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曹家应付,闲来落子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曹冲?”曹丕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他还有脸来见我!还嫌最近惹的事情不够多吗?”

    曹丕的眼中满是阴沉,过了一会对着身边的侍卫道:“去请张辽来。”

    侍卫领命而去,大殿中唯有曹丕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压下心中念头:“叫曹冲进来吧。”

    话语落下,曹冲满脸苦涩的走了进来:“大哥,小弟知错了!”

    曹冲摇了摇头:“起来吧!”

    听了曹冲的话,曹冲方才苦笑着站直身子,眼中露出一抹苦笑:“都是小弟不谨慎,才给人钻了空子。张与曹仁正在外面等候发落,大哥……。”

    “叫其进来吧!”曹丕阴沉着脸道。

    听了曹冲的话,曹丕才面色阴沉道:“叫他们一道进来吧。”

    不多时

    张辽与曹仁、张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坐吧!”曹丕看向了张辽。

    张辽也不客气,径直坐在了左首,然后才慢慢道:“不知陛下召唤下官,有何要事?”

    “蚩尤鼓丢了!”曹丕面色阴沉道。

    张辽闻言点点头,此事他也有耳闻。蚩尤鼓可不是寻常宝物,丢失之后责任重大。

    一双眼睛看着张辽,曹丕道:“太上皇有令,命你帅人前去抓捕盗鼓之贼。”

    “下官遵命!”张辽闻言恭敬一礼。

    话语落下,一双眼看向站在一边的张与曹仁:“至于你二人,戴罪立功,随张将军一道把战鼓找回来,抓回盗鼓之贼,方才能将功补过。”

    “多谢陛下开恩!”二人此时齐齐拜服,恭敬一礼。

    “三位将军早早上路,莫要耽搁时间,错失了良机!”曹丕面色凝重道:“盗鼓贼乃上古高手蚩尤残躯,三位将军万万不可大意。”

    张辽闻言顿时瞳孔一缩,随即恭敬道:“多谢陛下提醒。”

    三人面色恭敬的走出大殿,只留下曹丕与曹冲站在那里。

    “你也退下吧”曹丕揉了揉眉头,如今各种事情接连发生,叫其有些头疼,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大哥,四哥怎么办?”曹冲看到曹丕没有提及曹植的意思,顿时急了。

    “如今蚩尤鼓丢失,那里还顾忌的上他!待找回蚩尤鼓,在与张百仁算账也不迟!”曹丕的心中全都是蚩尤的千秋不死之身,哪里会管曹植这厮的死活。

    “大哥,四哥可是在张百仁手中啊,嫂子也在张百仁手中……”曹冲声音都在哆嗦。

    “住口!”曹丕顿时面色铁青:“这些日子,你给我添的乱还不够吗?莫非当真要我不顾兄弟情分,请出祖宗家法降罪与你!”

    “我……”曹冲被曹丕的面色吓到了。

    “退下!”曹丕眼中满是火气。

    听了曹丕的话,曹冲动了动眼睛,终究是满面无奈,只能退了下去。

    “四哥与大嫂都落在张百仁那狗贼手中,父亲在世之时最疼爱大嫂,若听闻此事绝不会置之不顾的!我要去见父皇!”曹冲转身便要向着地宫二层而去。

    “公子止步,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入二层!”看守大门的侍卫拦住了曹丕。

    “我要见我父皇”曹冲面色阴沉道。

    “陛下圣旨再次,公子请回吧!”侍卫托出了曹丕的圣旨。

    瞧着那圣旨,曹冲气的面色发白,但却没有多说,转身离去。

    张百仁绝不会想到,曹家之事因为蚩尤,轻轻松松的就这般消弭无踪了。

    至少是暂时的消停了下去。

    盘坐在山巅,张百仁身前摆放着一盘棋,在棋盘的对面坐着尹轨。

    仿佛无头苍蝇一般的尹轨终究还是回来了,天下这么大,句芒若一心想要躲藏,找起来简直如大海捞针。

    “你当真没骗我?”尹轨的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那春归君就是句芒”张百仁话语斩钉截铁。

    “可我那日亲眼看了,绝对不是我父亲的仙躯!”尹轨的一双眼睛扫过张百仁。

    “你也说了,你只是看到那人不是你父亲的仙躯,但却并不代表那人不是句芒啊?”张百仁似笑非笑,昨日他终于想清了其中的关窍。

    春归君可以是尹喜,并不代表尹喜才是句芒。

    尹轨闻言手中棋子落不下去了,只是捏着棋子停在半空中,过了一会才无奈一叹:“晚了!李家得了大势,我上次已经搅扰过一次,闹了乌龙,却是不好在登门。”

    张百仁把玩着手中棋子,悄无声息间屠了尹轨的大龙:“你去盯着他,如果他真的是句芒,早晚要露出破绽。除非他不会出手,只要出手,就会被你抓到机会。句芒的力量天下独有,你不会连句芒的力量都分辨不出来吧。”

    “此言有理!”尹轨闻言身形消失,已经不见了踪迹。

    低头看着棋盘,早就化作了一团糟,被尹轨趁机打乱:“这厮,简直是没人品!道行虽然高深莫测,但棋品却不行。”

    春归君整日里搞事情,有尹轨这般高手盯着,也不会出现大篓子。

    历史已经改变,纵使是自己小心翼翼,历史也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改变。

    亦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历史世界,而是神话世界。

    “接下来的棋该如何下?”张百仁低头看着棋盘,眼中露出了一抹迷茫。

    貌似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江山变迁也好,还是朝代更迭也罢,自己求得是长生,剩下的一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是相助李唐夺得江山,然后在叫我儿子继承李唐大统!”张百仁落定棋子,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仙道不是一步便可以登天的,还需一点点来,一步步来。

    太阳神体也好,还是其余的神通也罢,都剩下水磨磨的功夫!这种事情急不得!

    闲来无事,陪着这些家伙下一盘棋也好。

    “先生,张斐送来请帖!”就在此时,荆无双的声音在山脚下响起。

    “莫非他又要纳小妾了?”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嘲弄:“呈上来。”

    金黄色的烫金请帖,字迹龙飞凤舞。

    不得不说,张斐的字还是不错的。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