的父老、姊妹,关我何事?既不是我父老,又不是我姐妹,更不是我媳妇,死了也就死了!突厥蹂躏的是别人媳妇,杀的是别人父母,关我何事?如今下官已经成为了家中的独苗苗,绝不会如大人一般顽固到底。大家从军是为了吃一口饭,给谁卖命不是卖?卖给刘周武、卖给突厥又能如何?难道门阀世家的剥削、朝廷的剥削会比突厥轻吗?刘周武过处开仓放粮,虽然投靠了突厥,但却活命无数流民百姓。下官人言轻微,大字不识,更不懂得家国大义,我只知道吃饱肚子!但叫兄弟们饿着肚子去送死,我张伦决不答应!绝不!”张伦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陈孝意,转身对身后的众士兵道:“你们在乎那父老、妻儿吗?你们在乎所谓的家国大义吗?”

    “大人,人若一死,性命皆休!我等参军是为了建功立业,而非白白送死的!”有偏将站出来,声音里满是嘲弄:“如今城中已经没粮食了,难道朝廷要我等饿着肚子去送命不成?”

    “就是!就是!肚子都吃不饱,凭什么叫我等卖命!至于说所谓的家国大义,我等若死了,那家国大义干我等何事?我等只要活命!”亲卫不断鼓噪。

    陈孝意气得身子哆嗦,一双眼睛扫过那一张张往日里看起来颇为和善、可爱的面孔,此时竟然别样狰狞。

    “大人,城中没粮了!陛下已经放弃了我等!”张伦低声道。

    “啪!”

    鞭子声噼里啪啦作响,只见陈孝意手中马鞭不断抽落,抽的众亲卫哭爹喊娘。

    “动手吧!”

    许久之后,陈孝意忽然扔下手中长鞭,瞧着哭爹喊娘的亲卫,眼中露出了一抹悲怆:“杀了我,取我首级做投名状,取信刘周武。”

    “大人!”

    众亲卫齐齐惊呼。

    “动手啊!我若是活着一刻,就决不允许尔等弃城投降!”陈孝意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怒火。

    众人沉默,空气似乎死一般的寂静。

    “动手吧,再不动手,本将军便下令先斩了你!”陈孝意一双眼睛盯着张伦。

    “大人!”张伦悲切道。

    “我决不怪你!”陈孝意轻轻一叹:“我求名声,你等求活命,两全其美,互相成全。”

    “铛!”

    长刀出鞘,张伦跪地拜了拜,方才泪流满面:“送大人上路!”

    热血喷溅

    喷溅了张伦满脸。

    陈孝意的笑容很安详,只是眼睛里却有一抹化不去的不甘。

    一座孤城,自己守了百日,自己已经尽力了,可是为何朝廷却放弃了雁门关?自己为谁守城?为谁坚持?

    江都

    虞世基看着手中密报,沉默了许久,待到蜡烛然烧殆尽,方才站起身道:“我去通秉陛下,厚葬陈孝意。”

    雁门关失守,顿时天下哗然。

    与此同时,梁师都占据了雕阴、弘化、延安等郡,遂即皇帝位,国号梁,改元永隆。始毕遗以狼头纛,号为大度毘伽可汗。

    梁师都定都之后,乃引突厥居河南之地,攻破盐川郡。

    榆林

    左翊卫蒲城郭子和犯事发放榆林。

    “这世道,活不下去啊!”郭子和看着城中的百姓,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已经许多时日没有吃饭了。

    “大哥,再不放粮,只怕榆林的百姓都要被饿死!”郭子端道。

    “郡丞怎么答复的?”郭子和面色难看。

    恰在此时,郭子升赶来,眼中满是怒吼:“大哥,那郡丞整日歌舞笙箫,酒池肉林,我去问他何时放粮,居然将咱们给打出来了。”

    “安敢如此,至榆林的百姓于不顾!”郭子和眼中满是疯狂,瞧着饿晕在地的百姓,眼中杀机流转:“去他娘的朝廷!去他娘的大义,老子只要活下去!这狗官,我非要取其性命不可。”

    郭子和眼中杀机流转:“梁师都大军就在附近,你们派人前去联合,今日起事!我等得起,城中百姓却等不得。”

    是夜,郭子和潜结敢死士十八人攻郡门,捕获郡丞王才,数以不恤百姓,斩之,开仓赈施。自称永乐王,改元丑平。尊其父为太公,以其弟郭子政为尚书令,郭子端、郭子升为左右仆射。有二千馀骑,南连梁师都,北附突厥,各遣子为质,以自固。

    始毕以刘武周为定杨天子,梁师都为解事天子,郭子和为平杨天子;郭子和推辞不敢当,他好歹也有些理智,不敢真的投靠了突厥,至少是名义上不敢这样。

    短短月余,雁门、河南、榆林皆落入突厥之手。

    看着手中情报,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突厥!好一个突厥!这一手玩的妙。”

    “人心啊!”石人王摇头晃脑。

    “李密!”张百仁忽然开口。

    李密见张百仁迟迟不能开口,一直心中忐忑,此时听了张百仁的喊叫,顿时一个激灵,恭敬的一礼:“小人在!”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