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一刀斩血魔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听了仆骨怀恩的话,石人王一张面孔凝重的看了仆骨怀恩一眼:“那必然是流落于虚空中,随时变幻的洞天了,你们倒是好机缘。”

    此时石人王心中五味陈杂,干脆转身离去,眼不见心不烦。

    “可有什么手段?”始毕可汗面色复杂、后悔的看了仆骨怀恩一眼。

    “下官还需闭关一段时间,方才可彻底明悟此物的传承作用!”仆骨怀恩得了便宜,倒也不敢卖乖,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双手抱拳一礼,满是谦卑:“大王,帐篷里还有两个箱子呢!里面没准有更好的宝物,还请大王莫要担忧。”

    嗯?

    始毕可汗闻言心中一跳,顿时来了精神,目光一扫,待看到周边人心各异的统领之时,顿时面色一变。

    一边血神眼睛立即亮了:“还有两个箱子,一个便有如此神物,剩下的两个也定然不凡,还请可汗叫我等开开眼界。”

    听了血神的话,始毕可汗脸上挂着一丝丝勉强的笑容,正要开口拒绝,却忽然虚空哗啦作响,石人王去而复返:“还有两个箱子?大王,还请给我们兄弟开开眼界如何?”

    瞧着目光灼灼,绝不肯离去的石人王与血魔神,始毕可汗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

    两位绝世强者盯上了那两个箱子,自己能说什么?这二人可是目前突厥最大的靠山,还要靠其对抗中土,始毕可汗能和对方翻脸吗?

    那箱子里的宝物不论是什么东西,看来是都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始毕可汗狠狠的瞪了仆骨怀恩一眼,都怪这厮嘴快坏了算计,当真该千刀万剐。

    感受到始毕可汗刀子一般的目光,仆骨怀恩只是一阵苦笑,他提及那两个箱子,不过是为了转移始毕可汗的注意力罢了,宽慰始毕可汗的心神,却不曾想居然惹来二位强者的觊觎。

    麻烦大了!

    仆骨怀恩知道,麻烦大了!

    始毕可汗定然对自己产生了不满!

    自己一句话叫始毕可汗损失了两件宝物,没杀自己已经算是好的了!

    “呵呵,既然二位先生有意,那便进来一观,倒也不妨事”始毕可汗一阵干笑,转身走入大帐内,瞧着大帐内的两个锈迹斑斑的箱子,忽然心中叹了一口气。

    宝物虽好,但却不一定在属于自己了!

    “就是这两个箱子吗?”不等始毕可汗开口,石人王已经凑上去,打量了箱子几眼,眼中满是期待:“不知这其中可有什么宝物。”

    “咔嚓!”

    石人王一拳挥出,只听得一声脆响,箱子瞬间被震开。

    入目处一片金黄。

    满箱砂砾!金黄色的砂砾!

    “好东西,可惜于我来说毫无用处,反倒是可以促进你的身体进化”石人王一双眼睛看向了仆骨怀恩。

    “不知这砂砾是何宝物?”始毕可汗露出了疑惑之色。

    “此物乃庚金精粹,可炼神兵宝物,不过炼制兵器却是糟蹋了这天才地宝,将其交给那小子用以修炼,方才能物尽其用”石人王开口道。

    仆骨怀恩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箱子,双目中露出了渴望之色,自家周身的每一寸、肌肤、毛孔,似乎都传来一股无法言喻的饥饿感。

    不错

    确实是饥饿感

    仿佛那箱子里的庚金精粹,对自己来说是无上诱惑,超越了**灵魂的渴望。

    这种渴望前所未有,如此浓烈。

    似乎感受到了仆骨怀恩炙热的目光,始毕可汗略做沉思,摆摆手道:“仆骨怀恩,你既然融合了金之精灵,这一箱子的庚金就赐给你了,希望你日后能好生修炼。”

    “多谢大王!”仆骨怀恩猛然踏步上前,手掌一招,只见箱子内的庚金精粹霎时间卷起,直接没入仆骨怀恩的口中。

    不去理会闭目修炼的仆骨怀恩,始毕可汗一双眼睛看向了最后一个箱子。

    此时血魔已经出手,只听得咔嚓一声响,这最后一个箱子也被血魔一指划开。

    “空的?”血魔一愣。

    一边的石人王也愣了愣神。

    不知为何,心中一股失落涌上心头,本以为这箱子内会有什么宝物,却不曾想居然仅仅只是一个空箱子。

    “不对,若是空箱子,为何会那般沉重?”仆骨怀恩闻言猛然开口。

    听了这话,众人回过味来,你看我我看你,一双双眼睛俱都是落在了这空箱子上。

    始毕可汗闻言气的面皮发紫,狠狠的瞪了仆骨怀恩一眼,若目光能杀人,此时仆骨怀恩必然已经千疮百孔。

    你不说话能死啊!

    石人王此时走上前,仔细的打量着那空箱子一眼,随即伸出手去触摸。

    “嗡!”

    锋芒之气流转,仿佛水波一般荡漾。

    “庚金之水!”石人王眼中露出了一抹失望,转身对仆骨怀恩道:“你若吞了这庚金之水,必然可以彻底发生蜕变,化作真正无上手段,可惜此物与我等来说无用。”

    “无妨,仆骨将军若能成就不灭之体,或许能感受到冥冥中蓐收的牵引召唤,咱们未必没有机会寻找到蓐收的洞府”血魔神笑着道。

    听了血魔神的话,石人王顿时眼睛一亮:“倒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

    说完话后直接对着仆骨怀恩道:“小子,你快来将这宝物吞了,看看能否感受到蓐收的洞府所在。”

    “这……”仆骨怀恩面露尴尬之色,一双眼睛看向始毕可汗。

    众人的目光亦随之向始毕可汗望来,迎着石人王与血魔神的目光,始毕可汗心中满是苦涩,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二位祭祀叫你吞噬,你就立即吞噬,磨磨唧唧也忒不爽利!”

    “多谢大汗!”仆骨怀恩闻言面带笑容,恭敬的对着始毕可汗行了一礼,然后二话不说,立即走上前一张嘴,却见箱子内透明如空气一般的庚金之水,瞬间没入了其口鼻之中。

    “你速速炼化宝物,且看能否成就神通,感知冥冥中蓐收的洞府”石人王的眼中满是精光。

    仆骨怀恩闻言也不矫情,直接拉开架子,下一刻周身筋骨齐鸣,传来了铿锵之声,仿佛铁石一般轰隆作响。

    半日过后,众人瞧着仆骨怀恩,此时的仆骨怀恩瘦了一圈,简直就是一皮包骨头的骷髅,周身都充斥着无尽的锋芒之气。

    下一刻锋芒内敛,化作了血肉,此时的仆骨怀恩似乎一阵风便能吹倒,干瘦的不成样子。

    “我……我怎么会变成这般样子!”仆骨怀恩看着自家犹若鸡爪一般的手指,眼中露出了一抹惶恐。

    “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庚金之气不断淬炼你的身躯,你现在缩水很正常,只要日后多吸收庚金之气,自然会恢复原来的样子”石人王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可有什么神通?能否感受到蓐收的洞府所在?”

    始毕可汗一双眼睛看着仆骨怀恩,使劲的眨着眼睛,生怕真有什么宝物,这小子忍不住说出来。

    千万不能说!

    千万不能说啊!

    始毕可汗的心中疯狂咆哮!

    “太乙不灭之体,斩仙神术!”仆骨怀恩略带感慨:“只是修成了这般神通,却不曾感受到蓐收的洞府所在。”

    “斩仙神术?太乙不灭体?”血神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太乙不灭体,不死不灭,幻化万物,万劫难磨。

    斩仙神术,无坚不摧,专门斩人心神。

    此时血魔神眼中露出好奇之色:“我倒是好奇,这先天生灵的本命神通,究竟有何玄妙之处。”

    “你用神通攻击我!”血神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这不好吧,若是伤到你……”仆骨怀恩面带迟疑。

    “伤到我?你尽管出手就是,伤到我算我本事不济,你不必顾忌!”却见血魔神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听了这话,仆骨怀恩略作犹豫,随即方才道:“好吧,那我可要出手了!”

    “你尽管……”

    血神话语尚未说完,只见自仆骨怀恩的眉心处一道白光飞射而出,时光在此时静止,停止了流动。

    “噗嗤”血神话未说完,便彻底顿住,然后脖颈处血线浮现,热血喷溅,滚滚人头落地。

    静!

    大帐内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盯着仆骨怀恩,再看看脑袋落地的血魔神,此时脑海里晕乎乎的。

    怎么可能?

    血魔神就这般被秒杀了?

    好恐怖的攻击,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念头在一刹那已经停止了转动。

    确实是来不及反应,那白光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时间的流逝,超过了思维的流转,叫你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好!好!好!”始毕可汗此时面带狂喜之色,眼中满是灼热。

    突厥终于有属于自己的高手了,自己也好过整日里被石人王与血魔神肘制,日日夜夜受气。

    “多谢大王成全”仆骨怀恩对着始毕可汗恭敬一礼。

    “有如此高手,日后我突厥何愁不兴?就怕是张百仁当面,也绝对挡不住你的一刀!”始毕可汗走上前不断拍着仆骨怀恩的肩膀。

    至于说人头落地的血魔,区区一个失败者,谁会去在乎他的死活?

    有了仆骨怀恩,血魔还重要么?

    传承剑道,绝非一时间的心血来潮。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