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义城公主的请帖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不论怎么说,都离不开一个里外人。

    仆骨怀恩才是自己人,血魔与石人王说到底只是外人而已。

    外援在强大,终究也只是外援,哪里及得上自己强大叫人放心?

    朝鲜为什么要搞核武?

    中国在强大,也不过是外援而已,还要仰仗中国的脸色行事。

    “很厉害,若无特殊手段,只怕没有人能在你这一刀之下生还!”石人王眼中露出了忌惮之色。

    “好厉害的手段,你小子不过半日间,就抵得过我等几十年苦修,千百次机缘累积,这世道果真难测!”血神的身躯化作一滩血液,然后融合在一处,化作了人形。

    此时的血魔不见半点伤痕,只是看起来面色有几分苍白罢,叫人的心中充满了忌惮。

    血魔的不死之身,绝非开玩笑。

    一双眼睛扫过血魔,场中众人俱都是露出了期待之色:“如何?”

    “怕是张百仁,一旦被这光芒斩中,也是尸首两段的下场!”血神运转功法,虚空中只听血海哗啦啦作响,不过刹那间血魔已经恢复了巅峰状态。

    血海不灭,我既不死!

    这绝对是一门逆天至极的神通,血海隐藏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想要斩杀血魔近乎于不可能。

    “正要领教一番你的太乙不灭之体,与我的不灭之体比起来,谁强谁弱!”血神一双眼睛看向仆骨怀恩。

    仆骨怀恩面色凝重下来,下一刻周身渲染了一层白金之色:“正要领教,还望祭祀大人手下留情!”

    “嗖!”

    血神瞬间化作虚无,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仆骨怀恩背后,一掌打在了仆骨怀恩的颈椎上。

    铛!

    血光迸射,衣衫腐蚀,但却见仆骨怀恩周身金刚不坏,闪着出一道白色毫茫,将血魔神的力量剿灭。

    “厉害!”一击之后,血神收手,不在交锋。

    “这小子能挡我一击,却不见丝毫伤势,如此实力,就算面对张百仁也未必没有战胜的机会,到了我等境界在言生死、胜负却是太难,或许能压制、创伤一个人,但想要斩杀却难上加难”石人王摇头晃脑。

    此时血神心中不是滋味,本来大家好好的享受突厥供奉,但是忽然来了一个人分一杯羹,心中能好受才怪。

    大家苦苦修持数十年,几经生死,数次死里求生方才能有今日机缘,可你倒好竟然一步登天。大家心中能平衡才怪呢。

    瞧着面无表情的石人王与血魔神,始毕可汗忽然哈哈大笑:“诸位,我突厥新诞生了一位无上强者,理应举杯庆贺,大摆筵席!”

    始毕可汗不愧是始毕可汗,总能将利益最大化。

    瞧着始毕可汗,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

    突厥大肆庆贺,篝火冲天而起。

    一座平凡的营帐内,义城公主静静的端坐在梳妆台前,瞧着镜中人影,许久无语。

    就这般呆呆的看着,义城公主自从嫁入突厥,每日最长的时间便是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容颜发呆。

    “听人说,大隋快要灭亡了,是吗?”义城公主忽然开口。

    “是!”一道黑影缓缓自角落里走出,声音里满是悲痛:“听人说,天子已经放弃了大隋,日夜醉生梦死,歌舞笙箫!这是公主脱离突厥的最佳时机!大隋已经灭亡,公主留在突厥,还有何用处?”

    “是啊,大隋都已经灭亡了,我又为谁守候?我又为谁瞭望!”义城公主缓缓低下头:“我的一生,不可全都荒废在这荒凉的草原上。”

    就在此时,大帐外响起了一阵阵欢呼,欢呼声震乾坤,充斥着四面八方无尽大营,向远处空旷的草原缭绕而去。

    “发生了什么?”义城公主听到欢呼,缓缓站起身,悄悄撩开帘子,露出了一道缝隙,看向远方。

    黑影消失,不多时又回到大帐:“听人说仆骨莫何的孙子仆骨怀恩成就了无上神通,成为了不下于血魔神、石人王的强者。”

    义城公主闻言面色一变,过了一会才道:“中土有难了!”

    突厥本部出了这等高手,又岂会坐视中土战乱,不去趁机劫掠一番?

    天赐良机,什么叫天赐良机?

    中土战乱,突厥又出了可以压服中土的强者,突厥人还有什么顾忌?

    若不趁着这个机会马踏中原,那始毕可汗就是傻子!其余的各大部落也不答应。

    “公主,你再留在此地已经毫无用处,始毕可汗何等雄才伟略,岂会因为一个女人儿放弃自己的黄图霸业?这些日子即便是你从中周旋,也不见那始毕可汗有任何回心转意的想法!不还是暗中插手中原之事吗?待到大隋真的彻底亡族灭种,只怕始毕可汗未必会像今日这般待你!”黑影低声道:“走吧,突厥不值得公主继续停留,新时代自然有新的公主,公主您该落叶归根了。”

    “走不了”义城公主叹了一口气:“突厥高手如云,猛将如雨,如今更出了一位这般强者,就凭咱们的本事,走到半路也会被抓回来。到那时,只怕麻烦大了!”

    “可以请大都督出手,大都督那等强者,绝不会坐视不理的!”黑影低声道:“娘娘若想回去,朝廷是指不上了,还要依靠大都督才可。”

    “罢了,你传信大都督,就说……本宫宴请他!”义城公主放下发簪,轻轻叹了一口气。

    落叶归根,即便是死,自己也要死在中土。

    涿郡

    张百仁躺在藤椅上,虚空中阳光正浓,整个人仿佛睡着了一般。

    “先生,义城公主的使者来了!”左丘无忌亲自前来通秉,瞧着躺在软榻上的男子,压低嗓子道。

    “义城公主?难得为我大隋远走他乡,委屈她一个弱女子了,快快请他进来!”张百仁睁开眼,坐起身。

    不多时

    就见一道影子飘忽走来,来到张百仁近前恭敬一礼,弯腰下拜:“见过大都督!”

    “莫要如此,陛下已经免了我大都督之职,你且起来说话”张百仁摇了摇头。

    侍卫双手递上一道书信:“这是义城公主亲自给都督的手书。”

    张百仁接过书信,慢慢拆开。

    字迹娟秀工整,看起来便赏心悦目。

    读完整篇书信,张百仁方才露出沉思之色:“仆骨怀恩?当真有那般厉害?”

    “小人来之前亲自打探过,此事绝对不假,当时有许多突厥士兵可以作为见证!”侍卫低声道。

    张百仁闻言陷入沉思:“突厥有了属于自己的强者,怕是日后不会安分,反而变本加厉!无论如何,我都要走一遭突厥本部。”

    说完话收起书信:“转告公主,张百仁会按时赴约。”

    “是,小人告退!”侍卫闻言恭敬一礼,方才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坐在躺椅上不语。

    “先生面色凝重的很啊!”袁天罡这老神棍不知在哪里钻了出来。

    “能一招斩了血魔一条命,你说厉不厉害!”张百仁眯起了眼睛。

    “不会吧,除了先生,怎么会又出现这等强者!”袁天罡一愣。

    “金之精灵,到底是什么东西!”张百仁眼睛慢慢眯起,过了一会方才摇摇头:“义城公主请我赴宴,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先生连仆骨莫何都杀了,难道还在乎区区一个仆骨莫何的孙子?”袁天罡宽慰着张百仁。

    张百仁摇了摇头:“不可小觑!”

    江都

    杨广行宫内

    一道侍卫身影扭曲,快步走入了大殿,跪倒在地杨广身前:“陛下,义城公主情报!”

    “嗯?呈递上来!”杨广顿时眼睛一亮。

    听了杨广的话,侍卫递上书信,过了一会才听杨广一笑:“义城公主想要回来,大隋都要完了,她的牺牲付出全无意义!”

    “取笔墨来”杨广低声道。

    不多时

    就见侍卫取来笔墨,杨广奋笔疾书,方才抛弃笔墨:“就说,朕准了!”

    “大都督哪里,是不是要陛下亲自交代一番?”侍卫低声道。

    “不必,涿郡乃是重中之重所在,岂能因小失大!若涿郡出现半点纰漏,我大隋才是真的完了!她若想回来,只能依靠自己的本事!”杨广缓缓闭上眼睛:“还有,华容公主哪里,你传信敦煌……。”

    又是一连串的吩咐,杨广方才缓缓坐下,口中喝了一口酒水:“大厦将倾!唉,我杨家的江山……。”

    杨广的眼中满是遗憾!

    听着杨广的话,侍卫苦笑一声,化作影子走了出去。

    突厥

    义城公主看着手中书信,眼中露出了一抹激动、向往:“大隋,我离开大隋的时间未免太久了!”

    “师傅!”聂隐娘背负剑匣,手中拿着木剑,来到了张百仁身边:“您老人家都三日未曾指点我了,我到底还是不是您的徒弟啊!”

    聂隐娘话语中满是一股子幽怨的味道!

    这师傅太懒了,懒的指点自己!甚至于三日来躺在椅子上,动都不曾动一下。

    “我不是传你剑心印了吗”张百仁苦笑着道。

    “剑心印还要自己领悟,哪有言传身教来得快!”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