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再临金顶观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重开纯阳道观!”张百仁拿着手中请帖,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纯阳道观被人灭了满门,他实在是想不出,张斐哪里来的胆子,居然还敢重开纯阳道观。

    “九月九,重阳节!”张百仁放下了手中请帖,眼中露出了一抹回忆、沉思。

    说实话,不管自己与纯阳道观有何恩怨,朝阳老祖待自己是不错的。

    当年在塞北朝阳老祖第一次发现自己之时,便想着接自己回去,不过却被自己拒绝了。

    然后自己无意中发现了玉佩中的秘密,修炼了纯阳道观的三阳金乌正法,朝阳老祖更是毫无保留的传授自己无上典籍。

    自己虽然有了修炼功法,但朝阳老祖的心思,张百仁却不得不领。

    “金顶观被人灭了满门,也该去祭奠一下那些死去的人了!”张百仁将金贴塞入袖子里,一双眼睛看向荆无双:“选取一些礼物,九九重阳我要亲自走一遭。”

    说完话张百仁身形消失在原地,已经不知所踪。

    金顶观

    当年雷火中的废墟已经重新建立,雕龙刻凤好不气派。在那宫阙之中神人游走,道道异象冲天而起,烟火之气直冲天际。

    神灵已经归位,当年被金顶观祭祀供奉的神灵,此时已经归位。

    流亡各处的金顶观弟子、长老再次返回了金顶观,整个金顶观倒是恢复了几分生机。

    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张百仁一袭白袍**着脚掌,手中缓缓撑起油纸伞,慢慢向着山中走去。

    路过金顶观的弟子、长老,双方似乎处于另外一个时空,根本就看不到张百仁的影子。

    不可见!

    没有人能看到张百仁的影子。

    墓碑处于后山,这还是当年自己立下的。

    没有杂草,显然纯阳道观时常有人祭拜。

    在那墓碑前,三位五六岁的小童哈哈大笑,没心没肺的整理着坟头杂草,时不时偷吃一点那坟头的贡品。

    站在那墓碑前,张百仁许久无语。当年的惨状历历在目,叫人忍不住为之心惊。

    “这些家伙做的太过!不过金顶观的仇恨自然由金顶观去报,北天师道、王家!”张百仁喃呢自语,手中掏出了贡品,香火蜡烛一样不缺。

    纯净的酒水洒在了坟前,张百仁笑了一声:“唉,我又能如何?一边是娘舅,一边是血脉嫡亲!母亲与我有养育之恩,我总不能叫母亲伤心。”

    其实张百仁理解张母,对于自己的母亲没有一点的怨恨。

    就像是两个兄弟,其中一个过得好了,另外一个落魄了,母亲总是要想办法帮衬一下。

    或许自己与张百义不熟,但对于张母来说,张百仁也好,张百义也罢,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红尘滚滚,我看透了朝代更迭,但却偏偏看不穿人世间的亲情!”张百仁站在坟前,喃呢自语:“好歹也与我同源而出,定不会叫张家血脉断绝。”

    “你是谁?怎么来后山禁地!”忽然远处小童发现了手持油纸伞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赶紧跑过来呵斥。

    此时张百仁方才转移目光,盯着那三个奔来的小童,露出了诧异之色:“这不可能,你们三个老家伙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三位孩童,眉宇之间依稀有着朝阳三老的影子。

    “大叔,你谁啊!这里是我纯阳道观禁地,你怎么进来的!”其中一个孩童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默然,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这三个孩童身上居然有着朝阳三老的本源气息。

    “朝阳、正阳、夕阳,你们三个下去吧!”山下响起了一道呵斥,张斐身形缓缓走上山来。

    “是,师傅!”三人齐齐一礼,方才对着张百仁做了个鬼脸,转身离去。

    “你终究还是来了”张斐没有打伞,任凭雨水沾湿了衣衫。

    “纯阳三老不是魂飞魄散了吗?怎么会有转世轮回的机会?”张百仁面露不解之色。

    “确实是魂飞魄散了,还好我依靠着那命灯残留的一丝丝魂魄,叫其转世轮回,三老想要转世归来,不知要多少世苦修,方才可重新凝聚本源”张斐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黯然:“我下山之后投靠李阀,借助李阀的力量,终于找到了三老的转世之身,我一定要重开纯阳道观,纯阳道观的道统不能在我手中断绝!”

    道统传承大于命!

    情怀!

    纯阳道观就是张斐的家,家被毁了,哪里都是流浪,唯有此地可以心安。

    “纯阳道观的典籍还剩下多少?”张百仁忽然开口。

    “八成”张斐道。

    站在坟前,张百仁手掌自袖子里一阵摸索,掏出了一枚木简:“这上面记录着三阳金乌**,这才是纯阳道观的真正根本。”

    “给我也没什么用,你既然已经练成了**,这世界上就不会有第十一只金乌!太阳的魂魄是有定数的!”张斐摇了摇头,没有去接法诀。

    “这法诀我做了修改,修炼此法诀可以借助金乌的力量,用以护持体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沉默一会,张斐方才接过法诀:“我对不住你,欠你的太多。”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张百仁转身向山下走去:“好歹我也是张家子孙,九九纯阳,我自然会送金顶观一份大礼,使得金顶观重新崛起。”

    瞧着消失在烟雨朦胧中的背影,张斐眼角两行热泪滚滚滑落,与雨水混合在一起,分辨不出彼此。

    “我对不住你,我一定会将你母亲自幻情道中拉出来的!”张斐声音喃呢,眼睛里却满是坚定。

    张百仁走了

    只是临走前看着纯阳道观上方重新汇聚的因果劫数,眉头微微皱起。

    当年造下的孽,不死不休。

    血脉不绝,誓不甘休!

    “天数?因果?”

    “呵呵”张百仁呵呵冷笑两声,方才转身离去。

    “师傅,那个人是谁啊,不知为何看起来好亲切!”朝阳迈着小腿跑上山来,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