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六十八章 宋老生之死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静静的站在战场,张百仁一袭紫色衣衫,在黑夜中如此惹眼。

    “你是什么人!”有士卒此时围了上来。

    “宋老生何在?”

    没有回答士卒的话,回应他的只有张百仁冷冰冰话语,不容置疑的喝问。

    士兵虽是军中一偏将,有些修为在身,但如何能及得上张百仁?如何抵得住张百仁身上的威压。

    “我……”那士兵呼吸困难,却死死咬着牙齿,不肯松口。

    “先生法驾霍邑,不知有何吩咐?”此时李神通等人突破音爆,自城中走了进来。

    张百仁的眼中满是阴沉:“宋老生何在?”

    听了张百仁的话,几人俱都心中恍然,原来是找寻宋老生的。

    “先生,当时大战一片混乱,待收拾战场之时,宋老生已经不见了踪迹!”李世民站出来解释了一句。

    “大战尸体存放于何处?”张百仁再问。

    李渊看向那小将:“尸体可曾焚毁?”

    “正在收拾干柴,尚未来得及动作!”小将连忙道。

    “带我去!”张百仁话语不容置疑,眼中满是阴沉,心中的那股不祥味道越来越浓,甚至于张百仁已经听到了风中的那股哀嚎、不甘、绝望。

    小将二话不说在前面领路,将张百仁带到了一片乱丧岗。

    数千具尸体横七乱八的摆放在哪里,张百仁逐渐走过,忽然站在那里,瞧着一具无头尸体目光迟迟不能移开。

    身子轻轻颤抖,脚下青石在缓缓融化,此时一股暴躁狂虐的气机充斥于整个战场。

    “这……”李渊等人俱都察觉到了不妙,连忙上前分辨,随即俱都是面色阴沉了下来。

    尸体确实是宋老生的!

    宋老生不但死了,而且人头都被人割了下来。

    “大将军,我对不住你!连你的嫡传弟子都未能护持住,在下有愧啊!”张百仁缓步来到宋老生身前,瞧着那无头尸体,眼睛内金光在逐渐酝酿。

    “我需要一个交代!”

    张百仁赤裸着双足,脚下青石化作了岩浆。

    “先生,你别激动,此事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李世民连忙上前安抚。

    “时限!”张百仁面色阴冷道。

    “太阳升起之时,必然给你一个答复!”李世民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开口道。

    张百仁闭上眼睛,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语。

    失去了人头,纵使是张百仁有通天手段,也不能叫其长出来一个啊?

    救人?

    怎么救?

    看着张百仁,李建成等人很果断、很明智的立即撤退,开始敲鼓聚将,连夜召集大军询问。

    三军汇聚

    李渊站在台上,面带笑容道:“不知军中哪位壮士斩杀了宋老生,为何不曾出来领功?”

    台下

    刘弘基心中暗自惊异:“大半夜召集众人,就是为了犒赏那斩杀宋老生之人?”

    一双眼睛看向刘文静,却见刘文静低垂着眼眉不语。

    “怕是不妙!”刘弘基忽然心中一突。

    宋老生这功劳,自己是决不能认了!

    “大人,不是你斩了宋老生的人头吗?大人何不领功?难道是大人高风亮节不肯贪功?”忽然一位校尉看向了刘弘基。

    糟了!

    听到那校尉的话,刘弘基顿时心中一突。

    本来那校尉是一番好意,不曾想居然出了这么大岔子。

    “我……”刘弘基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军中虽然是一片乱战,但当时看到自己出手的可不少。

    李渊闻言目光看向刘弘基,刘弘基推拖不得,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大人,是卑下杀了宋老生。”

    “为何不来领赏?”李渊面色阴沉下来。

    “下官一直在打扫战场,没来得及上报!”刘弘基苦笑着道。

    李渊叹了一口气:“众将士散去休息,你随我来。”

    场中众将士诧异,大张旗鼓弄了这么一处,居然只是为了寻找斩杀宋老生之人,却不见丝毫赏赐,当真怪异。

    “大人,下官万死!”刘弘基走在李渊身后,忽然开口道。

    “你这回可闯了大祸!”李渊停下脚步:“当初是怎么吩咐你的,宋老生杀不得!宋老生杀不得!可你却偏偏不听,如今涿郡的那位亲自降临和本座要交代,你说本官该如何交代?”李渊一双眼睛看着刘弘基,声音低沉至极。

    “下官万死!大人……大人不妨将我交出去,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给大人添麻烦!”刘弘基低垂着脑袋。

    “糊涂,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我李阀与涿郡的事情,将你交出去,日后我李阀如何在立足天下?你这回可真的是给我闯了一个大祸!”李渊气急败坏道。

    将刘弘基交出去?

    他何尝不想将刘弘基交出去,但若将刘弘基交出去,日后天下各大势力怎么看李阀?

    怎么还会有英才来投靠李阀?

    若能将刘弘基交出去消弭一切祸端,李渊巴不得将其交出去呢。

    一双眼睛盯着刘文静,李渊道:“刘弘基乃你刘家的人,你以为如何处置?”

    刘文静苦笑,他乃李阀中智囊人物,如何不知道此事的麻烦。

    换了天下任何一个势力,宰了也就宰了,大不了陪个不是就是了,但偏偏这次惹得是涿郡。

    “一切任凭大人做主!是杀是剐,绝无怨言!”刘文静恭敬道。

    “且先回去商议一个对策”李渊心烦意乱往城里走去。

    众人汇聚一处,顿时议论纷纷,思虑着如何将这件事搪塞过去,但直至天光将亮,众人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办法。

    “麻烦了!”李神通叹了一口气,李家好不容易和涿郡关系缓和,谁能料到居然出了这等纰漏?

    “走吧,大都督在等着,咱们且不可失约,到时见机行事”李渊站起身往外走。

    刘弘基是不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的。

    万人坑边缘,张百仁背负双手,看着宋老生的无头尸体,默然不语。

    脚步声响起,李阀众人脚步散乱的来到场中,齐齐对着张百仁一拜。

    “可曾找到凶手?”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先生,这是老生的人头!”李渊递上了一个盒子。

    “啪!”

    张百仁将盒子打开,那双不甘、愤怒的眸子映入眼帘,顿时叫张百仁心中一颤。

    缓缓的将宋老生头颅对接上,张百仁方才缓缓道:“凶手呢?”

    “都督,大丈夫马革裹尸,在战场上你死我活,岂能因为对方的背景而留手?”李渊声音低沉道:“上了战场,就要有死的准备。那死在宋老生手下的冤魂,谁又给其交代?”

    大家生死相搏,总不能因为你背景深厚,大家就挺着脖子任你杀!

    既然上了战场,就要有死亡的准备。

    张百仁闻言转过身,一双眼睛盯着李渊,叫李渊如临大敌,仿佛被天敌盯上了一般,每一个毛孔肌肤,都忍不住炸开。

    “李阀挡了某些人的路,安知不是有人故意斩杀宋老生引我下山?”张百仁拍了拍李渊肩膀,大袖一挥卷起宋老生的身躯离去。

    李渊的话确实是叫张百仁心中的怒火瞬间消散,事实确实是这般,大家战场上生死相搏,总归不能因为你的背景,就手下留情吧。

    “大人,下属冤枉!下属对大人绝无二心!”刘弘基听了张百仁的诛心之言,顿时慌得连忙跪倒在地不断叩首。

    “起来吧,我如何不知这是大都督玩弄人心的伎俩!”李渊扶起刘弘基:“这次侥幸逃得劫数,下次千万不可莽撞。”

    “下官遵命!多谢大人护持!”刘弘基连忙行礼。

    打发走了众人,李渊方才看向李建成:“宋老生之死,战场中必有证人,你暗中好生调查一番。”

    虽然张百仁说的是诛心之言,但确确实实的诛了李渊的心。

    “孩儿遵命!”李建成点点头,退了下去。

    “爹,大都督怕有离间的嫌疑”李世民压低嗓子道。

    “可大都督说的也是事实!不能不防,此事总该查个清楚,查个水落石出!”李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慢慢陷入了沉思。

    涿郡

    张百仁将宋老生尸体放好,瞧着尸体,叹了一口气。

    “魂归来兮!”

    张百仁欲要施法,召唤回宋老生的魂魄。

    天空中卷起狂风,黑云密布流转不定。

    “没有?宋老生的魂魄居然不在阳世?”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面色阴沉了下来。

    不在阳世只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宋老生转世投胎了,另外一种便是其魂魄进入了阴司。

    可如今鬼门关封闭,宋老生只能转世投胎这一种情况!连给张百仁将其施法救活的机会都不曾留下。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求仁得仁!”张百仁缓缓闭合了宋老生的眼睛,往日里的种种俱都浮现于眼前:“可惜!可惜!”

    谁也不知道张百仁在可惜什么!

    虽然有心斩了那刘弘基,但凡事大不过一个理字,这刘弘基完全叫自己抓不住借口。

    战场是什么地方?

    战场就是杀戮之地,不是你比拼背景的地方。你若不想死,找人复仇,那你干脆别上战场啊!

    这就是理!道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