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尹轨堵门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李家大业将成,岂能受到纯阳道观的牵连?

    当年纯阳道观做下的因果业力,就算是强盛时期的大隋都为之崩灭,纯阳道观受到反噬,如今不过才刚刚冒头的李阀,怎么会受得了那么强大的反噬之力?

    纯阳道观灭亡之后,李家便已经发现了不妥,本来纠缠纯阳道观的因果业力向着李家缠绕而来,李家之人虽然焦急,但却没有什么办法。

    好在前些日子春归君投桃报李出了一个主意,这些业力因纯阳道观而起,再将纯阳道观建立起来,岂不是一切都圆满了?

    于是乎李家出人出力,花费了大把子力气,终于将纯阳道观重建了。

    瞧着那铺天盖地的因果怨气自李阀的气运之中分离出来,向着纯阳道观纠缠而来,李世民的脸上露出一抹放松,心中松了一口气。

    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李家叫纯阳道观不灭,这因果业力就奈何不得李阀分毫。

    “天亡我也!天亡我也!”张斐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任凭那满天血雨滑落,打湿其胸前的衣襟。

    “可怕,端的可怕!当年纯阳道观作孽太深,大隋都亡国了,纯阳道观岂能讨得生机?”张衡摇摇头,雨水靠近其周身三尺自动排开。

    “砰!”张斐重重的跪倒在地,瞧着那冲天而起的青烟被血雨浇灭,眼中满是绝望:“莫非当真是天亡我张家不成?”

    围观之人都是有道修真,看着那瓢泼血雨,心中一阵叹息,纯阳道观没救了!

    万古传承,至此断绝!

    涿郡

    张百仁放下手中菊花,一双眼睛忽然看向金顶观方向,随即面色猛然狂变!

    “老天当真一线生机都不肯留下吗?”张百仁沉默,当年张家老祖作孽太深,怪不得别人。

    “不过,我却是不许张家血脉断绝!”张百仁眼中一道太阳神火在闪烁,冥冥中有血气向着其缠绕而来,似乎要将其灵台蒙蔽。

    “该死,只是朝阳老祖作孽,关我何事!因果法则未免太过于不公,太过于霸道!”张百仁手掌一招,发鬓上诛仙剑拔下,下一刻猛然一剑斩出。

    这一剑似乎斩断了时空,割裂了因果,罪孽之力瞬间断掉,绵绵而来因果反噬已经断掉。

    纯阳道观

    忽然一股惊悚传遍场中,阳神真人毛骨悚然,犹若置身于无尽天威之下,化作了提线木偶,冥冥中似乎有一把利剑可以随时斩下,断了自己的性命。寻常阳神老祖更是不堪,已经直接失去了肉身的掌控,意识一片空白。

    唯有至道强者,虽然身躯颤栗哆嗦,但终究是有自己的判断。

    好恐怖的剑意!

    场中众人俱都是面色骇然,似乎自无尽时空之中,有一把长剑裹挟着无尽天威斩落而下,代天刑罚!

    而自己,只是等待审判的蝼蚁,毫无反抗之力的等候着刑罚的降落。

    天地苍茫浩荡,但是自己的心神、感知已经尽数被这一道剑光填满。

    “斩!”

    冥冥中一声呵斥,满天血色烟雨被斩断,天边一轮太阳垂落,瞬间悬挂于纯阳道观的庙堂之上。

    一盏烛火,纯阳道观亮若白昼!

    太阳神火!

    张百仁点燃了纯阳道观的太阳神火,脚踏虚空缓步而来,不紧不慢的落在了场中。

    剑光忽然收敛,满天烟雨已经尽数烟消云散。

    瞧着那身穿紫袍,赤裸双足,背负双手傲立场中的男子,场中众人俱都是一阵心悸,随即齐齐一礼:

    “拜见大都督!”

    没有理会场中的众人,张百仁缓步踏上台阶,来到了张家的宗庙前,看着悬挂于宗庙内的一朵太阳神火,眼中满是感慨。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世事难料啊!”

    说完话转头看着面色恭敬的三位孩童,摸了摸朝阳的脑袋,转身踏着青冥而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纯阳道观作恶多端,我为尔等斩断因果反噬十年。这十年内尔等还需多做善事,弥补过错,十年后生死由命,本座已经仁至义尽!”

    “咔嚓!”

    话语落下,张百仁似乎听到一声轻响,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束缚断裂,体内神血的蜕变速度刹那间快了三成。

    “与张家的血脉因果彻底结束了吗?”张百仁踏波而去,但威势却叫众人心中凛然,眼中满是惊惧。

    一剑之威,张百仁道功已经修行至如此高深莫测的境界了吗?

    “张百仁,好一个张百仁!我已经步入至道,练成了天凤朝歌,却连直面其剑光的勇气都没有!”李世民双拳紧握,指节发白。

    “你应该高兴才对!”一边的春归君忽然笑了。

    “为何?”李世民面色殷切的看着春归君:“还请先生教我,如何才能战胜这厮?”

    “等你登临九五,自然可以战胜它!张百仁已经入了天道,感情会被逐渐磨去,只会奉行天道,到时候反而会化为你的助力!你有帝王命格,获得天子之位乃是天数所归,到时候张百仁反而会遵循天道,助你成就大业!”句芒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有趣!有趣!不曾想张百仁为了登仙,居然踏入了天道!”

    “天道?还请先生解惑!”李世民眼中满是不解。

    “踏入天道,坐观日月运行,沧海桑田,一个个都会化成活死人,不再有人的七情六欲,到时候无胜无败,你骂他打他,他都不会反抗,和一个傀儡有什么区别!”句芒眼中露出一抹惊悸:“从开天辟地至今朝,从未听人说自天道登仙,不论是女娲娘娘也好,广成仙人、老聃也罢,走的都是红尘道!张百仁自毁道途,已经完了!”

    确实是完了!

    虽然日后修为会突飞猛进,但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

    自有情众生化作无情众生,已经违背了人类的本性。

    看着张百仁的背影,张斐忽然郑重一礼,对着张百仁的方向弯腰一拜:

    “多谢了!”

    不曾绝望,就不会知道希望有多可贵!

    虽然只有十年的时间,但十年就是希望!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